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偷香高手在线阅读 - 第2209章 到处都是大舅子

第2209章 到处都是大舅子

        宋青书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他是《覆雨翻云》里出场的蒙古高手,在魔师宫地位超然,是小魔师方夜羽的至交好友,无论智谋还是武功都是上上之选,连魔师庞斑也对他另眼相看。

        这次他也跟着旭烈兀一起来了兴庆府,那一晚甄夫人就是被他所擒,他显然也被甄夫人的美艳丰满勾动了邪火,可惜对方是旭烈兀指名要的女人,他无奈之下交了人后马上就跑到青楼寻欢作乐发泄-欲望,竟然间接躲过了一劫。

        擂台上的鹰飞背上交叉插著双钩,笔挺瘦长的身体有种说不出的懒洋洋,但又是雄姿英发的味道,构成整个人迸发的强烈吸引力。

        “妈的,老子最讨厌长得帅的男的,尤其是比我还要帅的。”薛蟠回到座位上喝了几大碗茶压了压惊,渐渐恢复了过来。

        瞪了台上鹰飞一眼,薛蟠似乎发泄着刚刚在擂台上积累的负面情绪:“这模样一看就是玩弄女人的高手,渣男!”

        宋青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难得和他意见统一。

        边上的黄衫女看乐了,你们这群人整日里在临安城欺男霸女,还好意思说别人是渣男?

        这时王保保也走上了擂台,看着对面搔首弄姿的男人,眉头一皱:“旭烈兀手底下没人了么,派你这个无耻淫贼来阻碍我?”

        许多女人被鹰飞迷倒,不过他亦是个无情的魔鬼,无论多麼美丽的女人,给他弄到手上後,玩厌就走,绝不回头。

        同时他又天性残忍,有非常强的占有欲,玩过的女人虽给他弃之如敝屣,但若给他知道被他抛弃的女人真心爱上其它男人,会毫不犹豫把那些男人杀死,因为他要曾被他占有的女人因思念他而痛苦毕生。

        王保保同样来自蒙古,自然知道他的底细,称之为无耻淫贼也不为过。

        鹰飞脸上笑容一僵:“你什么意思,我可不是旭烈兀王爷的手下。”

        “不敢直呼其名,不是做贼心虚又是什么?”王保保冷笑道,“大家心里都有数,别婆婆妈妈的了,开始吧。”

        “刀剑无眼,河南王可要小心我这双钩了。”鹰飞取下了背后的魂断双钩,脸上虽然在笑,但眼

        中尽是冷意。

        “怎么,打算跟那个东瀛人学,假装在擂台上失手杀了我?”王保保也取出了长剑。

        鹰飞嘿嘿笑道:“王爷言重了,我也可能死于王爷之手啊。”说完大大方方向周围所有观众行了一礼:“各位做个见证,若是等会儿我不小心伤在或者死在河南王的剑下,那也是我学艺不精,与人无尤,各位切莫为难河南王。”

        他的样貌出众,再加上这番气度,倒是赢的了不少人的好感。

        不过王保保知道他的底细,丝毫没有上当:“你是想让我也跟你这样来个赛前声明?放心,本王可不像你们这样虚伪。”

        接着回头对汝阳王府的众人吩咐道:“你们听着,等会儿若是我不小心伤在或者死在这淫-贼手上,你们就一拥而上,将这厮碎尸万段。”

        “遵命!”一干汝阳王府的武士齐声回答,声势骇人得很,不少人暗暗心惊,难怪王保保被称为名将,这治军能力的确很强。

        台下的宋青书顿时乐了,自己这个大舅子还真是妙人,咦,怎么大舅子这几个字说起来这么熟?看了一眼远处的沐剑声,又看了看身旁的薛蟠,心想这憨憨不会将来也成了大舅子吧?

        台上的鹰飞显然是被王保保的回答噎到了:“王爷这样未免太没有君子风度。”

        “对付君子是君子的办法,对付小人则自然是小人的做法了。”王保保毫无波澜。

        一直看戏的旭烈兀终于开口了:“王保保,你这样提前恐吓对手,利用势力压迫对方,算不算犯规了?”

        “这次是招亲,又不是为了角逐天下第一,本来就是看参赛选手的综合实力,鹰飞不也可以让手下来威胁我么,”王保保白了他一眼,“有些人腿断了就好好休息,少在这里到处蹦跶。”

        “你!”旭烈兀气得差点跳起来,可惜他断了的双腿不允许他做出这样违反物理的动作啊。

        损了旭烈兀一把,王保保心情大好,回过头来望着鹰飞:“你婆婆妈妈的到底还打不打?”

        “请王爷赐教!”鹰飞此时也是怒急,挥舞着手里双钩攻了过去。江湖上使用奇门兵器的

        无一不是走的诡谲阴狠的路子,他也不例外,再加上来自西域,出手更是与中原的路子截然不同,引得台下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庆幸不是自己在台上面对。

        王保保的剑法则中正平和得多,宋青书甚至能看到少林、昆仑、峨眉、华山、崆峒的影子,想来应该是当初万安寺将六大派一网打尽,收集了各派的剑法精华。

        王保保似乎在剑法上很有天赋,每一派的剑招都信手拈来,用的时机恰当无比,同时他的出手极具个人气质,有一种王者之风,放眼江湖,绝对算是剑术名家了。

        “奇怪……”宋青书有些想不通,上次在南宋见到王保保,他的武功也就马马虎虎,可此时武功却登堂入室,连内力也非同小可。

        要知道内力这玩意可不是速成的,那可能短短时间有这样质的飞跃?

        不过法子也不是完全没有,日月神教的吸星大-法,逍遥派的北冥神功,还有传说中铁木真修炼的天魔大-法等等,都可以在短时间内速成高手,以汝阳王府的权势地位,别说找很多炉鼎供其吸食,就是找到一些顶尖高手来给他灌顶传功也没问题。

        只不过这样的速成往往会造成根基不稳,而且注定没有追求天道的可能,不知道王保保属于哪一种。

        此时台上鹰飞的身形越来越快,忽然他仿佛凭空消失一般,众人眨眼瞬间,发现他已经出现在了王保保侧后方,手中的长钩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勾住王保保两侧腰际。

        台下一干男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两个腰子受伤,下半辈子幸福都没了,这厮出招太过歹毒。

        鹰飞脸上闪过一丝狞笑,双钩使劲一剪,显然是打算直接要了对方的性命。

        连宋青书也情不自禁坐直了身体,如果让王保保当着自己面有什么不测,将来赵敏还不得埋怨他一辈子?

        不过台上鹰飞的脸色忽然变了,因为他发现平日里锋利无比的双钩此时却仿佛钩在了一块金石之上,丝毫不能伤其分毫。

        “金刚不坏神功!”鹰飞大惊,急忙欲飞退而回,不过已经晚了,只见王保保一掌拍在他脑门,一股阴寒之力瞬间灭绝了他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