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月纪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殇

        友情产生的最初是什么时候呢?

        对于唐凌来说已经模糊了。

        一开始分明是带着抗拒的啊,但渐渐地,渐渐地,就走入了内心。

        这个过程似乎很缓慢,但似乎又只是一瞬,他们的样子就烙印进了内心的深处。

        刀光在眼前闪过,唐凌的脸上却露出一丝追忆的微笑。

        奥斯顿骑着王野兽,啃着苹果,敞开胸膛,露着家族传承的黑色太阳纹身....

        昱冷漠的出现,结结巴巴的口齿不清,一身风尘仆仆,扔在地上的袋子,露出他实力的证明....

        站在他身旁啰里啰嗦的安迪,看着奥斯顿啃苹果,悄悄咽口水的安迪...

        那个有着野兽一般眼神,却始终带着紧张不适的畏惧,低着头进入血腥铁笼的阿米尔....

        对不起啊,克里斯蒂娜和薇安,不太在乎你们的战斗,可是无法忘记你们挽着手,为彼此真正通过考核而相互庆祝的样子...

        是的,谁还在乎友情的最初是怎么回事呢?我记得你们当初的样子。

        ‘呼’,唐凌喘了一口气,从第二战略要道传来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似乎看见安德鲁带着顶峰小队的人冲过来了,虽然没有看见亨克在哪里,但现在已经懒得思考这样的细节了。

        敌人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大戏差不多也到了高潮,现在就是离开的最好时机,不会给猛龙小队留下任何的祸患了吧?

        其实,唐凌并不是没考虑过一开始就离开。

        但那样离开就太早了,他怕敌人根本不知道目标是谁,只有所谓的作战计划....这样的话,没有了自己的猛龙小队会面临什么样的结果?

        不敢想象啊!

        这只是唐凌的猜测,他猜测就算昂斯家族勾结了地底种族,但一定不会说出所有的秘密。

        如果关于自己的这场阴谋,昂斯家族对地底种族只是模糊化的交代呢?有可能啊,这场阴谋隐藏的那么深,至少连自己都差点被骗过去。

        当然,这只是猜测,唐凌并不敢肯定什么?可是,就是这么一点猜测,就让唐凌畏惧,他不敢拿伙伴们的性命去赌。

        赌自己就是精准目标,自己离开了,伙伴们就不会遭到攻击。

        所以,唐凌只能选择最稳妥的方式。

        坚持,坚持!守护着,最后的守护!守护到敌人聚集到极限,大戏差不多到高潮处....

        听啊,第三要道和第一要道的厮杀声莫名就小了下去。

        听啊,第二要道已经没有厮杀声了,传来的只是一声比一声高昂的艾伯、艾伯的呼喊声。

        看吧,安德鲁保持着一种诡异的速度,不慢,但也绝对不太快,就像一个要收网的人。

        他会怎么收网?此时已经不是唐凌的考虑范围内,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他设想的一切都是沿着主线条走的,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自己只要选择现在离开,一切就结束了。

        他为伙伴们争取的黄金一分钟,终于要开始发挥作用了。

        或者,安德鲁以为自己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回弹’,上到安全点?唐凌的脸上出现一丝嘲讽的微笑。

        对于战术移动盘,他始终有疑问,虽然已经使用了那么久,证明它没有问题。

        但这场表演实在来得太过莫名其妙,可能阴谋就藏在深处?但反正没有分析的必要了。

        左翼莽林,自己悄悄深入,不惜用变身,清理了道路上的障碍物,那些称王称霸的变异兽....

        昂斯家族也没有预料到吧?甚至为了完美的出逃,他藏匿了变异兽身上的值钱材料,如果真到了一个其他的地方,也不会陷入没有货币的窘境。

        所以,准备已经很周全了,就不用在意敌人最后的小小阴谋了吧?他们收网抓不住自己的。

        如果怀疑战术移动盘,那战术移动盘唐凌是不会再用了。

        一脚踢开了一个地底种族,唐凌的手摁住了战术移动盘上的锁扣,稍微用力,‘啪’的一声,战术移动盘的锁扣就解开了。

        双肩一抖,‘啪’的一声,背在背上的战术移动盘落地了。

        “唐凌,你在搞什么?”昱难以置信的看着唐凌,从周围的一切来看,涌过来的越来越多的救援来看,战斗分明已经快要结束了,唐凌竟然选择了‘自杀’行为?

        他会这么傻?即便战斗要结束了,他们依然陷在包围之中,依然处在危险之中,这就松懈了吗?

        可是,唐凌没有给出答案,他只是抬头望向了安德鲁,安德鲁果然流露出了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情。

        问题就在战术移动盘上吗?唐凌忽然大声的说道:“全部有序后退,使用‘回弹’,到安全点。”

        “唐凌,你...”安迪开始不安。

        但默契的配合让他们开始快速而有序的后退,而唐凌连回头都没有,在大家后退的时候,忽然一个猛冲,几乎是不计后果的,以伤换伤的疯狂砍杀了两秒。

        他成功的引来了最前方几个敌人的愤怒。

        却在这个时候,他突兀的一个转身,对身体的控制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的完美,然后一个滑步,猛地冲向了右侧的入口。

        那里在唐凌准备逃跑之前,刻意的清杀过,所以没有敌人围住。

        接着,唐凌从右侧出口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整个地下r区乱糟糟的,已经听到了胜利希望的第一预备营的新月战士们,仿佛被注入了无数的鸡血,变得勇猛了起来。

        这个时候争取战功是最好的时机,没见第一战略要道已经有紫月战士出来了吗?他们出现,这里的敌人很快就会被清理干净吧?

        抢战功啊。

        唐凌看着这并不陌生的,熟悉的战场之事,心里涌动着的是悲伤,每天都会对着废墟战场的日子总算结束了,悲伤什么呢?

        至于焦虑,焦虑感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这些无用的悲伤。

        但这是唐凌的选择。不得不的选择。

        在他的计划之中,唯一逃跑的时机就是在大战纷乱之际。

        大战前,他没有信心能够逃脱,如果有针对自己的阴谋,自己一定是被‘盯死’的。

        大战后,做梦吧!昂斯家族已经真正上位,自己不会再有一丝逃跑的机会。

        所以啊,唐凌一直在勾勒整个阴谋的轮廓,在计划着自己要做的准备。

        甚至在这个准备中,唐凌还在和苏耀最后一次的相聚中,提起了一个假设,就比如他和苏耀失散了,在什么地方相见是最安全的。

        苏耀应该在收到消息后能想到。

        多的唐凌已经不能再考虑了,这已经是他运用了所有的智慧,力量与小心,能够做到的极致了。

        唐凌的速度很快。

        在追杀着敌人的新月战士们没有人注意到他。

        在唐凌的计算中,七秒就能完成有序后退,然后回弹,有序这是必须的,毕竟安全点设置的很近,敌人又密密麻麻,陡然回弹很有可能发生丝线纠缠的情况,也容易让速度慢上那么一丝的人陷入包围。

        七秒是个理想的时间,如果采取有序后退的话,敌人起码要用九秒的时间才会冲到他们后退的区域。

        这两秒的时间差,足够他们使用回弹了。

        七秒的时间过去四秒。

        唐凌用三秒冲出了岩石壁的战斗场,一秒钟时间几乎冲出了三十几米。

        五秒。

        唐凌冲出了快要七十米。

        可是,他集中着所有注意力,在听着身后的动静,伙伴们发现他头也不回的跑了,会不会延误回弹的时机?

        他们是什么感觉?

        后面一个问题,刚刚浮现就被唐凌硬生生的掐住了,在这个时候是不应该去想这些的。

        六秒。

        唐凌冲出了快要百米。

        他的心跳很快,一定要抓紧时间回弹啊,黄金一分钟,好不容易争取的黄金一分钟。

        实际上,情况比想象中的好很多,一分钟时间已经太多了,照这个形势,不出二十秒,猛龙小队就会彻底的安全。

        放心吧,会的,他们会回弹的。

        有昱在,不是吗?阿米尔也很理智的,想到这两个人,唐凌稍许心安。

        七秒。

        唐凌抬头,忽然看见了亨克的身影,他竟然守在了地下r区的出口,那些凌乱无比的地下洞穴口子上。

        唐凌的心猛然收紧,像被一只巨大的手猛然拽住,然后狠狠一拧。

        痛,心开始剧烈的疼痛。

        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下意识的觉得猛龙小队会出问题。

        因为亨克是安德鲁的人,他们的关系整个第一预备营传言纷纷,艾伯绝对指挥不动亨克...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安德鲁笃定自己会逃跑,才会派亨克守在入口处。

        因为如果是艾伯认为自己会逃跑,那守在这里的不应该是安德鲁的亲信,而会变成艾伯的亲信。

        但艾伯没有这样做,说明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认为他的计划会钉死自己。

        可安德鲁认为不会,顺着这条线分析下去,只能证明安德鲁在计划的某些细节上根本没有照着艾伯的指示去做。

        这种戏码一点都不新鲜,如果弄死自己是一件功劳,人人都会抢着去做的吧,昂斯家族里的所谓亲人也不例外。

        从莱诺,到安德鲁,到艾伯....他们在争功!

        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唐凌一点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安德鲁用了瞒天过海的手法,那完全有可能....

        在这一瞬间,唐凌脑中掠过了很多分析与想法,可在纷乱的声音之中,唐凌听见了那几声整齐的‘回弹’。

        这个声音,让唐凌松了一口气,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猛龙小队那边不会有问题的。

        接下来,好好想想怎么抓紧时间对付亨克吧?马上变身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下一秒!

        “啊...”是薇安惊恐无助的尖叫声。

        “薇安!”大家几乎同一时间大声的呼唤起薇安的名字。

        “不!不!不!你骗我!”最后,是阿米尔癫狂的声音。

        “薇!安!”唐凌的心要碎了。

        而心碎的刹那是什么感觉?人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也许半秒,也许更短时间的呆滞,然后是一阵阵的麻木,心理保护会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所以唐凌愣了一下,猛龙小队的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唐凌麻木的转身,几乎是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往着两道岩石壁那里冲刺。

        来得及吗?呵呵...唐凌的双眼通红,烧得通红,烫得通红!

        不能召唤小种,变身至少需要两秒的时间,我能怎么办啊?怎么办?

        唐凌颤抖的厉害!大脑一片空白。

        猛龙小队的所有人也大脑一片空白,在呆滞的目光之中,看着薇安无助的,毫无准备的站在原地,大量的敌人瞬间涌向了她。

        还有多久,不到一秒,她就会被包围。

        阿米尔癫狂了,他发疯一般的冲了下去。

        克里斯蒂娜呆呆的张了张口:“阿米尔?”这是发生了什么?下一刻,克里斯蒂娜如同释放压力的一般的惊叫出声。

        我要回去,能不能用性命来多换两秒?只要两秒,我就可以挡在薇安的身前!

        我不是求死啊,真的不是!我只是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薇安死去,而不在她的身前。

        因为...她是替代我去死的!

        唐凌心如刀绞,替代两个字,让唐凌的喉头涌动着一股甜腥的滋味,多么可笑的自己,算天算地,算不出人心,算丢了伙伴的性命是这样的吗?

        在大家的目光之中,薇安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忽然望着唐凌离去的方向,露出了一个笑容,扬起了自己手中的战刀。

        战!

        不要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战士!

        唐凌看见入口了,就在眼前,他疯狂的冲了过去。

        阿米尔落地,踩在了一个敌人的肩膀上,他疯狂的冲向了薇安。

        敌人举起了大锤,薇安扬起了战刀。

        ‘铛’的一声,薇安挡住了这把大锤,整个人后退了一步,却从左面又挥舞过来一柄大锤,狠狠的锤向了薇安的腰部。

        而整个猛龙小队的人被这一声‘铛’的声音唤醒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所谓的生死?所谓的危险?

        脑中只有一幕幕大家在一起的画面,7个人,是7个人在一起。

        7这个数字似乎刺激到了所有人,大家都冲了下来。

        ‘噗’薇安吐出了一口鲜血,努力的伸出长刀,刺向了她的敌人。

        在她的长刀刺入的刹那,另一柄重锤锤向了她的胸口,根本无法阻挡,密密麻麻的敌人啊。

        阿米尔不要命的冲了过去。

        到了,终于到了,他伸出双手想要抱住薇安,抱着她,然后回弹不就好了吗?

        阿米尔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薇安胸口的肋骨已经碎裂了吧?

        唐凌冲回了岩石壁之中,猛龙小队的人冲了下来。虽然耽误了不到一秒,却漫长的像过去了半个世纪。

        敌人太密集了啊,太密集了!

        唐凌嘶吼了一声,重重一跃,踩着敌人的脑袋,在无数的乱锤之中,将精准本能发挥到了极致,冲向了薇安所在的包围圈。

        是听见了唐凌的声音吗?薇安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但她努力的张望着。

        在这个时候,一柄重锤狠狠的锤向了薇安的脑袋。

        阿米尔陡然一回头,伸出的双手一个转向,猛地抱住了那柄大锤。

        接着无数柄的大锤锤向了他和薇安。

        唐凌冲了进来!

        猛龙小队的人冲了进来!

        唐凌用肩膀,用了极限的速度,狠狠的撞向了锤过来的大锤。

        ‘咔嚓’一声骨裂的声音,唐凌顾不得了!

        薇安带着已经快要消散的微笑,拽住了唐凌的衣角,唐凌回头,心终于彻底的碎了。

        而阿米尔也同时回头,嘴角吐着鲜血,眼中是最后的惨淡的绝望,他似乎一心求死。

        用全身各个部位挡住了各个方向的大锤。

        猛龙小队的人终于冲了过来,全部都不顾性命的用身体,用武器,用尽一切办法抵挡着敌人,抵挡着大锤。

        三秒的时间,就是生与死的距离吗?还是很麻木啊,就像做梦!

        怎么会这样?瞬间就分离了?这才是真正的分离吧?

        沉默,非常沉默,只有不惜性命的战斗,保护着包围圈里已经倒下的薇安。

        安静,似乎一切都很安静,耳中‘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见。

        时间在这一刻几乎是跨越似的流逝,有紫月战士冲了过来,敌人似乎收到了指令开始退散。

        这是过去了多久,十秒?十五秒?二十秒?

        唐凌的精准本能都失去了效果,他无心计算。

        他只知道,散去了又有什么用?战斗时好多的敌人啊,没有任何的机会抱住薇安回到安全点,乱了队形,根本无法抵挡,剩下的只是性命相博。

        还有更多的人牺牲吗?

        似乎没有,在敌人散去的刹那,除了薇安,每个人都站着,阿米尔摇摇欲坠,他望着唐凌,唐凌也望向他。

        此刻该说什么?唐凌扬刀,冰冷的刀尖抵着阿米尔的脖子。

        阿米尔惨淡的笑,眼中根本没有半点求生的欲望,其实他快死了呢,锤向薇安脑袋那一下,他双手抱住重锤,用胸口当做阻挡,感觉内脏出了一些问题。

        可这些有什么所谓?他的人生其实从来都没有开始过。

        他心中的花儿凋谢了。

        “唐凌...”薇安虚弱的声音传来,唐凌收刀,转头望向薇安,他现在要做什么呢?拿出极寒液,对,去打水,对,冻住薇安,对...好多事情要做。

        唐凌庆幸自己还能想起这个。

        可是,薇安却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拉住了唐凌,事实上,她一直拽着唐凌的衣角没有放手。

        “抱...我。冷。”薇安的眼神中充满了祈求。

        唐凌慌乱无比,怎么办?拒绝?不,做不到的!我不是应该去找水吗?

        可本能回应了唐凌,他忍着肩膀传来的疼痛,抱住了薇安。

        薇安的手轻轻抓着唐凌胸口的衣襟,神情安然而满足,她的嘴角不停的涌出鲜血。

        可口中的话却变得很清晰:“我还有弟弟,我很安心。唐凌,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被你...”

        唐凌抱着薇安麻木的走向地下河,对,把薇安放在地下河中冻住怎么样?

        能冻住吗?

        唐凌心碎的厉害,这疼痛就像回到了那一夜,因为薇安是替代他而死的。

        所以,薇安能不要说话吗?听起来很难过啊。

        嗯,她已经没有机会说话了,她开始抽搐,然后落下了最后一口气。

        嘴角的鲜血印在唐凌的胸口。

        最后一个字是什么?抱字吗?唐凌收紧了双臂...薇安,你不醒来为我缝补常规作战服吗?你不醒来安静的坐在一旁,就这样安静的坐着,像以前那样看着我吗?

        我,其实不是已经抱住你了吗?

        唐凌没有眼泪,克里斯蒂娜转头,声音颤抖:“薇安,她...她...她是不是...已经...呜呜...”

        阿米尔眼神也开始涣散,仿佛看见了小时候,伸手去想要抓住的那朵花儿,被狂风吹起,慢慢,慢慢飘远,再也抓不住....

        夏天啊,快要结束了,不是吗?

        唐凌单手抱着薇安,拿出了狼咬。

        十年后呢?这不是不能忘记的约定吗?我没有忘记,我准备着十年后一定要来见你们呢!

        狼咬刺入了薇安的后脑,搅动...

        十年后的我们是什么样子?十年后没有了你的样子,对不对?

        可是,你不能变成尸人啊。

        唐凌收起了狼咬,很仔细温柔的为薇安包扎好了后脑。

        走吧,我去为你讨公道!

        让该为你陪葬的人,统统——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