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大都督
    叶国国都,大都督府。

    这数年来,叶国一直内乱不断,幸而有着林守成自铁州崛起,连连攻城掠地,击破各路叛军。

    到了此时,已经进驻国都,自封‘天下兵马大都督’!

    庭院深深,披甲武士四处巡弋。

    姜望还是一身青衫,文士打扮,快步走进小亭。

    满亭歌舞顿时一静。

    “原来是文和来了,哈哈,今日你必得多饮一杯!”

    林守成端坐主位,举杯笑道。

    “咳咳……启禀主公,属下有要事禀告!”

    姜望咳嗽了下,加重声音。

    “既然军师有事与主公商议,我等先行告退!”

    在场的将领,都是跟着林守成打天下的老班底,自然知道这位主公与军师乃是少时相交,关系非同一般,一直君臣相得,从不猜忌,闻言立即退了下去。

    很快,诸多乐师舞女也是紧随其后,整个亭子一下空旷下来。

    “文和到底有着何事?此时可说了吧?”

    林守成端着酒杯,不疾不徐地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功夫大成,权势在握,整个人自然而然地就拥有了一种杀伐果决、万人性命操之一手的威严。

    “是……杨修死了!”

    姜望眼睛一眯,低声说着。

    “什么?”

    林守成豁然一动,差点掀翻自己面前的桌案,连握着酒杯的手臂也可以开始颤抖,面上忽然多了一大坨红晕:“真是……死的好啊!”

    杨修,乃是当朝大司空,少有贤名,被举为孝廉出仕,历经三朝而不倒,门生故旧遍布朝野。

    同时,也是林守成最大的眼中钉。

    他当初进叶都,打得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主意,此时叶国已定,早有不臣之意。

    之所以迟迟不能发动,就是忌惮此人。

    这时死了,简直如同天意一般!

    “杨修手上,还掌握了一部分禁军,趁着他死了,立即派人尝试拉拢……还有,调我们的人马替换城防,谁也不能伸手!”

    林守成目中寒芒连闪,飞快决断道。

    “正是……主公你娶了朝阳公主,论身份,还是当今国君的长辈……此时天下大乱,国赖长君,趁此机会,立即逼迫国君禅让,才是名正言顺!”

    姜望沉吟一下,说出这番话来。

    “怎么?文和你怕了?忘了我等少年问天之誓?”

    林守成似笑非笑地问道。

    “怕?当然怕!书读得越多,越明白吾生有涯,学海无涯的道理!天下更加如是……知道的越多,才越发敬畏啊!”姜望肃容进言道:“徐徐图之,岂不稳妥?”

    “是啊……”

    林守成叹息一声,原本的戏谑之色也转为沉重:“相比于天下而言,叶国撮尔小国,我此时都不知道该不该捡这个便宜了。”

    虽然不知道天地的变故,但单单只是人间的变化,就已经令林守成等人胆颤心惊。

    “将军虽然成就龙气,却根基未稳,强行夺位,实在有些不太稳妥……还是禅让吧!”

    姜望又劝了一句。

    “我怕!我当然也怕!”

    林守成握紧拳头:“奈何你我知道自家之事,已经退不了了……罢了,禅让便禅让,只是这叶国,是一定要夺的!”

    他起身踱走几步,下定决心:“就在下月!”

    “好!”

    姜望欣慰点头,又打开灵眼,顿时见得林守成头顶,五色云气汇聚,一条黑龙盘旋。

    ‘虽然还不能算真龙,但龙相成就,担任一国之君,是足够了!’

    见此,不由心里大定。

    只是忽然间,又有些恍惚,似是不安。

    ‘心血来潮?莫非这次禅让之事,还有变数?’

    姜望沉吟不语。

    这种脸色,被林守成见了,不由张口欲问。

    “报!”

    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快步来到亭外:“小的有要事求见大都督!”

    “进来,何事?”

    林守成面色一沉。

    他府邸行的是军法,一切令行禁止。

    当初那个朝阳公主嫁入的时候,几个嬷嬷不守规矩,直接被当着公主的面打死,死后还无人收尸,惨不忍睹,从此府中上下,没有一个不噤若寒蝉。

    若是这个传令兵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必然也是要军法处置。

    “启禀大都督,府外有着一人求见,说是……说是都督的老师!”这个传令兵结结巴巴地说着。

    “呵!又来一个江湖骗子!”

    林守成想也不想,这几年他发达之后,各种攀附上来的人,实在是数不甚数,令他不胜其烦。

    “慢着!”

    姜望却觉得不对:“主公,门外的守卫,还有府中的供奉都不是白痴,若没有真材实料,恐怕早就被赶走了!此事,还是我去看看吧。”

    “正是啊,军师大人!”传令兵见此,一副大松口气的样子:“那人就站在那里,我等兵刃都拔不出手,并且,府中的两个供奉,被他瞪了一眼,也直接倒地昏迷过去了。”

    “哦?”

    林守成来了兴趣,与姜望对视一眼。

    他们此时势力不同,所请的都是一等一的高人。

    府内的供奉,起码也是元神的修为,如此说来,倒不是骗子了。

    “将那人请入客厅,我与你一起去看看!”

    他与姜望对视一眼,先召集暗卫与供奉护身,这才来到大都督府的客厅。

    走入之后,就见一个年青人正坐在紫檀木椅上,轻抿着香茶,见到他们,微微一笑:“呵!你们两个,多年不见,派头倒是越发不小了!”

    “您是……老师?!”

    姜望疑惑地问了一句。

    说起来,这人跟曾经教授他们的师父,样貌倒是几乎一模一样,但却更加年轻了。

    “阁下若说是先生的子侄,那还有几分可信……”

    姜望不确定地说了句。

    “呵呵……当年你们半夜三更,闯我草庐,求我收徒的事情,莫非都忘了?”

    方元神色戏谑,随口点了几句之前的秘事。

    “果然是老师!”

    林守成与姜望再无疑惑,大礼拜下:“早知老师不凡,果然是修真之士!”

    人仙地仙,多有寿元悠久,容颜永驻者,再加上这个老师的神秘与不凡,看来他们也早就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

    只是姜望是真心拜下,林守成就有些勉强。

    “罢了!”

    方元摆摆手,看向林守成:“我之前收你们两个为徒,不过一时游戏,更何况,你这个大都督,一向都是别人拜你,以后就不要拘束这些虚礼了。”

    “老师说得哪里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姜望身受大恩,无以为报!”

    姜望毕竟还是个老实孩子,闻言眼珠子就红了,倒是让旁边的林守成十分尴尬。

    “好了!我这次前来,却是为了守成之事!”

    方元摆出威严的姿态:“我也听闻杨修之事,你可是准备要夺取国君之位了?”

    “是又如何?”

    林守成不愧枭雄性子,此时已经养出城府,不动声色地反问道:“先生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暗地里,更是发下信号,让招揽的供奉、暗卫靠近。

    “天下之事,只要我想知道,便没有能瞒过我的!”

    方元戏谑一笑:“更何况……夏虫不可语冰,你做不做国君,与我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尘埃而已,倒是此时,有用得上你之处,否则我也不会前来了……还有,这些守卫,与你要面对的危机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他拍拍手。

    沙沙!

    顿时,诸多暗卫与供奉从阴影中走出,宛若行尸走肉一般,向着方元行礼。

    “这……”

    林守成后退一步,额头已经滚落下汗珠:“莫非您老竟是天仙之尊?”

    他府中的供奉,甚至还有一名地仙!但在这位老师面前,竟然还是毫无反抗之力,不由令他顿起高深莫测之感。

    “老师……守成一时糊涂,请你不要怪罪,您若是有何吩咐,我等身为弟子,自然要效犬马之劳的!”

    姜望赶紧再拜说着。

    “姜望师弟所言,正是我想说的!”

    林守成也苦笑一声,认清实力差距之后,他也不觉得自己这点基业,有着什么值得方元图谋的地方。

    “还算你们懂事!”

    方元眯起眼睛,看向林守成:“你可知……你已经大祸临头?”

    “大祸临头……难道禅让之事有变?”

    林守成一个激灵。

    “不!不管你们是禅让,还是篡位,都没有关系,但只要一祭天,就会有着变化!”方元给了个提醒。

    “莫非老师说的是……邪气之事?”

    姜望与林守成对视一眼,都是面色凝重。

    “到了此时,我便跟你们直说了……给予你们身上邪气魔性的存在,乃是一个混乱根源,天地毒瘤!之前安插下你们,也是不放好心,就等着你们搅动大陆风云,侵夺一个个国家,再等到祭天称王的时候,来个偷龙转凤,窃取国运,又或者直接在你们体内种下种子,方便日后操纵!”

    方元略微透露一点消息:“姜望你功夫不到家,哪怕望气,也看不出一星半点……此时再看看!”

    他摆摆手,一股力量就笼罩在姜望与林守成身上,驱散迷雾。

    “果然!”

    他们抬头,就见虽然黑龙狰狞咆哮,此时虚空之中,却有一道道锁链贯穿,形成封困之局。

    “老师救我!”

    见此,林守成额头冷汗涔涔直下,终于忍耐不住,跪地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