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飞剑问道 > 第十八篇 第二章 教导
    第二天一早。

    雷啸山的一处山峰边上,秦云看着自己外孙女,笑道:“玉罗,你不是达到半步金仙境了么?将你现如今最厉害的剑术施展出来。”

    儿子孟欢和女儿秦依依都有剑术方面天赋,如今都是天仙六重天境,其实已经算很不错了,碧游宫中比较平庸的弟子们也就这水准,也能占领一座小世界称王称霸了,可若是放眼整个三界就很普通了。对此,秦云也没法子。

    如果他有足够时间,自然可以慢慢培养欢儿和依依。

    至于现如今,还是培养玉罗吧。

    “是,外公。”秦玉罗一身暖白衣袍,一挥手,哗——她袖中立即有七口飞剑飞出,七口飞剑锋利无匹,同样也带着灵动,在半空中自然形成剑阵,开始演练诸多招数。

    或是剑阵杀敌。

    或是剑阵迷惑敌人。

    或是剑阵护身。

    剑气纵横,招数玄妙,种种招数让秦云看的微微点头。

    难怪让玉鼎真人心动想要收徒,自己这外孙女的确在剑道上很有天赋。

    “剑仙们都是孕养一口本命飞剑,悟的更多是一柄飞剑的对敌之法。”秦云暗道,“虽威力极大,但剑阵之术一般都较弱。玉罗不是剑仙,却是一门心思去掌控多柄飞剑,多柄飞剑在布阵方面却是先天上占据优势。”

    秦云所创的剑仙一脉,还不够完善,所以也没让秦玉罗学。

    “我的烟雨剑较为特殊,成为先天顶尖灵宝后,方才一化为三。可那也只是三柄飞剑布阵。玉罗她却是七柄飞剑布阵,甚至完全可以使用更多的飞剑。”秦云思索着,“若是用七柄飞剑,来施展我的剑道,又该是如何?”

    教导弟子就是如此。

    好的老师,是因材施教!

    秦玉罗擅同时御使七口飞剑,秦云就得思考,怎么让外孙女能在原有道路上走得更远。

    “外公,你看怎么样?”秦玉罗一招手,收回七口飞剑,有些兴奋看着秦云。对剑术她是真的颇为痴迷,否则也不会有如今成就,她心中最崇拜的就是她外公秦云了。

    “还成。”

    秦云仅仅旁观,就看出这套剑阵之术有很多可以完善的地方,“你这剑阵之术,我也施展几遍,你仔细瞧瞧。”

    说着秦云一挥手。

    蒙蒙剑气凝聚,凝聚成七柄飞剑。

    “去。”

    秦云同样在施展外孙女的剑术,一旁秦玉罗看的目不转睛,偶尔露出迷惑色,偶尔又激动,偶尔又咬牙……显然完全沉浸进去。

    秦云连续施展了九遍。

    每一遍,都有变化。

    第九遍的时候……剑阵威力都达到媲美大能的层次了。

    待得散去剑气,秦云就发现自己的外孙女完全沉浸在思索中,这一思索参悟就是半天。

    “外公。”秦玉罗总算清醒过来,她只感觉脑海有太多感悟,满心激动。

    “看出多少了?”秦云询问道。

    秦玉罗激动道:“外公你施展了九遍,第一遍就改变了我剑阵之术中的三处。第二遍又继续改变……每一遍都有改变,威力也越来越大。第九遍时,剑阵之术都能媲美大能了。”

    因为有九个层次的细微变化,让秦玉罗更清晰认知到自身缺陷。

    “外公,你太厉害了,太厉害了。”秦玉罗激动。

    “看懂是一回事,领悟是另一回事。”秦云笑道,“纸上学来终觉浅啊,别太激动。”

    以秦云剑道境界之高,高屋建瓴随便改改,就令秦玉罗的剑阵之术脱胎换骨了。

    “嗯。”秦玉罗激动点头。

    ……

    大自在魔界。

    穿着破烂衣袍,披散头发的一位邋遢男子随意倚坐在一座荒山山顶上的大石上。忽然他抬头看去,看到了一位白衣女子,这白衣女子仿佛这三界最美丽的女子,她光着那白皙的脚丫,站在半空中笑吟吟看着这披散头发的邋遢男子。

    “黑莲,别没事用你的女儿身出来,诱惑不了我,只会让我恶心。”那男子皱眉道。

    “波旬。”白衣女子笑道,“我是有事请你帮忙。”

    “请我帮忙?”

    波旬眉头一皱。

    他正是曾经的魔道最强者,曾经的佛祖如来的死敌——魔王波旬。不过波旬如今也是低调到极致。

    “什么事,能让你魔祖不顾脸面来求我帮忙?”波旬嗤笑。

    “我和祝融做了个交易。”白衣女子微笑道,“只要我将‘薪火火种’交给他,他就将那一颗莲子给我。”

    “薪火火种的价值,及不上那一颗莲子吧。”波旬说道。

    白衣女子点头:“是,薪火火种虽很是珍贵,的确比不上那一颗莲子。可是我让血海去放他出来,他能从三刃山脱困而出,也是欠下我一份大因果的!欠我大因果……我索要那一颗莲子,他便只提出一个条件,用薪火火种来换。他也说了,给我三千年时间!三千年时间我做不到,他就去找那人族‘燧人氏’,用莲子去交换。人族那燧人氏一定是乐得交换的。”

    “三千年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两千年了。”白衣女子说道,“我想尽法子,可根本没办法得到薪火火种。”

    “燧人氏是人族三皇之一,他多年心血也只是凝练出一枚薪火火种,你想要弄到手?”波旬嗤笑,“用那一颗莲子去换,人族三皇个个乐意。可用其他法子,人族三皇都不会理你。”

    白衣女子摇头:“我知道,所以我暂时没打算和人族三皇做交易,我请波旬你帮忙,想办法弄到手。”

    “论玩弄人心……心魔老祖虽厉害,但依旧不如你波旬。”白衣女子看着波旬。

    波旬没出声。

    佛门修行者最惧的不是心魔老祖,而是他波旬!心魔老祖才仅仅顶尖祖魔层次,他波旬掌控六欲大道,却是踏入大道圆满太久,甚至蛰伏漫长时间。三界各方势力都不清楚如今的波旬有多强,就算哪天突破到天道境,也算正常。

    “人族三皇可不好惹,你要我出手,能付出什么代价?”波旬瞥了眼魔祖女儿身。

    “只要你做到,你一直想要的那三株花全部给你。”白衣女子道。

    “全部给我?”

    波旬那深沉的眸子中隐隐一亮,轻轻点头,“好,我帮你。”

    “我给你八百年时间,八百年内若是做不到,我就只能想其他法子了。”白衣女子道。

    “放心。”波旬淡然点头。

    白衣女子笑笑便退去。

    ……

    天界,雷啸山秦府。

    秦云在用心教导着外孙女,甚至尝试着以七口飞剑来演绎自身的剑道,他发现他曾经所创出的‘七星秘术’倒是适合融入七剑剑阵,一融合便令剑阵更加变幻莫测,威力大了许多。用来演绎自身剑道时,都让秦云的剑道生出了更多变化。

    “玉罗,我教你也有两百年了。”秦云站在山顶看着外孙女,周围雾气缭绕,颇为清冷。

    “你这两百年一直在山上修行,可我的剑道包容天地人,也需你好好看看这天地,这人间。”秦云说道,“接下来,我就带你下山,一同在天下间行走,也一同练剑。”

    “是。”秦玉罗连应道,跟着忍不住问道,“外公,你已经教我这么久了,会不会耽误你修行?”

    “无需担心。”

    秦云说道。

    自从将七星秘术融入‘七剑剑阵’,尝试融入自身剑道,秦云已经隐隐感觉到变化。

    他有一种感觉,继续下去,会有收获的。

    随即……

    秦云便带着外孙女‘秦玉罗’下山,开始在天下间行走,习练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