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朝当官那些年 > 第三十六章 仁在其中矣
    看着两人王八绿豆眼相对,满脸懊丧,陈惇哈哈道:“我看先生很快就要来了,还是不要在课堂喧哗吵闹了。”

    没想到潘庚依然不肯甘心,架势十足道:“我还有对联没有出呢,谜语这东西可不比对联,谜语没有猜不出来的,对联却有对不出来的。”

    邹应龙不乐意了:“这还有完没完,说猜谜语就猜谜语,说对对子就对对子,以为这学宫是你家开的啊?”

    “对不上来直接承认了也行,”马脸男呵呵道:“只要你以后永远都坐在这个位置上,我们就再也不为难你了。”

    陈惇的座位本就在最后一排,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也不是不行,毕竟此时没有黑板,先生教书全凭一张嘴,抽背还是一对一,但问题是王篆说过,座次是和成绩挂钩的,他们这是要陈惇今后所有的考试都不能正常发挥啊。

    “岂有此理!”王篆和林润都皱起眉头来。

    陈惇一抬手,示意小伙伴们稍安勿躁,“对对子就对对子,你请出上联吧。”

    “我的上联倒也简单,”潘庚眼珠子一转,故意拖长了声音:“小子不识道理,上舍插队!”

    陈惇神色一动,昨日被王夫子揪出来点名的羞恼又一次涌上了心头,这潘庚果然是不怀好意,等于是明晃晃又把陈惇走后门进入学宫的事情曝光开来,即使众学子都知晓陈惇确实才高,可惜这出身就是硬伤,他不得不又一次迎接所有人异样的目光。

    “匹夫有甚文章,中场出联!”陈惇毫不客气地回击道。

    “你、你才是匹夫,”潘庚大怒道:“你全家都是匹夫!”

    “匹夫骂谁?”陈惇不动声色道。

    “匹夫骂你呢!”潘庚一时脑热,张嘴就道。

    这下整个学堂哄笑起来,众学子全都被潘庚逗乐了,潘庚自己更是一张老面包子脸由白转红:“细颈壶儿,敢向腰间出嘴!”

    “平头锁子,却从肚里生锈。”陈惇微微扫了一眼他肥硕的大肚子。

    众学子更是笑得直打跌,潘庚起先摸不着头脑,后来往自己肚子上一看,才知道怎么回事儿。听着周围人放肆的嘲笑声。他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上前一步,便揪住了陈惇的领子,一只鼓囊囊的拳头,便要朝着陈惇揍下……

    众学子都惊叫起来,只听地“砰”一声闷响,杀猪般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学堂。下一秒就见潘庚捂住下身缩在了地上,翻来覆去只是“哎呦呦”叫唤,原来他的老拳还没有落下,陈惇便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裆部,干净利落地结束了战斗。

    众学子倒吸一口气,纷纷对陈惇的战斗力表示了钦佩。

    正在此时,却听得门口一声怒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听到这严厉的声音,潘庚顿时也不悲惨嚎叫了,一轱辘从地上翻起来,刺溜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仿佛刚才发出惊天动地声音的人根本不是他本人。而马脸那家伙比他们见机都快,早就无事人一般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甚至还用《论语》捂住自己的半边脸,再也看不到一星半点的嚣张模样。

    “喧哗吵闹,是何事体?”王良策迈入学堂,紧紧盯着众人:“我以为自己进的不是学堂而是菜市场呢!”

    看着王夫子暴雨欲来的面孔,众学子屏息凝神,纷纷低下头去,噤若寒蝉。

    他走到自己的案后坐下来,指着身后道:“这六个字,念出来!”

    陈惇这才看到匾额之下,居然还有一横幅,便跟着众人道:“静心、用心、专心。”

    “念二十遍!”王夫子沉声道。

    众学子长大嘴巴,大声念完了二十遍,王夫子这才道:“刚才是谁闹事,站起来。”

    陈惇和潘庚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陆近潜用手捏住了喉咙,用又尖又细的声音道:“还有王世望!”

    王夫子的目光落在了马脸男身上,“王世望,你也站起来。”

    陈惇一听这家伙的名字,就知道这家伙是太仓王氏的子孙,跟王世贞一辈的,看年纪也差不离几岁,估计是什么堂兄弟的关系——果然安亭文会上自己拂了王世贞的面子和名声,这一家子就暗中忌恨上了自己。

    陈惇感觉到王夫子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头顶:“很好,新生进来第一天,就能当堂闹事,你们眼中,还有圣人之学吗?”

    王夫子点了吴启和,让他把刚才课堂上发生的一切,如实说来。吴启和倒是没有分毫添油加醋,将他们出过的几道字谜和对联,一一复述了一遍。

    说完之后,陈惇以为自己的惩罚来了,结果他和王世望潘庚都没有事,王夫子并不处理他们,而是径自开讲,讲的是《孟子》七篇里,第一篇梁惠王上下。陈惇这一篇读得还算好,甚至几乎可以出口成诵,然而王夫子阐释的内容,他却十有五六都不能明白。

    眼看众学子中,只有吴启和一个如春风拂面,融会贯通,其他人都奋笔疾书着,恨不能将王夫子说的一字一句都记录下来,陈惇顿时膀胱一紧,那久违的紧迫感忽然涌上了心头。

    最怕的就是大家都在努力,而只有你自己还沾沾自喜洋洋得意于自己的一丢丢天分,陈惇可不敢用自己的天分去和别人的汗水比较,他的天分只能让他在一些小道,比如对对子比如猜谜上赢得一点虚名浮利,而最后大家比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正儿八经的经书考题。

    可恨的就是陈惇是站着的,运笔就十分费劲,不一会儿脑袋更是胀痛起来,他干脆把笔一丢,用自己高超的记忆力将王夫子的每一个字都印入了脑海之中。

    他的袖子被身后的王篆扯了一下,王篆指了指自己记下来的笔记,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晚上回去可以看他的,陈惇终于放下了心来。

    王夫子一下子就讲了两个时辰的《孟子》,一直到了午时方才收起书来,却并没有立即宣布下学,而是让陈惇走到他的讲案面前。

    陈惇硬着头皮走过去,迎接王夫子的淡淡打量:“开课之前,你和潘庚二人,你来我往,把那蒙童灯谜的游戏,竟放在圣人之教前。”

    陈惇只能低头挨训,心里腹诽道你也不看看是谁先挑起的头,我也想读书,可惜就是有人不让人好好读书。

    “……你自恃聪明,”王夫子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哼了一声道:“我说再多的道理,你也不肯放在心上,还不如不说。”

    你知道就好,陈惇面容一肃:“学生不敢。”

    “既然你于此道颇有研究,那我也有几个灯谜,”孰知王夫子不按常理出牌,竟道:“你来猜一猜,看能猜中几个?”

    陈惇讶异地抬起头,发现王夫子竟也不是玩笑,不由得道:“学生已经知错了,夫子就饶过学生,学生以后不再玩这些童子游戏,更不敢在课堂上喧哗了。”

    “没有与你玩笑,”王夫子道:“你听好了,谜面是一个字,尖。你打《论语》中一句话。”

    陈惇深吸一口气,尖这个字,是没有办法写义的,但从字面上看,完全看不出谜底的含义或特点,只能从借字法来看。

    所谓的借字法,比如“上而又小,别小看它,若论辈份,准比你大”这道谜题,首句中的“上”、“又”、“小”是借字,直接可以合成谜底;后句写义,暗示谜底的范围,所以谜底就是“叔”。

    “尖”者,上“小”下“大”,又明确说了《论语》中的话,陈惇灵光一闪,顿时道:“小大由之。”

    见陈惇这么快能答出来,王夫子也点了点头:“核,还是《论语》。”

    陈惇思索再三,这个字可就不能拆分了,他连续按照加减法、离合法,甚至拆分笔画,也没有任何发现,只能进行大胆想象,求得谜底——他想来想去,核是水果的果实中坚硬并包含果仁的部分。

    果实在果核的外面,而果仁在果核其中。

    “仁在其中矣。”他忽然猜了出来:“出自《论语子张》。”

    王夫子微微一笑:“你的《论语》读得不错。”

    陈惇倒是心中一顿,因为他说的不错,四书中他学得最好的确实就是《论语》。

    “他,打《孟子》中两句。”王夫子又道。

    陈惇还没来得及高兴,又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不过这一回他的思维卡了壳,想不出《孟子》中有关‘他’的字,怔在那里好长时间,直到王夫子道:“潘庚,你说。”

    “他,人也,”潘庚仿佛等这一刻很久了,志得意满道:“孟子曰,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出自《孟子尽心章句下》。”

    陈惇第一次体会到了这么简单的东西自己居然答不出来的感觉,然而王夫子还有一道题目:“三,还考你《孟子》。”

    陈惇这一回思索的时间更长,甚至在心中从头到尾飞速默背了一遍《孟子》全文,竟然还是毫无头绪。王夫子看到他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沮丧的神情,才道:“王世望,你说。”

    王世望当即就道:“三,二之中,四之下也。还是出自《孟子尽心章句》。”

    陈惇忍不住“啧”了一声,发现自己对《孟子》这本书,似乎只是通晓基本意思,根本没有一字一句剖析过。

    “你自以为比旁人聪明些,”王夫子毫不留情地打击他道:“善猜谜、善对对,不过是搬弄文字、投机取巧的小道罢了,娱情娱性可以,怎能登大雅之堂?若是以此为傲,夸饰你的几分歪才,日渐沉迷其中而耽误了制艺正道,那就得不偿失了。”

    说罢便道:“明日考查今日所讲的经义,至于你们三个,”他淡淡道:“要把我今日的所讲的《梁惠王上》抄十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