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这是什么战法!
    而七星门众人惊骇的感觉到,自己等人在这老头儿面前,就只是一只蝼蚁,只余被蹂躏,被碾压,被一指头碾死的蝼蚁!

    一股前所未遇的空前威压,盖顶而下。

    噗!

    七星门一行二十来人,无论修为高低,全都只有一个感觉,尽都感觉自己无能支撑得住身体,膝盖一弯,不由自主的重重跪倒在地!

    并没有动手,只是凭着气势,居然就将自己等人完全压倒,并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且己方无论修为如何,尽皆如此,无论是修为最高的吴豫,还是修为最低的后辈弟子!

    这是什么修为!

    这得是什么修为才能做到这样的程度!

    段天冲一念清明,骇然大惊,心慌若死,他立即意识到七星门这一次的动作是踢到了铁板上;眼前的这个老头,最最起码,也得有圣尊级数的修为!

    九尊府,你既然有如此不世强者坐镇,你可以暴露出来啊,你怎么不暴露出来,只要你暴露出来,所谓天运旗之争就是一个笑话,莫说中品天运旗,就算你直说直升上品,那也是没有人会置喙的好么,这可是至少圣尊级数的强者啊!

    我的天哪,原来遭遇九尊府,之前的败北,真的不是噩梦,只是噩梦的开始!

    这机缘,绝逼的没谁了,可是这机缘,是七星门的覆灭缘法!

    “前辈!”段天冲奋力的大声叫道:“这……这是个误会!”

    “误会?我呸,老子骂你们是为了你们好,是你们的缘法,是你们的造化。可你们不领情不得止,还敢反过头来骂我,那就是跟我结下了因果,吾辈岂能放任因果不理,念头岂能通达。”董齐天语重心长的说着:“放心,我也不会太过分,你们每个人吃我一掌,活下来,就活下来了,无论活下来活不下来的,所有恩怨因果,尽皆一笔勾销,简单直接,痛快明了。”

    七星门上下所有人等尽皆面无人色,死寂盈身。

    好一句无论活下来活不下来都是恩怨因果一笔勾销……

    您这可说的是一句大实话,端的实诚到家了!

    活下来的恩怨因果一笔勾销,活不下来的当然也是恩怨因果一笔勾销,纵然您老如何的神通广大,也不能能跑到阴曹地府去找我们再算一次账不成啊?

    可是我们……谁能受得了你一掌呢?!

    七星门上下所有人等,齐齐开口哀求,满口谀此。

    只可惜董齐天对此全然不理,径自兴高采烈地一伸手,七星门一行人中修为最高的吴豫更是就好像一朵棉花一般飘了起来,浑身上下不能动弹分毫地飘到了董齐天面前,

    董齐天轻轻的抬起手,全然不顾吴豫哀求的目光,轻描淡写的一巴掌拍了出去!

    然后就是咣的一声巨响,这位七星门的第一高手应手螺旋状冲天而起,直接穿过了九尊府防护大阵最高处,斜斜的向着太阳的方向,直直而去,其迅猛之势端的去到了极点!

    眨眼间,就化作了一个黑点,一颗流星。

    段天冲等人极力的远眺,脸上尽是悲伤绝望与沮丧。

    身在天际极速飞驰状态的之中吴豫,早已尝试了自己所学的所有秘法异技,可是全无半点效果,疾驰速度反而愈来愈快,去势始终不衰。

    而那一巴掌的力量一直到此刻才从脸颊开始延伸,浑身僵硬,飞行片刻,居然,连眼睛都无法眨动。

    整个身体化作了冰雕,生命,离体而去。

    董齐天一巴掌出手,愈发显得意气风发兴致盎然,全然不顾一片“误会!”“饶命”的叫声;一抓一个,抓起来就是一巴掌!

    又响又脆。

    于是乎,一个接一个的空中飞人,就像是绝世高手掠空而过,飞向远远地彼岸……

    董齐天就像是一个乐此不疲的顽童,一抓一个,一巴掌拍飞!

    一巴掌再次拍飞……

    他是如此的用力,如此的用心。

    似乎是要将所有的烦恼,全都在这一巴掌又一巴掌之中,化作乌有!

    一直到七星门最后一个人,也从跪着的姿势,化作了天边飞人,董齐天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过瘾!满足!”

    平小意与郭暖阳眼见这场闹剧彻底落幕,双双再出,却是满脸的菜色。

    “前辈……这……”两人此际是真的很幽怨。

    好不容易来个找麻烦的容易吗?

    我俩镇守门派的,干的就是这个活儿,您说好听的是总教习,但您实际不是我们门派的人,出来捣啥乱啊!?

    还能不能有点公德心,责任心?!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用在这里的好么?!

    董齐天正色说道:“这些人大抵看云扬他们不在,意图来占九尊府山门,让云扬他们彼时有家归不得,这种人,最是可恶可恨!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

    “这种为了一己私欲,在外面干不过别人,却将火气来到对方家里发的鼠辈,最是让人不齿;以后遇到这种人,万万不可放过,我出手只是因为义愤,还有要了断彼此因果,你们不用感谢我!”

    平小意与郭暖阳一阵心累。

    这个道理,我们自然是懂的!

    还有还有,您从那看出来我们俩有感谢您的意思了?!

    “董老,这些人是哪里来的,我们其实不是很关心,您常说见微知著,就看那一行人修为尽皆不俗,其中修为最高的,还要在我俩之上,以及那满口的愤恨,不难判断出对方乃是此次天运旗之战败给府尊他们的天运旗派门中人!”

    郭暖阳很郁闷:“但是董老,您什么要将他们全都拍飞?您要知道,这些人既然原属高阶气运旗派门,那么这些人身上肯定就带有不少宝贝!他们来我们家里找麻烦,我们杀了他们,身上所有的财产全都是我们的……你却一下一下的全都给拍飞了……”

    平小意也在跺脚:“是啊是啊,董老,您这几巴掌,最保守估计也得拍走了好几个亿的财富啊,不,多半还不止此数。”

    董齐天哼了几声,道:“说什么说什么呢?老子出手是跟他们了断恩怨因果,那是老子的私人恩怨,这有什么!这都是平常!这是应该的……”

    话音未落,整个人早已消失不见,踪迹皆无。

    这两个小混蛋。

    明明是老子帮他们解决困难,居然反过头来埋怨我,这还有天理么……

    就算你俩小子修为精进,有能力应付这群人,但那有这么干净利索!

    真是好心没好报……

    虽然……我这拍飞的的确是大批的财富啊,只顾着自己爽,但,老子不是给忘了……

    就这么大点事,至于的么,至于的么?!

    ……

    远方天空某处,甘天颜带着江落落在云雾之上穿云破雾一路急行。

    “师父,再过了这个山头,就是九尊府山门所在了。”江落落指着前面。

    不意这一指,甘天颜的脸色陡然一变,凝神道:“前面有高手到了,来人身法之速,生平罕见……”

    察觉不妙,师徒二人急忙躲避。

    但,貌似是来不及了,只见来人正以一种极端诡异别扭的身姿,螺旋前进,速度之快骇人听闻,赫然在身体周围形成了空间裂缝。

    来人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向着甘天颜一头撞了过来。

    甘天颜勃然大怒,柳叶眉倒竖而起:“你这人好不讲道理……”

    一句话还没说完,来人仍旧是来势半分不移,悍然撞了过来。

    甘天颜深吸一口气,两手猛地一张,抓出!

    彩凤补天手!

    这一招乃是凤鸣门的不传之秘,当代也就只得甘天颜与掌门人萍踪月两人掌握,此招无论面对任何攻击,即便是比自己强出一个阶位的强悍对手,甘天颜也能确保裆下对方的任何攻势,力保不失!

    来人来袭之速本已快得惊人,然而来人的攻势,却是更为诡谲,全然不理会的彩凤补天手的强势抗衡,直接用头颅顶住了甘天颜的手,进而更用力的往前顶。

    甘天颜大惊失色:这是什么功夫?这是什么打法?

    甘天颜不明所以之下,自然而然的提聚毕生之力,全力对方,却兀自感觉手掌上一片冰凉,对方脑袋上传来的力道大得惊人,生生将自己推着不住的往后推。

    而这还不足为奇,对方的脑袋在强势突进之余,还有顶着自己的手掌心不停地旋转。

    这是什么诡异功法,脑袋怎么可能单一方向的接连旋转?!

    甘天颜凝神定气,注目来人,但见其长发披散,身子盘旋之余,间或露出一张脸来,一双死鱼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看着甘天颜。

    “吴豫!”

    甘天颜认出了对方,惊讶得几乎叫出声音。

    吴豫的修为,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还有……他什么时候修炼了这种怪异的功夫?

    这……

    正想着,却感觉对方推进力似乎减弱了。

    甘天颜怒喝一声,一手抓住了对方的头颅;径自将天地囚笼之力极限运转,将之固定桎梏,进而发力往后一推,心道你之招法再如何的诡异,头部纵使要害,我直接抓爆了你的脑袋,看你还如何逞凶!

    不意对方的脑袋都被她抓住了,被天地囚笼之力桎梏住了,身子却还在继续的螺旋!

    只是一瞬间,甘天颜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脖子嗖的一下子拧了十七八圈,然后,啪的一声自己拧断了。

    一颗脑袋在自己手里,而那身子居然保持着旋转的去势,喷着鲜血往下掉去……

    “卧槽!”

    一辈子温婉可人以冰山美女面世的甘天颜,完全没有自控力的爆出了粗口!

    那么强劲的力量,恐怖的速度,结果却是在自己手里面自己转掉了脑袋!?

    她忍不住手一松,吴豫的脑袋就往下掉去。

    随即响起了什么,忙不迭的一伸手又将这颗脑袋吸了回来。忍住恶心,睁眼看去。

    却见吴豫一双眼睛依然如之前一般死鱼一般的瞪着,没有半点光泽。

    “吴豫……他其实早已死了?!”

    甘天颜又自惊悚了一下,手一松,吴豫的脑袋滴溜溜无力的二度掉落了下去。

    “吴豫早就被人杀了,那人不过是顺手将尸体扔了出去……但要怎么样的高手,才能造成这么恐怖的伟力?!”

    甘天颜这一刻,简直是不寒而栗,动魄惊心!

    这天下间,居然尚有如此高手,自己都已经是在云端之上的存在了!

    可是自己,较之出手的这人还有多高多远的距离呢?!

    转头一看,不由浑身一抖:“落落呢?”

    正在寻找,却见江落落从下面飞身而上,手里拿着一个空间戒指,爱不释手的在手里端详:“师父,吴豫始终是圣级强者,这里面应该有点好东西吧……”

    甘天颜嘴角登时一阵抽搐。

    这财迷徒弟,你知道干掉吴豫那人什么来头么,这么贸贸然的动手拿好处……

    可还没说什么,前方又有一人,恍如一道旋风也似的一头撞向甘天颜!

    甘天颜这次学乖了,再不用任何招式,直接用手佐以浑厚玄气反向抵住!

    果然,对方的来势虽猛,后劲却是不足,不过片刻旋转,便自己将脑袋转了下来,一如吴豫一般,早已死了。

    甘天颜一看来人面目,诧然道:“段天冲!”

    七星门的第一高手还有掌门人,居然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甚至连尸体都被放了风筝……

    可是惊喜还远远没完,陆续有来,但见七星门之前前往五重天参与竞旗之争的高手门人尸体一个一个的陆续前来,甘天颜一个个的接住,到后来已经是麻木了……江落落就只剩下兴高采烈了,不但收了一大把的空间戒指,还收了两个空间手镯……

    “发财了发财了……”江落落高兴极了:“师父,一共有二十二件空间道具。”

    甘天颜却是一脸无语。

    二十二个,正是七星门参战天运旗的人数,也就是说……

    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部阵亡了!

    全部被杀不得止,而且还是全被放了风筝,全都在自己手上自己旋转拧下头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二合一。大神们都去开年会了……我因为这次输液,无奈至极的临时取消了行程,看着这帮家伙在那边狂吃海喝,我只想说一句话:……!

    算了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