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零二章 胜!
    一道光芒闪过。

    场中,高丹云的两片尸体豁然消失,旋即又恢复成为瘦竹竿模样的高丹云,重新出现在场中;只是他回复之后,却处于呆呆站立着的状态,脸色苍白,眼神呆滞。

    良久良久之后,他那貌似僵直的身躯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满头大汗涔涔的冒了出来,嗒嗒的滴落!

    一直到现在,充斥在他满脑子满心中的,仍旧是那惊天动地的一刀!

    那是何等霸绝天地的惊世一刀!

    那是……根本就无可匹敌,何能抗拒的决绝之刀!

    那……那根本就是一种极致的死亡感觉。

    面对这样的一刀,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抗衡余地!

    这一战,败得不枉!

    又是良久之后,高丹云怅然的叹了口气:“我输了……”

    转过身的瞬间,之前的风轻云淡,荡然无存,一路蹒跚着向自己的门派走去。

    洪长天满眼迟滞地望着自己的太师叔如同垂暮老人一般走来,浑身兀自僵硬不灵,脑海中尽是空白,只是颤抖着说道:“太……太师叔……这……”

    高丹云脸色惨然,摇头,低沉道:“对方的实力远远高于我……这是绝对的碾压,非关绝对实力之外的一切阴谋诡计算计谋划……只是气势一项,就已经让我完全无法抵抗……这一战,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终此一生,永难或忘。”

    洪长天的眼睛一下子张大了,眼神中尽是骇然。

    上面,霍云峰的声音传来:“第三战……”

    他的眼睛看向苍梧门这边,其他的八大门派的人,此际也将注意力尽都投注到这边。

    接下来的第三战,对于苍梧门来说,将是攸关生死的一战。

    前边两战接连落败,若是这一战再输了,天运旗就没了。

    所以决策权着落在苍梧门这一边,怎么战,派谁出战;选择阵战还是弟子战还是自主战,这是一个问题。

    胜了,不但是扳回一局,更是拥有一线生机,犹有反败为胜的契机。

    输了,便是一败涂地,万劫不复。

    洪长天嘴唇哆嗦,显然是已经失去了计较,前边两战,每一战斗都败得出乎意料,尤其是第二战,败得更是惨不堪言,愧无余地,现在马上开始的第三战,洪长天倍觉六神无主,难以抉择。

    身边,高丹云脸色仍是苍白,然而目光却是不定闪烁,低沉的说道:“现在本门局势濒危,必须拿下一场,转圜气势,然后才有资格谈后续,我方虽然连败两场,但老夫在这两场之中,发现了一点关窍……对方第一战派出来的史无尘,实力固然不俗;但显然远远不是洛大江那个级数,差距极远,不可同日而语,但对于九尊府来说,可谓是至关重要的开门红一战,仍旧将希望寄托到了他的身上;这几乎可以说明……史无尘是九尊府除了洛大江之外的最强战力。”

    洪长天慢慢点头。按照常理分析,这一点是没错的。

    “洛大江第一,史无尘第二……也就是说,九尊府其他人的修为,要比史无尘还要再逊一筹。这点推断可以成立吧?”

    洪长天再点头。

    “其实第一战之中,蒋敬非虽然输了,但对战过程中几乎全程都将史无尘压着打,这点大家有目共睹,仅止于最后关头败于对方的处心积虑罢了,胜负不过一线,且还是蒋敬非真实实力更胜一筹。”

    “是,完全可以这么说。”

    “那是不是可以判定,蒋敬非若是对上其他人,该当是必胜之局。”

    “肯定是的。”

    “但蒋敬非已经出过手,不能再出手了……幸亏出战者不能再出手,若是那洛大江再度出手,咱们就真的输定了!同样是不能重复出手的情况下,长天你的修为层次,与蒋敬非不相上下;招法凌厉或者稍有不如;但个性稳健却超胜之……即将开始的第三战,我们需要的胜,还有稳!必须拿下!一定要拿下!”

    “长天,不如,你提出来……掌门战吧!”

    高丹云道:“对方的掌门在前面两场并没有出手,而我们这边,你也没有出手!这一战……基本等同生死存亡之战,由双方掌门出手,也是合情合理,相得益彰的。”

    听罢高丹云的一些话,洪长天原本不安至极的一颗心终于渐渐安定了下来,仔细思考半晌,尽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啊!

    按道理说,首战与第一高手战,都是要展现全部实力的战斗;尤其是首战,于九尊府而言,乃是志在必得,必须胜利的战斗,身为掌门人的云扬若是修为更强,怎么可能不出手?

    以史无尘出手,虽然获胜,但个中艰辛端的历历在目,不堪回首,可谓难能!

    而坚持这么做的理由大抵就只有一个:不是他不想出手,而是……实力不强,勉强出手,胜算更低!

    洪长天连连颔首,随即站起来,道:“不错不错,当前第三战可谓关键,别人出手都不合适,云府尊,不如,你我二人作为一派之长,出手做过一场如何?”

    云扬咳嗽一声,淡淡道:“不管谁出手,结果都是一样的,九尊府,必胜无疑,天运旗已是囊中之物!”

    洪长天呵呵一笑,展开身形,从高台上如同一朵云彩也似冉冉飘落,全程背负双手,面上尽是蔼然笑意:“那就请云府尊前来赐教;在下,苍梧派掌门洪长天!”

    云扬站起身来,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这才道:“洪掌门,这一战若是由别人出战,你不曾出手,纵然落败,一派掌门的尊严还能保得住留得下。但若是你我交战之余,仍旧输了,对门下弟子的打击可谓致命。这一节,洪掌门当真想好了么?”

    洪长天笑了笑:“第三战若是输了,天运旗就此注定离吾苍梧门而去,本门又有何信心可言?吾之威严存留无妨?”

    心中却道:这云扬分明就是怕了,战前长篇大论,或者引我临阵易将,或者分我心神,岂是高手该为。

    当下更添了三分底气,再度邀战道:“云府尊,请!”

    云扬叹了一口气,悄然飞身入场。

    高台上。

    霍云峰瞠目道:“这苍梧门中人,难不成是疯了么?当前第三战乃是关键一战,九尊府刚刚成立不久,就算高层全都是高手,一时之选,但是门下弟子却绝对没可能那么强,就目测此行的弟子人数,也就十来人的样子,当前合该派弟子出战扳回一局才是正理;怎地掌门人反而亲自出手了呢?”

    丁不可与尤不能对此也是懵然不解,难以琢磨清楚。

    作为开创门派的创始人,若是其本身战力不够强横,何能折服洛大江与史无尘这等高手?这位苍梧门掌门脑子难不成竟是被门缝夹了?

    难道竟是自寻死路,帮助对方掌门人成名立万?!

    场中。

    洪长天伸手拔剑,面上仍是堆满笑容:“请。”

    云扬双手空空,淡淡道:“还是洪掌门先请吧。”

    洪长天不再客气,委实现在也不是客气的时候,自己门派已经连输两场,面上如何沉稳平和也好,心底早已有如油煎,这会的客气,只不过是勉力维系一派掌门人的风度,死撑面子罢了。

    此刻再无迟疑,一剑横空之瞬,但见一座剑山随之涌现,随后而起的剑光,宛如大海扬波一般的从远而近,汹涌澎湃。

    “山海千重浪!”

    洪长天一出手便是极招,人与剑俨然连成一体,沛然剑光浩荡而来。

    对面,剑山剑海,一望无极。

    身着一袭紫衣的云扬,稳然站在原地,面对来袭之沛然攻势,仅止于右手轻轻举起,白皙的手掌悄然张开,动作之舒缓写意,敌我众人无不看得清清楚楚,这位云府尊,非但意欲赤手空拳接战,而且还要表现得如此轻描淡写,漫不经心!

    这……这也未免太过托大了吧!?

    众人都眼巴巴地注视着他的手,便见那手掌张开至极致之瞬,蓦然转为收拢,随之更现锵的一声刀鸣!

    却见云扬白皙手掌之间,恍如无中生有一般的出现了一口刀!

    一把造型纤美,遍体萦绕紫气的奇形灵斩!

    灵斩甫一上手,云扬更不迟疑,身子拔地而起,右手行刀,左手肆意负于身后,摆出一个玉树临风的姿势,一刀舒缓而落,异常平直地斩落了下去!

    这一刀的去势,几乎就与洛大江的那一刀全无二致!

    两者的差别大抵只在于,洛大江乃是双手持刀,纵身飞跃前进,尚有一个居高临下的蓄势,唯云扬之去势,却是等敌人来到了自己跟前,径自一刀挥落,去势更显悠然!

    单说这两刀前奏威势,可谓相差甚远,至少洛大江的那一刀颇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先声夺人威势,而云扬的这一刀,却似是太过随意,太过轻描淡写!

    可是,这两刀的结果,却又是一致的,惊人的一致!

    刀光一闪之下,云扬径自负手转身,施施然回身归去。

    对面洪长天则是保持着长剑刺出的姿势,呆呆的站立不动。

    稍倾,随着啪的一声轻响,先是洪长天掌中长剑从中间断裂,剑身部分足足有两尺半,掉落尘埃。

    然后是洪长天的额头上出现一道细细血痕,血痕渐次扩大,瞬间布满了前额,在噗的一声之后,鲜血从发际处飙射出来,洪长天的身子哗啦一声,齐刷刷地分成了两片。

    大抵是那一刀来得太快太锐,两半残躯还在站立了一会,这才因为维持不住平衡,倒落下去。

    云扬极尽轻描淡写的平直一刀,竟如洛大江一般,将洪长天的身子一分为二,更因为刀速实在太快,直到云扬转身走出十几丈,洪长天的尸身才两边分开。

    及至洪长天尸体倒落在地上的时候,云扬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一如之前满眼淡然地注目场中,英俊的面容,全无任何表情。

    一刀锁定天运旗归处,这位九尊府的主人,却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欢喜之情,似乎这一切,都是应该的,都在掌握之中的情理中事!

    原本就该如此,不值得惊讶!

    两侧!

    八大门派中的所有人等,连带霍云峰三人,再度陷入瞠目结舌哑口无言的氛围中,张着嘴,大气好半天都没出来。

    每个人眼中,都是浓浓的不可置信!

    一刀!

    又是一刀!

    又是一刀结束了。

    洛大江那一刀,充满了霸气,充满了力量的感觉,而云扬的这一刀,却是极尽轻松写意之能是,直如信手拈来!

    那种轻描淡写,行云流水的感觉,可说是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还有云扬的刀,恍如无中生有一般的出现手中,一刀之余又悄无声息的消失,这一幕给人的冲击更是巨大!

    这一刀,从头到尾,恍如不知道从何处来,也不知道从何而终,就只见刀光一闪,一切就告一段落了!

    “掌门之战,九尊府胜!”

    霍云峰的声音充满了沙哑与苦涩。

    三战连败,战局底定,老子的一百二十块极品灵玉……就这么干净利索的输了……

    这……这他么的太玄幻了吧?!

    难道真是老子缺德事干的多了?

    不会啊!不会吧?!

    一声判决之余,洪长天一如前面两人一般的原地复活重现,却自呆呆的站着,半晌无言,两眼无神,便如行尸走肉一般,下意识的走出来两步,突然间一声嚎啕,泪水滂沱而下!

    天运旗!

    没有了!

    从此以后,苍梧门,再也不复天运旗坐镇,再也没有了自傲的资本,沦为江湖普通门派一员。想要重新夺回天运旗……

    洪长天闭上眼睛,泪如雨下。

    ……

    “下品天运旗挑战,九尊府三战三胜,晋升下品天运旗门派行列。”霍云峰的声音如同吃了屎一般的难听,干涩到了极点的说道:“恭喜九尊府,恭喜云掌门。”

    所有人,目光都是复杂的看着云扬这一边。

    每个门派的人心中都是不期然间升起一句话:狼来了!

    九尊府的战力,貌似是太恐怖了!

    洪长天茫然如同梦游一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迎接自己的,乃是门派所有人呆滞而悲怆的目光。

    “输了……”

    洪长天长长吸了一口气。

    “我们走吧。”

    既然输了,再勉强呆在这里,除了承受更多羞辱,再无其他任何意义。

    “洪掌门且慢!”

    云扬的声音悠悠传来。

    “你还想做什么?”洪长天咬牙切齿,面对这个扼杀了苍梧门千载风光的少年人,连最基本的风度都不想再伪作了。

    “咱们还有两场没有打啊!”

    云扬淡然笑道:“不是还有一场阵战,一场弟子战么!”

    此言一出,排行第八的千山门众人精神一下子紧绷了起来,浑身上下一阵僵硬!

    连带排行第七的幻剑门,也是人人浑身一凛。

    九尊府……竟然不甘就此收手,还想要全胜战绩!

    这是想要做什么?

    他们的目的,分明就是虱子头上的秃子,显而易见!

    …………&

    <济南开会刚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