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邀战
    春去秋来,三年时光一晃而过。

    天山城,太白楼。

    一对少年侠侣,鲜衣怒马,来到酒楼中坐下。

    周围食客,大多佩刀带剑,显然也是江湖中人居多。

    “此次天剑宗主大寿,这可是武榜第三的高人,不论什么江湖大豪,门主派主,都是齐聚一堂啊!堪称武林大会了。”

    “听闻天剑宗主更是欲拿出三朵千年天山雪莲为奖励,要举办一场潜龙小会,正是吾等年轻武者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

    “就你?算了吧……君山派三年前出了个少派主方旭,很是了得,竟然已经到了先天大圆满境界,此时已是武榜高手,妥妥定下第一。”

    “说起来,我还真不信,区区二十五岁都不到的青年,能有此等实力?”

    “武榜作证,排名十三,曾经千里驰援救父,击毙毒火魔君,击退血蛇剑君,岂能有假?”

    ……

    诸多声音传来,其中最热烈的,还是天剑宗主大寿之事。

    天下武林门派云集,哪怕不算真正的武林大会,也差之不远。

    只不过,听到方旭的名字,那个侠少的手顿时一怔,轻微的碎裂声传来。

    “天冥?!”

    见此,旁边的侠女握住青年的手:“你还是忘不了……”

    “三年之约,怎么会忘?”

    青年抬起头,露出一张英俊刚毅的脸来,赫然是王天冥!

    只不过此时,他身上的气息如渊如海,深沉莫测,显然武功大有进步,完全可以名列武林巅峰。

    灵仙儿目光发亮:“天冥你既得了醉道人传功,又有灭因师太倾囊相授,绝对没问题的,少年才俊,潜龙第一,舍你其谁?”

    她可是深刻知晓面前少年在三年中的努力。

    特别是奇遇不断,不仅在两年前就达到了先天大圆满之境,此时更是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进步。

    “区区一个细雨剑方旭,不过只是我的一个小目标,我真正的愿望,还是为你爹爹与老师报仇!”

    王天冥放开拳头,原本的酒杯已经变成一堆骨瓷色的粉末。

    “百变魔君,算他聪明,三年前现身江湖,不到一个月就掀起无数腥风血雨,但魔门一战之后,又迅速销声匿迹……”

    “听闻红叶禅寺的神僧,还有天剑宗也在不断追查此人踪迹,却是一无所获……有着传闻,他乃是魔道高手,与盖世魔帝一战之后,就被魔帝收服,投身魔门了!”

    灵仙儿沉吟着道。

    武林中也没有谁相信百变魔君会突然收手。

    因此,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魔门。

    偏偏盖世魔帝之败,乃是整个魔门的耻辱,自然死命封锁消息。

    到了最后,反而成为欲盖弥彰的佐证,弄得世人皆以为当年一战,百变魔君被魔帝收服,从此遁入魔门,寻得庇护,苦练魔功,当真令盖世魔帝与一干长老哭笑不得。

    “方旭,还有百变魔君,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仙儿你放心吧!”

    王天冥拍着胸脯保证道,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信心。

    “快看,是君山派的人马!”

    这时,外面一阵喧嚣,王天冥身体一震,探头出窗外。

    只见一个白衣少年,脸上带着傲意,相貌俊秀,有如万载玄冰,骑着汗血宝马,身后跟着一大票人,招摇过市。

    “啧啧……君山派有两个先天大圆满,已经是周围一流宗门中的顶尖,一门双先天,父子俱圆满,也是武林中难得的佳话!”

    “特别是方旭公子,更有武林第一美男子之称呢,竟然也来天剑宗贺寿,当真是给了好大的面子!”

    “以此人年纪,未来有五成把握可突破神道,那君山派也算武林圣地了!”

    ……

    种种溢美、嫉妒之词传来。

    而王天冥望着方元,眼中爆闪过精光:“果然是他!方旭!”

    ……

    “闭关三年,已经领悟完整的风之意境与大地意境,甚至四种意境都开始互相融合,只是差了最后一丝,未能圆满,组成混沌意境!”

    马背之上的方元却是神游天外,悠哉悠哉:“看来……应当让百变魔君再次出世了,观阅其它神功秘典,倒是有着触类旁通的效果。”

    三年苦修,距离打破这个世界,仅差一步!

    这次,一切后事都已经安排妥当,接下来,不过放手一搏,寻求突破而已。

    “嗯?有杀气!”

    身为神级武者,四周目光注视,顿有所觉。

    方元豁然抬头,就望到酒楼匆忙关闭上的窗户,还有那一闪而逝的怨恨眼神。

    “好熟悉的眼神,一个人再怎么变幻,气质与精神还是很难改变!”

    他摇摇头:“是王天冥么?也对……作为世界宠儿,三年时间,恐怕他不止能冲到先天大圆满,或许还能更进一步?否则的话,明知道我也是大圆满,修炼时间还比他长,怎么敢来赴三年之约呢?”

    此时就在心里冷笑:“可惜……”

    ……

    天剑宗,某间密室之内。

    天剑宗主隐藏身形,暗自与某个老僧会面,神色激动:“此事可真?”

    “阿弥陀佛,追查三年,总算得了此枭踪迹!”

    “既如此,那便按大师说得去做!”

    ……

    大寿之日。

    天剑宗山门内,宾客济济一堂,锣鼓齐鸣,喧嚣震天。

    “蓝山郡王家家主到,送贺礼黄金千两,玉如意一对!”

    “玄女宗宗主到,送七彩锦缎九匹,万寿无疆法袍一套!”

    “千叶派派主到,贺礼夜明珠六颗,玛瑙红珊瑚树……”

    “狂士贺万千到,送贺礼万千山水图一副……”

    ……

    诸多宾客一一到齐,献上寿礼,按照地位不同被引入不同的座位。

    “君山派少派主到,送贺礼玉璧三双!”

    就在这时,方元带着张龙赵虎走入,顿时满场一静。

    “原来是方公子,远道而来,未曾亲迎,实在是失礼失礼……”

    他在外人眼中毕竟是武榜十三,先天大圆满高手,被引入正中的厅堂,天剑宗主起身迎接。

    “家父有事,未能到来,再次恭祝宗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方元戴着玉冠,手上持着一柄象牙扇,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打扮,看得不少名门侠女眼睛发亮。

    “多谢,还请入座!”

    天剑宗主将方元引到最核心的一桌,在场武林中人,却没有一个不服。

    “原来神僧也到了!”

    方元见得上首还有一个老僧,童言白眉,面色慈悲,不由招呼道。

    旋即,再看看周围,又是眼角一跳。

    “武榜第七,剑魔无双子。武榜第八,霸刀项王。还有武榜第十,烈火尊者!武榜十四、十五、薛家兄弟?”

    这一桌当中,竟然就没有一个武榜二十开外的。

    ‘哪怕天剑宗主大寿,也未必有这个面子吧?’方元心里冷笑:‘开武林大会,都够格了!’

    此时也不多说,举起酒杯,各自都敬了一轮。

    小半个时辰后,宾客齐聚,高朋满座。

    天剑宗主满脸喜色,站起身来,柔和的话语传遍全场:“承蒙诸位不弃,来为小老儿贺寿,实在是感激不尽!”

    “今日……各位武林名宿齐聚,无以为乐,我愿出三株千年雪莲当作彩头,来一个小比如何?只要是三十岁之下的武林中人,都可来比一比,我等酒酣耳热之际,点评各个才俊武功,也是一场乐事!”

    天剑宗早就放出风去,而彩头也的确够重。

    当然,更多的少年侠客,想着扬名立万,万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绝世良机,是以这次宾客当中,各种少侠也是数不胜数。

    只不过,能进天剑宗的山门贺寿,本来也是一重考验。

    “好!”

    “就依宗主所言!”

    武林中人,喜动不喜静,此时听到,都是大乐。

    天剑宗主拍拍手,顿时在天剑宗大殿之外的广场上,就搭起巨大的擂台。

    “诸位青年才俊,但凡对身手有自信者,都可上台邀战!若能连胜十场,便可休息半个时辰,最后由那些十场连胜者角逐彩头,如何?”

    这并非大赛,只是一个展示的舞台,因此规则也不多么复杂公平,天剑宗主就直接说着。

    “善!”

    在座武林中人,纷纷点头同意。

    下一刻,一道蓝色身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擂台中心:“我乃诸葛青,愿领教天下英雄高招!”

    “诸葛青,那个奔雷剑?潜龙榜第八?”

    “竟然已经入了先天?想来排名或可上升几位,可惜,再怎么样也超越不了潜龙榜第一啊!”

    ……

    诸多议论纷纷传来。

    诸葛青听了几句之后,顿时倔强地昂起头,盯着方元,眼眸中似有战意。

    奈何,他也知道自己跟方元的差距,他还是在下方被诸多前辈品评的时候,方元却安然坐着,成为点评之人。

    这差距,无异于天地之别。

    “诸葛青,我韩一叶来会会你!”

    没有多久,一名持枪的灰袍青年就跳上擂台,开打起来,场面精彩纷呈,可惜,在方元看来,却是破绽百出,几乎令他昏昏欲睡。

    ……

    “君山派方旭,你我有三年之约,今日可敢一战?”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片惊呼声中,王天冥将一个连胜五场的家伙一脚踹下擂台,对着方元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