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三十六章云音的念想
    第三十六章云音的念想

    老虎大王悠闲地坐在一连没有棚子遮盖的马车上,拉车的马是云氏本家的马,对老虎的雄风早就习惯了的挽马。

    大王的儿子却不喜欢乘坐马车,它更喜欢在荒原上撵狼。

    不过,在一望无垠的荒原上,老虎跑不过狼,所以,小老虎总是徒劳而归。

    实在是疲惫了,这才会跳上马车,跟父亲挤在一起。

    父亲的头顶上永远有一只肥硕的鸡,只要伸伸脖子就能够到,然而,大王对这这只鸡永远都是不屑一顾的。

    一爪子拍开儿子伸向肥鸡的脑袋,大王呜咽了一声,似乎在怪罪儿子没有出息。

    肥鸡自然是云音挂上去的,只要老虎大王吃了这只鸡,他就要陪着骑马的云音去撵兔子。

    离开长安的红袖,立刻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不喜欢长安,哪怕长安城是人世间最繁华的城池她一样不喜欢。

    在这座城池里,她需要背负太多的回忆跟伤痛。

    眼前的荒原虽然见不到多少好看的景致,只有怪石嶙峋的山峦以及长着一蓬蓬乱草的平原。

    见不到洁白的如同云彩一样的羊群,只能时时看见站在土堆上直立起身体的旱獭。

    一些毛色斑驳的瘦狼从地平线上跑过,偶尔会有黑色的大鹰从天空俯冲下来,抓起一只肥肥的旱獭,然后就呼扇着翅膀去了远处。

    “过了这片荒原,就到我们家的地界了。”

    红袖摊开四肢,毫无规矩的翻了一个身,对自己地三个急于嫁人的丫鬟道。

    “看不到一个人啊。”

    彩画早早就想看到想象中那些披着红色斗篷威风凛凛的骑兵,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让她有些失望。

    蓝珠笑道:“少君说了,凉州广袤,君侯只有一万多手下,全部撒出去,比荒原上的狼都少,我们自然看不见。

    等我们到了姑臧城,那里的人就多了。”

    绿衣趴在窗口上一直在看外边,听自己的两个姐妹在说一些没用的废话。

    就冷笑一声道:“你们不应该想男人,应该多注意一下路上的商队。

    如果在这里能买到一些便宜的玉石,将来拿回家,即便是没有找到好男人,也不亏。

    我云氏女儿一心只想着靠男人,那是最下贱的想法!”

    彩画被绿衣骂了,却不怎么生气,眼珠子骨碌碌转一下就对假寐的红袖道:“细君,我听说在凉州当马贼不犯法?”

    红袖闭着眼睛,轻轻地呸了彩画一下,这才慢悠悠的道:“你家主子正在全力剿匪,你如果想当马贼也可以,被军中的武士们捉到,你想要多少男人都有!”

    彩画趴在红袖的身上亲昵一下道:“褚狼可是带着八十六个亲将呢。

    听说每一个都是武艺高强的好汉,我是说,如果我们遇到胡人商队,是不是可以仗着君侯的势力欺负他们一下。

    毕竟,这些混账把石头从昆仑山运进来,卖的老贵了,我想要一枝碧玉簪子,问了价,恨不得把这些黑心肠的全给砍死,一块破石头就敢问我要五百个云钱,他们为什么不去死?”

    红袖在彩画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老老实实的待着,等见到侯爷了,我帮你们去要好石头。

    怎么样?你们的诡计得逞了吧?

    得逞了就去吧大女叫回来,这么大的太阳,小心晒爆了皮!”

    彩画三人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就齐齐的把脑袋探出窗子冲戴着幕篱的云音大叫。

    云音不喜欢跟这三个多嘴多舌的丫鬟在一起,只要跟她们在一起,她们总会问到霍光!

    彩画那个无耻的甚至会问霍光有没有亲过她的嘴。

    身为云氏的大女,这点廉耻还是有的……不过,如果她们不问霍光,不说跟霍光有关的话,云音其实还是很喜欢听她们唠叨家里的那些奇怪的男女的。

    云音张弓搭箭,羽箭嗖的一声就飞了出去,羽箭落处,穿透了一只正在探头探脑的旱獭。

    云音傲慢的指指那只倒在地上颤抖的旱獭,希望老虎大王去给她叼回来。

    然而,老虎大王傲慢的闭上了眼睛,继续用力的舔舐自己前腿毛,一只旱獭引不起他的任何兴趣。

    小老虎嗖的一声就从马车上跳下去了,叼着旱獭,殷勤的献给了云音。

    云音冲着老虎大王哼了一声,就抽出羽箭,将死掉的旱獭挂在粮草车上,今日午时,让厨子剥掉旱獭皮,等皮子凑够了,就给父亲做一件旱獭皮的氅子。

    脚后跟上的马刺稍微碰一下马肚子,云音胯下的这匹神骏的白色战马,就窜了出去。

    走在队伍最前边的褚狼见云音跑了,就对身边的四位骑士挥挥手。

    四匹骏马就沿着云音奔走的路线,紧紧追了下去。

    西北的黄土高原上,最多的自然就是黄土,被远古大洪水,以及北风侵蚀出来的稀奇古怪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沟壑,如果站在高处,就会发现,这是一片破碎的大地。

    席丽马商队早早就看见了云音一行人,他们以为这是一支小型军队,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躲在沟壑里休息。

    当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所有人都站立了起来,握着刀子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灾难。

    一个小姑娘骑着一匹神骏的白马,站在他们头顶上,看到这群胡人,这个小姑娘并没有慌张,而是居高临下的问道:“你们是马贼还是商贾?”

    年轻的赫里穆抬头看着这个美丽的少女,不知为何,竟然磕磕巴巴的道:“美丽的姑娘……我……我们是善良的商队。”

    云音黄鹂一般清脆的声音从幕篱里面传出:“所有的商队都说自己是善良的,结果呢,没有一个好人。

    现在,拿出你们的通关文书,我要看看!“

    席丽马在赫里穆跟云音对话的时候,已经爬上沟壑,发现有一支车队在武士的陪同下将要到达这条沟壑,连忙道:“美丽的贵人,我们是来自于大月氏的商队,目的是伟大的长安,我们走过的每一寸大汉土地,都遵守了汉家的规矩,没有任何逾越。”

    云音听这些家伙只是一个劲的说自己是好人,却拿不出任何通关文书,就愤怒的道:“你们这群骗子!”

    赫里穆已经被云音好听的声音征服,平复了一下心情,就笑嘻嘻的道:“美丽的姑娘,我能有幸看看你美丽的容颜吗?”

    “登徒子!”

    云音更加的愤怒。

    赫里穆还想说话,一声野兽的咆哮从他背后传来,他连忙回头看过去,只见一头肥硕的老虎正蹲在一根石笋上冲着他咆哮。

    席丽马的脸色变得沉重起来,他刚刚看到,有四位披着红色斗篷的甲士缓缓从土坡后面走了上来,每个人都全副武装,最可怕的是他们手里的强弩已经端在手上了。

    等褚狼带着车队过来之后,商队已经被甲士们给包围了,闪着寒光的箭簇,只要武士们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动弹一下,席丽马认为,自己的商队将不会有人活着。

    战战兢兢的从沟壑的另一头爬过来,不敢靠近那个被武士们众星捧月一般围着的少女,把自己的通关文书递送给了最外围的一个武士。

    一个狡黠的绿衣女子居然从武士手里夺过那份通关文书,扫视了一眼就大声对云音道:“呀呀呀,居然是霍郎君签发的文书,大女,你看看,这家伙的印章真的很丑。

    说不定是伪造的,您一定要看仔细,一定要他们拿出最好的玉石,再放过他们。”

    云音接过文书仔细的看了一遍,有些失望的对绿衣女子道:“是真的。”

    绿衣女子不甘心的冲着席丽马大叫道:“你们真的不是该死的马贼?”

    随着绿衣丫鬟的喊声,一头体型更加庞大的老虎慢吞吞的走了过来,用他淡黄色的眼珠子冷漠的看了看席丽马,冲着蹲在石笋上的另外一头老虎低声咆哮一下。

    那只小老虎就从石笋上纵越到了平地,随着那头巨型老虎一扭一扭的重新回到了马车上。

    云音觉得很无趣,一路上好不容易碰见一群像是马贼的人,谁知道人家偏偏就是守法的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