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建筑师 > 第59章 美人计早就过时了!
    项小牡看看偌大的空教室,看着不知何时被紧闭的大门,再看看眼前的这两位妖艳古装小美女,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或者说,是一种随时准备战斗的警惕。

    其中一位女生主动开口,贴在项小牡身边:“小哥哥,你是医学院的吗?小哥哥好帅呢,我能要你的联系方式吗?”

    项小牡楞了一下,非常理智的断然拒绝:“不行!我没有任何联系方式!”

    女生一愣,明显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而且拒绝得如干脆,女生顿时委屈道:“为什么呀,小哥哥交个朋友不好吗?”

    项小牡说:“你们还未成年,而我是很有原则的,我不和未成年交朋友,任何形式的朋友都不行。”

    女生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顿时就流下了两行清泪,哭得无声无息,哭得无比楚楚可怜。

    项小牡却觉得这事很蛋疼,他心中既纳闷又无比佩服,特么的这就哭了?眼泪说来说来?一秒之内无障碍释放终极大杀招?连读条都不需要的吗?你是戏精毕业的吧?你咋不再嘤嘤嘤嘤一下呢?

    于是他用看表演的心态淡定瞎说道:“嗯,有些人看完视力表之后,眼睛发酸想流泪是很正常的现象,这位同学你站到旁边去,再流一会眼泪就好了,顺便还能冲掉眼睛里面的尘土。哦对了姑娘,你脸上的粉底被冲出了两条沟壑……”

    泪美人正哭的投入呢,听到这话顿时愣住了,心中很可能有如万兽奔腾:“……你#%&**……”

    另一个女生见泪美人出击失败,立即对着项小牡千娇百媚地一笑,将胳膊支在桌子上,俯身趴到了项小牡面前,汉服衣领大大地敞开,有意露出了汹涌的峰峦和沟壑。

    女生的媚眼中有无限春花雨意,如云雾缭绕着巫山细雨,用甜腻的声音说:“小哥哥~,你说~人家什么地方像未成年了?”

    项小牡不由得瞟了一眼那一对白如羊脂的山峦,顿时心想,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自己还是太年轻啊!前面的眼泪算什么?这才是更具杀伤力的大招啊!

    然后他快速扭过头去,赶紧盯着墙上的视力表,盯着最下面的那一行E认真数起来,横七竖八的E,四种造型的E,仰着的E,趴着的E,仔仔细细数了一遍,又往上面一排接着数,然后,才头也不回、气定神闲地对身后那位大领口美女冷冷地说:“实话告诉你们,我已经订婚了,你们没有可能了。”

    说这话的同时,他在想,这两位究竟是人还是妖类?自己道行还太浅,分辨不出啊!

    所以,是直接用拳头把这两个来路不明的美女赶走好呢?还是把师父给自己改装的大锯拿出来直接劈?

    用利锯直接劈人好不好?会不会太血腥了?

    师父!你们没听到我这边的动静吗?我这边的对话早就已经跳出预设好的台词范围了,为什么没人过来看看?

    而两个女生听到项小牡的话:“……”

    “小哥哥你的脑回路好奇葩!”

    项小牡仍然头也不回地说:“是啊,我就是如此奇葩的一个人,你们怕了吧,怕了就赶紧离开,有多远走多远!”

    大领口小美女不依不饶的嗔道:“小哥哥~,就只是交个朋友都不行吗?”

    “不行!”

    项小牡起身怒甩衣袖,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牛叉极了,柳下惠算什么?自己才是古今最有定力的第一人!

    两个女生又纠缠了好一会儿,终于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教室的门打开又合上,只剩下了项小牡一人。

    这时【短距离实时传讯痣】中才传来了方寸瑶的笑声:“小项说话真有趣,哈哈~”

    项小牡急道:“你还笑?这两个女生好像有问题!”

    方无隅沉声道:“你放心,没事的。”也不知道他是在和项小牡说话,还是在他和身边的学生说。

    而方寸瑶在隔壁反应极快,一边笑着,一边从她那间体检教室追了出去。

    她看到两个漂亮女生走出了项小牡所在的教室,果然没有继续体检的意思,而是要往宿舍区的方向走,于是她几步追到那两个女生身后,双手轻拍两人的肩头,说:“同学,这边来,你们走错地方了。”

    两个女生不禁回头,方寸瑶盈盈一笑,便一手一个拽住她俩的胳膊,很轻松地将两人拉进了女生专用的体检教室。

    出身修真世家的方寸瑶当然比项小牡更有手段,两个女生在方寸瑶面前,根本没有扭捏的机会,只觉得身体似乎不受控制,就跟了进去。

    方寸瑶一边拉两个女生还一边说:“同学,这都几点了,你们的表格怎么还是空的?快来快来,别耽误了检查哟。”

    ……

    到了下午,体检终于结束。

    五人收拾了东西,包尘显谢过了某某体检中心的司机和工作人员,五人又随着蜚梧上山回到听箜门,并没有机会在书院内多停留。

    项小牡心想,这蜚梧还真是贴身招呼得很“殷勤”啊。

    ……

    当着蜚梧的面,方无隅满脸歉意地说:“这个啊~~,我们已经在贵处折腾了整整两天,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事真是不好意思啊,多有叨扰了,麻烦你转告松掌门,就说我们明天一早便离开。”

    蜚梧风轻云淡地微微一笑:“方前辈言重了,贵客登门,本门高兴还来不及,这两日净让你们忙着上下检查了,本门也有招待不周之处,往后方家若再有雅兴来听箜山游玩,本门一定随时远迎恭候。”

    项小牡心中有些纳闷,怎么折腾了两天,这就算完了?说走就要走?

    但他识趣地没有说话。

    五人回到听箜门的客房,蜚梧终于不再贴身跟随,方无隅才说:“这地方确实有问题。”

    方寸瑶紧跟着说:“虽然没有发现怨魔存在的气息和痕迹,但我在那两个女生体内都发现了黑紫色的符丸,而且她们两人都中过迷香。”

    方无隅问:“是怎样的符丸?与怨魔有关还是与蜚梧有关?”

    方寸瑶轻声说:“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没有动她们体内的符丸,所以暂时还说不清,我只记住了两人的相貌和名字,一个叫山盼柳,一个叫熊楚蓦。两个女生都是普通麻瓜。”

    “嗯,好。”方无隅转头又问方寸水:“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方寸水说:“我发现,这些孩子们的身体普遍比较虚弱,按普通人的标准来说就是阴阳两虚、气血两亏,但奇特的是,他们的精神面貌全都非常好,非常活泼开朗,看起来很开心很幸福。”

    “就像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烦恼对吗?”方寸瑶接过话说:“别忘了,怨魔正是靠吞噬普通人的怨恨等负面情绪修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