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飞剑问道 > 第十八篇 第十六章 斩情丝
    这两个小故事和伏羲氏的话,让秦云有了不少想法。

    其实在看到‘薪火火种’,他心中产生悸动,就隐隐约约看到了‘人之大道’突破方向。他看到方向就代表他已经积累无比深厚,甚至在过往的岁月,秦云的一言一行,也在践行着他内心中的‘道’,他内心的‘道’和人道精神是很接近的,所以他才能心中悸动,才能感觉离突破很近。

    “似乎三位前辈对人道精神的领悟,也有些区别?”秦云问道。

    “每个人对世界认知都有区别。”伏羲氏开口道,“对人道精神的理解,自然也会有些差别。”

    秦云微微点头,笑道:“谢三位前辈指点。”

    “我们也只能略作殿指引。”燧人氏笑着道,“真正修行还得靠你自己。”

    “散仙之劫不好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也尽管说。”神农氏说道,“我等都是期待人族再出一位大道圆满。”

    “我自己都期待渡劫得长生那一天呢。”秦云笑了笑,“能活,谁想死?三位前辈,秦云还有一件事,可能要打扰到那位蒙甫。”

    “哦?”伏羲氏看着秦云。

    “是我的一个后辈,和蒙甫有些因果牵扯。所以我想带她见见蒙甫。”秦云说道。

    蒙甫这次有过,被罚。

    万年内要静修!磨砺心性。自己要带外孙女去见蒙甫,还是和三皇说一声。

    “小事。”伏羲氏点头,“有些因果是要了结明白,否则牵扯着,对修行也不利。”

    ……

    天界,雷啸山秦府。

    “外公。”秦玉罗看着眼前的秦云化身。

    “我本尊正在火云宫,你现在就来一趟火云宫。”秦云吩咐道。

    “我去火云宫?”秦玉罗又惊讶又犹豫,她在意的蒙大哥就是火云宫的大能者。

    “速来。”秦云吩咐。

    “是。”秦玉罗不敢违背外公的命令。

    ……

    火云宫。

    秦玉罗施展大挪移之术赶到了这,就看到站在那迎接的秦云。

    “外公。”秦玉罗连飞过去。

    “随我来。”秦云吩咐着,火云宫负责看守的修行者们也没阻拦,秦玉罗便连跟着秦云一路行走。

    行走在巨大的火云宫中,秦玉罗愈加疑惑,低声询问道:“外公,你让我来火云宫,到底有什么事?”

    “见一个人。”秦云说道。

    “见人?”秦玉罗心中一颤,不由有了猜测。

    不会是蒙大哥吧?

    很快。

    秦云带着外孙女来到了一座关闭的殿厅外,殿门紧闭,但是秦云却依旧敲门。

    “哗。”殿门处浮现了一位护法神将,看到秦云二人,当即道:“我家主人说了,他犯了大错,需闭门思过,接下来万年内他都不会见任何人。”

    “就说我秦云要见他。”秦云吩咐道,“此事我已和三皇说过,三皇也应允。”

    “和三皇说过?”这护法神将一惊。

    他知晓自家主人,就是被三皇给训斥了。

    “我这就去传话。”护法神将虚幻的身体又缩回了殿门内。

    秦玉罗有些紧张问道:“外公,我们到底要见谁?”

    秦云没急着回答。

    “吱呀。”

    殿门终于打开了,蒙甫听到‘秦云’的名字,又听到‘三皇应允’自然不敢怠慢。这位秦剑仙在三界威慑力极强,青萍剑在手都是有大道圆满之威的存在。几剑就杀得上古妖圣九凤都差点毙命。他哪里还敢继续闭门不见?

    “蒙大哥。”秦玉罗吃惊。

    “玉罗。”蒙甫也很惊讶看着殿外站在秦云身旁的秦玉罗。

    “秦前辈,请进。”蒙甫连客气邀请。

    秦云直接往殿内走。

    三人简单分而坐下。

    “嗡。”秦云看着蒙甫,双眸窥探天机,他悟出七星大道后,窥探天机也强了许多,清晰看到蒙甫的元神上有‘月老红线’和他怀里保护着的一残魂紧密相连,那月老红线纠缠的很深,都深入元神。

    “还真是一个痴情种子,而且他凡俗妻子的转世之身,如今成了一残魂?那残魂似乎都有些混乱?”秦云暗暗摇头。

    顾不得同情对方。

    这次他来,是为了帮自家外孙女给断绝修行的干扰。

    “秦前辈怎么突然来到我这?”蒙甫微笑道。

    “玉罗。”秦云却是看向自己外孙女,“你可知道,这蒙甫是个痴情种子,对他凡俗时的妻子一直念念不忘。”

    “凡俗妻子?”秦玉罗一愣。

    这种心底伤心事,蒙甫可不会对外说,秦玉罗还是第一次知晓。

    秦云继续道:“甚至感情纠缠之深,都深入元神,怕是万年百万年,他都不可能忘。他今生也不可能对第二个女人动心。蒙甫,我说的可对?”

    蒙甫苦笑道:“秦前辈慧眼,这不但是深入元神,早成了我心头执念。这次更因此被波旬魔王给轻易控制住了我。可是……我妻子她却因此遭到算计,魂魄都混乱残缺。这都是我的过失,我如果真的彻底忘了她,她也不会再遭这一劫了。”

    秦玉罗愣愣听着。

    “有些话,你得说清了。否则会耽误人的。”秦云却冷淡道,他就不信蒙甫看不出秦玉罗对他的心意。

    “玉罗和我偶然结识,后来我有所察觉她的心意,怕直接说了会太伤人。只是觉得随着时间她会渐渐明白的。”蒙甫说道。

    “哼。”

    秦云冷哼道,“修行的事你不懂?这感情一事剪不断理还乱!这心牵挂此事,她一个修炼剑道的,一辈子都不可能心如剑,也不可能成就大道!”

    修炼剑道的就更是果决之辈。

    感情之事,对修行影响更大。秦云这次来,也是帮自己外孙女给斩断这情丝,对方痴恋凡俗妻子,自己外孙女越陷只会越深。越早斩断情丝,对外孙女也是越好。

    痛,也是痛的一时。

    斩断这孽缘,对外孙女的修行路只会有好处。

    蒙甫也是一惊,看向秦玉罗连道:“玉罗,是我的错,我只想着随着时间你渐渐明白,却忘了会影响你修行,都是我的错。”

    “不怪蒙大哥的。”秦玉罗终于开口了,她笑容还很灿烂,“其实只是我自己在想着而已,对了,嫂子是什么样的人?让蒙大哥修行数万年都一直不忘?”

    “阿芫吗?”蒙甫脸上浮现一丝笑容,轻声道,“我还年少时就认识了她,那时她也才十五岁。她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可能在外人眼里很普通,却是我眼中却是三界最完美的女子。即便修行数万年,她的一切都犹如在眼前,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她已经融入我的生命,我知道,我永远忘不了她,成为执念,我也心甘情愿。”

    秦云看着蒙甫,也暗暗唏嘘。

    痴情人……

    当初妻子萧萧被抓走,自己满天下寻找,他也能明白几分此刻蒙甫的内心。

    “真好。”秦玉罗微笑点头,随即看向秦云,“外公,我们回去吧。”

    “好,回去。”秦云当即起身,他知道自己能做的并不多,可这些是该做的。牵扯下去,对谁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