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九十五章 炼狱之夜!
    三人再无异样感觉,下意识的认为大抵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疑神疑鬼之下产生了误判?

    但没道理三人一起产生雷同的错觉啊?

    到了午夜时分,九尊府的总教官大人开始再度行使职权,除了云扬之外,所有其他八个人都是集体到来,封闭六识,仅止保留玄气,展开对战拳脚,拳拳到肉的极端之战。

    “全都给我往死里打,不想打死别人,就被别人打死!”

    董齐天淡淡的说道:“到明天早晨,我一定要看到至少四个是半死不活的!这可是关系到你们以后的排名,如果选择手下留情也无所谓!”

    说完这句话,董齐天甩甩手,径自回去睡觉了。

    已经四千多年都没能好好的躺下睡觉了,如今好不容易脱困,还要来给这帮小子做保姆,自然是能躺着绝不站着坐着,董齐天躺在床上的时候,背脊接触到柔软床铺的一瞬,甚至升起来一种我很幸福很满足的感觉。

    “纵使修为通天盖世又能如何。”董齐天悠悠叹息:“所谓幸福的感觉,始终还是平凡人的感觉最为真实。”

    “修为愈高,固然可以辟谷,可以餐风饮露,反而失去了普通人口腹之欲的幸福;长年累月不眠不休的闭关练功,反而没有了普通人睡眠幸福的机会;一心横行天下,固然有寿元悠久,长存此世,可又何来平常人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幸福。”

    “纵然是活过几万年岁月的老怪物,一生之中,尽是迎来送往,阅遍大千繁华,看尽红尘风霜,乃至世间兴亡,却真正有寻常人品味喜怒哀乐的幸福么……”

    “当真几万年下来,后嗣儿孙何止千万之数?子孙偌多,又能有哪个儿孙能够被长挂在心头?失去了对亲人的牵挂,一切都如对陌生人一般漠不关心,纵然子孙再多,又能有什么温馨家园?”

    董齐天躺在床上,明明眷顾床铺的松软,却又睡不着。

    看着窗外的明月,心中思潮翻滚,悠悠起伏;一时间,竟自痴了。

    “记得多少年前,有一句话流传……欲要登天,先要做人。但是现在,满目尽是修行者,有谁……在认认真真的做人呢?”

    ……

    噗噗噗……

    风过海三人整整一夜,满耳都是训练场上的皮肉击打声音,络绎不绝,陆续有来!

    还有后来的惨叫声,更加是此起彼伏,越来越见凄厉,三人被吵得完全无法休息,干脆披衣而起出来观看。

    可是这一看,三人都是齐齐摇头,不屑一顾。

    只见操场上八个人都是如同疯虎一般互相攻击,拳拳到肉倒也罢了。可每个人都表现得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乱撞,逮着谁就打谁,完全没有目标,全无章法可言,简直就是一塌糊涂,惨不忍睹。

    这里的惨不忍睹包含了两种意思,前者是三人对混战八人战略战术招法的评价,就是惨不忍睹,不堪入目!

    至于后者,就是彻彻底底的惨不忍睹了,因为每时每刻,每个人都等于是在同时对付七个敌人,既时刻攻击其他其人,也同时被其他七人攻击!

    一个个的尽都是呲牙列嘴,鼻青脸肿,地上也早已经是鲜血淋漓。

    每个人都在不断地被打倒,然后不断的爬起来。

    每个人的攻击都是势大力沉,足见都有不俗的玄气修为,但攻击模式,却毫无目的可言。

    似乎每个人都是聋子,都是瞎子,全然都无法感知,较之只学过三两天把式的寻常汉子犹有不如。

    “这种训练模式,还真是别出心裁。”

    风过海皱着眉头:“大抵老夫这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老夫也是平生仅见,绝无仅有。”萧玉树与顾九霄也是摇头。

    “这样的训练分明是暴殄天物,浪费天资,岂有半点效率可言?!”

    他们一边看一边摇头,然而身处战斗之中的史无尘等人却是慢慢的有了新的感觉。

    刚开始的时候,这种临敌状态确实是很难受,不能看,不能听,不能感觉……只能盲目攻击,纯凭武者本能的展开攻势,但到后来却渐渐找到了适用的窍门。

    那就是……

    第七感!

    凭借着自己身为修者对于危险的本鞥感应,八个人慢慢地开始有了闪躲规避的趋势,出招走式亦有了一定章法,再不如最初的误打误撞,纯凭运气打斗……于是,彼此的受伤程度也就越来越重。

    这种状态,大抵就是一个个都如同是梦游一般,软绵绵的出招,四下里招呼,等到真正接触到对方,这才予以发力,在这种攻击模式之下,十次之中,倒有八次能打得结结实实,全无花假。

    所幸这群人的修为都差不多,倒也不用担心真把谁给打死了……

    这第一夜的训练,被称之为……炼狱之夜。

    整整一夜过去,这八个人无一例外,全都躺在了地上重度昏迷,人事不知!

    到了黎明时分,云扬出来将八个人拖进房间,每人嘴里塞了一颗药,跟着便是门砰的一关,自己转身出来,再无更多理会。

    到了下午,八人陆续醒来,各自运功恢复,修复肉身。

    这八个人一边运功,一边破口大骂。

    “这是哪个孙子将爷打成这样!”

    “太没有兄弟感情了吧!”

    “特么下手不知道轻些。”

    “你下手轻了么?”

    “哪能一样吗……嘶……疼死爷了!”

    “切磋用力大些也无所谓,但是……我就想问问,他么的是谁踹得我的裆?!”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呻吟着:“特么老子还是处男……你们这帮王八蛋……嘶……也不知道还能用不……”

    “你以为光你自己……”另一个声音明显是刚刚回过气来,用一种疼的不住颤抖的声音道:“我这裤裆里……快碎了……”

    “貌似谁没挨过似的……”另一人幸灾乐祸:“裆部被踹的时候,自己不知道赶紧偏偏腿怪谁?用自己大腿代替挨揍啊笨蛋!”

    “……”

    随着砰的一声响动,董齐天一步一摇的走了进来。

    ……

    <气死我了,戒酒关键时期,居然来了客人。这个没办法,明天重新开始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