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绝脉血珠
    白冰璇在这一瞬间就后悔了。

    但是,现在却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现在收手,只会更促自家死期。

    看看身边七个一脸完成了任务喜悦的属下,白冰璇只感觉脑袋嗡嗡的。

    这事儿,更加要命啊。

    血线慢慢的浮现出来。

    白冰璇一挥手:“停下。”

    然后她蹲下来,极为小心的拉起来一条血线,轻轻一抖之下,那血线居然从地下直接飞了起来,在空中抖了两下,就此消失了。

    不,非止被白冰璇触及的那根血线,而是所有血线,尽都在同一时间消失不见,无影无踪了。

    “继续挖,再小心些!”

    众妖终于挖到其主上指定的九十九丈之处。

    此处最核心位置,赫然是一个小小坑洞,坑洞里面,却是满目血雾弥漫。

    而血雾之中,有隐隐的光芒流溢,显然内中尚有神异之物。

    白冰璇素手一挥,血雾陡然散去,只见在坑洞的最下面,有一颗拳头大小的血珠,目测其形,似乎是即将成形却还未成型的样子,虽然已经有了珠子的成相,但骨子里还是流动的血液,并未凝成实质。

    原本的弥漫血雾,赫然就是从那血珠上不断散发,再仔细观之,发现血雾之中,竟自不断浮现一张张人脸面孔,尽是狰狞可怖,几十个人的脸庞,有些清晰,有些模糊,不断的轮换……

    而这些人脸之中,可以清晰地辨认出来的,有雷军明,雷动天,雷家几位供奉,几位长老……

    无声的嘶吼着一闪而过;周而复始。

    “这是……绝脉血珠!”白冰璇失声惊呼道。

    白冰璇虽然已经尽量高估事态的严重性,却仍旧没想到竟然是这种邪恶至极的东西。

    绝脉血珠,顾名思义,此珠要想形成,必须是灭绝一姓血脉才能够得到,而且针对目标的家族必须人丁兴旺,本家人数极众,唯有这样效果才会好!

    而雷家全家上下都在修炼这种血滴大法,可想而知,就那么持续修炼下去,去到了一定地步之后,雷家所有子弟,有一个算一个,休想再有半个人存活!

    而这颗血珠,则会在将雷家这一脉的所有人全部抽成干尸之后,彻底大成!

    再之后,自然就是创造这门功法的人将这颗血珠服用下去,雷家所有人的修炼成果,连带着自身根基气血,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都涓滴不剩的成为他一个人的修行底蕴。

    彼时,雷家整个家族所有人,包括哪些妇孺儿童,老弱病残……所有人的力量,都只会沦为成就一个人的补给品,而且还不会有任何反噬!

    这是一门极端邪恶,而且极端凶残灭绝人性的功法!

    偏偏这门功法还是一门愿者上钩,先见其利,不见其害的功法,最后弊端显露之前,或者说被吸血之前,修行者完全感受不到自身的异样,等到最后一刻,什么也都晚了!

    而现在,虽然因为云扬的意外乱入,导致绝脉血珠并没有完全形成,但就眼前的这颗血珠,仍旧可以令幕后之人获取到雷军明等人这几年的修炼成果,大有裨益。

    错非如此,那主上根本不会让白冰璇与其手下接触到这等大秘密,委实是事关紧要,毕竟绝脉血珠失去了雷家气血供给,已成无本之木,只会日渐萎缩,越晚取回,效能越弱!

    “这……这是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东西啊……”白冰璇喃喃自语,只感觉自己整只手都在颤抖。

    就算是咱们妖族,这种功法也是被禁绝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快速的从怀中取出来一个通紫色的玄晶盒子,伸手就去取血珠,显然是想要将绝脉血珠装进这个盒子里面。

    不意就在她刚刚伸出手,几乎接触到那血珠的一瞬,却感觉身前一阵清风掠过,一个声音轻笑道:“这个东西,还是由我来研究研究再说……”

    那颗触手可及的绝脉血珠,突然嗖的一声凭空飞起,随即直升到了数十丈高空之上。

    白冰璇刹那间惊出了一身冷汗,飞速追了上去:“谁?”

    心念一转之间,惊觉刚才那声音颇有些熟悉,忍不住大吼一声:“云扬?”

    半空中,云扬惯常的一袭紫衣身影若隐若现,满面尽是淡淡笑意,伸出手抓住这还未形成的绝脉血珠,道:“这样丧尽天良的东西……居然也能存在么?”

    跟着就是伸手一捏——

    啪的一声轻响,万点血珠爆射!

    一股股血气,亦随之四散而开,空中蓦然间起了一阵飓风,血雾在风势逸散之下,眨眼化作了无形。

    这颗集人间许多邪恶之大成的绝脉血珠,就此烟消云散,不存于世!

    “云扬!”

    这一刻,白冰璇的叫声椎心泣血,一双俏丽的眼睛,直接红了!

    这颗绝脉血珠对于自己,乃至自己一行所有人而言,都是最后的机会。

    不管如何灭绝人性丧尽天良,但自己只要将这绝脉血珠送回去,那就是大功一件!

    足堪将这一次的所有瑕疵,尽都能弥补七八。

    但这个最后的机会,所有的可能,尽都在云扬那一捏之下,化作乌有。

    主上耗费数年时间的布局,更派自己前来全程就近监控,明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不意临了临了,还是一场空!

    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就只是因为一个人!

    云扬!

    原本一切都好好地,全都按部就班的进行。

    可是随着云扬的到来,一切就都变味了。

    先是雷家主修主上所传功法者尽灭其手,还有幸存的雷动天,也在隔了一天之后玩完,而今更是过了,连这最后的目标,也在云扬的手中烟消云散,一瞬湮灭。

    白冰璇这一刻的尖啸声音可谓惊天动地,再也顾不得所谓仪态,急疾纵身而起,披头散发袭向着云扬这边冲来。

    这个动作完全就是在拼命,她甚至都没有为自己加必要的防护措施!

    虽然她自忖自己的修为在云扬之上,但两者的差距也非是太过悬殊,即便是以云扬之前所显露出来的修为,也足以重创这会没什么护持加身的白冰璇!

    但白冰璇此刻已经全然绝望!

    遮天蔽日的碧绿藤蔓,以一种前所未见的覆盖式态势降落下来;其间尤自夹杂着白冰璇全然歇斯底里的怒吼:“云扬,这一次,你插翅难飞,必须要死,一定要死!”

    云扬卓然而立,不慌不忙,手中乍然现出一刀,如梦如幻无痕若隐,随即一刀劈出,却即时将漫天植株藤蔓扫荡一空!

    云扬一刀悍然,所展现出来的威势竟是迥异之前,无匹的玄气,夹杂着强横至极的力量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原本难以力敌的妖藤居现无法聚拢一处之相,更不要说是去捆住人……

    彼此强弱之势竟是全然的逆转!

    刀光闪耀,如一道道曳空而过的流星。

    如是三刀之后,白冰璇手中就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藤柄。她咬牙切齿看着云扬:“卑鄙小人,先前居然隐瞒了大部分的实力!”

    云扬淡淡道:“对付奸猾之辈唯有比他更奸猾,若非如此,我岂能这么轻易来到这里,更不要说摧毁那颗不该存世的至恶血珠。有心之人,方能做到有心之事。”

    “大家联手上,杀了他!”

    白冰璇一声令下,连同七名手下,一道联袂出手,之前席卷四野,摧山断狱再现,威势甚至更胜之前。

    然而云扬现在却不再隐藏实力,更加不再手下留情。一招刀外红尘陡然铺开,漫天刀芒如是繁星一般,星陨尘世。

    首当其冲的一名彪形大汉就只来得及一声惨叫,又有一颗脑袋被云扬斩落下来。

    被枭首的这大汉的身体再度呈现蠕动之相,持续冒出雾气,显然是在催动妖族秘法,转命再生;只可惜云扬这会所展现的刀法,可与之前迥异,更非就只一刀!

    随着一刀得手,砍落脑袋,刀势仍自有余未尽,又有刷刷刷连续十几刀陆续有来,直接将被枭首之人的手臂双腿等肢体尽都砍落得干干净净,最后一刀更是从躯干中间悍然劈落。

    最后一刀之前,那大汉的身体被分成了十几个部分,但躯干上仍旧没有血迹流出,显然秘法威能仍旧未衰,尚有生机余地;然而在云扬最后一刀将他从上劈到下,来了一个大开膛大分尸之刻,这才乍现冲天而起的气血之力,无数的鲜血奔涌而出;刹那间染红了好大一片的地面!

    与此同时,地面上乍然而现一头庞大的妖兽尸体。

    那是一只猫。

    虽然这只猫的身体比黄牛还要大上七八倍,但还真的就是猫!

    此猫妖即死,被云扬砍下来的手臂和腿,也尽都随之化作了猫爪子;而一个猫爪子,俨然就有寻常成年豹子的尺寸大小……

    空中,兀自展开拼命攻势的七个人正疯狂攻击,但,亲眼看到云扬,一边漫不经心的挥刀,一边轻灵的闪躲。

    在躲过自己等人所有攻击的时候,将那壮汉直接分尸。而且众人居然连救援都来不及!

    甚至,很多攻击他直接都是在硬抗的!

    “住手!”白冰璇一声断喝。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攻击。

    白冰璇脸色苍白,看着地上那生机不复的庞大尸体,心神猛震,尽是骇然。

    俗话说猫有九条命,这对猫妖而言,却非是俗话,而是真实,再配合上妖族秘法,即便是枭首碎身,犹有复生之机;事实上,这也是白冰璇主上选择由这八只猫妖作为就近监视的其中一项主因。

    但任你秘法再神奇,再有本族天赋,面对绝对的实力,又能如何?

    你即便能复生十次又如何,我再多杀你一百次,看你死不死!

    这壮汉的死,更兼粉身碎骨,碎尸而亡的惨烈死状,令到白冰璇彻底明白了:之前,云扬就是在逗着他们玩的,双方的真实实力差距非但要倒过来算,甚至要超出己方太多太多!

    这被碎尸的壮汉修为,比起白冰璇虽然有所不如,但也已经臻至三品圣王;这等实力,却在云扬手中一招都没有撑过去!

    自己呢?能撑几招?

    即便是再加上剩下的六个伙伴一起上,又能撑几招?!

    云扬紫衣横刀当空:“白姑娘,怎地停下来了,刚才不还口口声声必杀云某么?”

    白冰璇脸色遍布铁青,却没有即时反唇相讥。

    云扬尽展实力的全力出刀,足以让白冰璇迅速判断出云扬的真实修为级数,更兼明白现在的敌我双方形势。

    现在的情况,对于这位白姑娘来说,可谓是最尴尬最无可奈何的状况。

    对方与自己有不共戴天的大仇!

    对方毁灭了己方的所有布置。

    活生生咬死云扬的心白冰璇都有;更不用说什么千刀万剐,凌迟碎剐……

    但问题却是:打不过啊!

    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己方全然不是对手!

    甚至是……逃都是逃不掉的!

    以云扬之前所展现出的神异身法,遁迹无踪的超妙秘术,己方纵使四散奔逃,便能逃出其指掌么?!

    云扬现在的气势可是罩定了己方七个人,不管是谁,只要一动,下一刻就会迎来云扬的雷霆打击!

    稍稍一个妄动,就是全军覆没!

    但对方却没有直接下杀手,而是停住了。那么就证明……对方还有所图?

    白冰璇感受着云扬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气机,咬牙道:“云扬,你想要干嘛?”

    %………………

    《春节越来越近……心神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