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64 放手了
    刘灿继续游说:“努力工作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要注意一下身体,你妹妹整天泡在她的酒吧里面,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小淼喜欢这一行,可是你呢,对,我承认,你的确比我还要有经济头脑,但是好歹劳逸集合,我看公司业绩报表的时候,还偶尔翻看了一下人事部的出勤情况,自然员工无法和你比,但是你也不能比员工还要在意上班下的时间吧,这也……”刘灿看着桌子上面的出勤时间打卡,自己这儿子可以说天天报道,上下班打卡的时间就跟机器人一样。

    周垚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把太多的经历都放在了工作上,或许这样解释并不能说得通。

    “好了,妈,我会调整一下近期的状态,你不用太担心我。”周垚挂断电话之后,他沉默良久,像是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秘密突然暴露在空气中。

    海澜酒店。

    孙颖晨跟着拍摄组一同进入海澜集团。

    孙颖晨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心无旁贷的重新走进海澜,依旧熟悉的场景,就连大厅装饰的盆栽品种都没有变过,前台引领他们走进专属电梯。

    看着电梯的数字缓缓上升,这样的一种感觉十分奇怪,就像是一切都在告诉你,都没有变,但是她知道,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所有的一切,早已经物是人非。

    本次拍摄是在陆恒的办公室,陆恒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罗森在房间内特别放了一个盆栽,而这个盆栽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品相算是不错的了。

    那是一盆风信子的花,小小的花朵静静的开放,仿佛是因为它的缘故,办公室内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香气。

    空调的热风仿佛将花香都保护了起来。

    孙颖晨从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个小盆栽,她笑着轻轻用手抚摸着:“陆少,没想过你也喜欢这种花。”

    陆恒却笑了笑,说:“不是很喜欢,只是有人喜欢。”

    孙颖晨的手一抖,却没有接话,而是转身看着办公室:“好气派啊,看来你这个副总当的还不错。”

    “还可以。”

    “我同事都已经准备好了,等下祝你拍摄顺利。”

    专访的时候,办公室里里外外站满了拍摄组的同事,孙颖晨想自己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索性就四处走走。

    她还记得实习的时候,她在负一层的布草组,那个时候她工作的很小心翼翼,生怕一丝出错而耽误了自己的实习机会,可是后来发现一切都是只是陈娟在幕后推波助澜,想来自己到底何德何能。

    这里拥有关于白思渊的一切记忆,偌大的海澜曾经是白思渊一直想要守护的地方,虽然现在海澜不如从前,但是依旧还是他的海澜。

    渐渐的,孙颖晨觉得厌烦,她就一个人静静的走进了楼梯间,仿佛只有这里,才是让她安心的地方。

    股东大会上。

    白思渊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白震天在大会上宣布总经理的位置依旧是白思渊。

    这一天,好像是将曾经的过往,终于画上了一个句点。

    偌大的办公室才是让他窒息的地方,白思渊自己知道,他的身份和责任,自然也是担当,可是他却想要逃。

    电梯里围满了记者楼下更有媒体人员,突然多起来的焦距让他十分不自然。

    “我没想过你会在这里,我还以为你在陆恒办公室。”

    原本孙颖晨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楼梯间,可是谁料想,白思渊会过来,她回头看他,问:“热闹是他们,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安静一点。”

    白思渊点点头,他重新关上门,走到她身边,学着她的样子坐在了楼梯的台阶上。

    “怎么样,重新回归到海澜集团的大少爷身份,你现在作何感想。”孙颖晨笑着问他。

    不知道为什么,孙颖晨现在和他的交流好像没有想象之中那么难,也许这才是他们应该相处的方式吧,或许之前都是错的。

    虽然这样想着,心里面会一些难过,可是这就是人生啊,她别无选择。

    白思渊想了想,说:“如果说我以前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所谓的承担和责任,还有巨大的压力,我想,现在的失忆也许才是生活对我的仁慈。”

    孙颖晨没有想过他会这样说,挑眉道:“怎么,你在替过去的白思渊道不平。”

    “我只是不理解,如果当初我们那么相爱,为什么我还会选择海澜而伤害你呢?我不是替过去的自己道不平,而是为了你而道不平。”白思渊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好想一直在伤害你。”

    孙颖晨却笑了笑,说:“不用替我感到抱歉,现在你虽然已经忘记了我,但是好在你已经回来了,不用有太大的压力,也许你的失忆是给我们之前画上一个句号,白思渊,其实我很想说的是,我不知道还要等你多久,我更加不知道等了你之后,我们的未来是什么模样,所以这些不确定的因素一直困扰我,所以,我打算放弃了。”

    白思渊就安静的听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答她,眼前是自己曾经爱过的女孩,可是自己的一颗炙热的心却再也无法随着她一起跳动,可是感情毕竟不能勉强。

    “对不起。”这是白思渊唯一能说的了,毕竟是他亏欠了她。

    孙颖晨却爽朗的笑了笑,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一切都不是你错的。”

    今天的话她终于说了出来了,她才知道,原来闷在心里面的话说出来是这么轻松,她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面对着白思渊,说:“让我们好好的道别吧。”

    白思渊也跟着她一同站起来,可是她没有想过的是孙颖晨突然靠过来,他的双手也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中,他只感觉自己的腰身一紧,她抱住了自己。

    “不要推开我白思渊,我们很努力的在一起过,现在是我真的累了,我选择放手不是因为我懦弱,而是因为我真的等不起了。”孙颖晨说的每一句话心里都像是针扎一样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