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疆圣佛在线阅读 - 第276章 因果眼成,事变又生

第276章 因果眼成,事变又生

        王霖现在不知道是什么状态,他看到自己的身边突然起了白雾,而在那白雾中竟然出现了血空的身影。

        他正在和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浑身由乳白色骨头组成的噬骨魔族交流。

        “听说你在这关键时候还分心去管那些普通人类的斗争?”乳白色噬骨魔族不愿意的道。

        “骨擎大人,虽然他们普通,但是量大啊。而且我派我小徒弟去驻守了,等他们打得差不多了我们再过去一波收割。虽然他们没什么修为,但是也够不少圣族更进一步嘛。”血空在血擎面前小心翼翼的回答着,生怕引起骨擎的不满。

        “能让菩萨境界的血空如此谨慎对待的人物,怕不得是道境的存在,或许跟怒血魔族的血鸠是一个境界的也说不定。”王霖静静的观看着,一点也不害怕。

        因为他就在血空和那乳白色噬骨魔族的边上,经过刚开始时恶紧张和不安后,他发现这里只是倒影了一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并不是真的有人在他的身边交谈。

        “可以,这次就派三个魔圣、十个真魔和八九十个地魔、天魔跟你去吧。不过你要记住,对龙族的战争更加重要,如果你这次失败了,那我一定亲手杀了你。”骨擎声音平淡,但是其中的杀意却让血空都颤抖了。

        “是,保证完整的带去完整的带回来。”血空伸手一抹脸上的汗水,连忙保证道。

        然后王霖身边白雾再次翻滚起来,再出现时,竟然是王霖之前和血空刚开始对决时的戒定关上。

        此时,王霖站在戒定关龙墙之上,远处是血罗死前打开的巨大空间之门,近处是不断向下面射箭的齐国军队。还好蛇下去的箭全部被王炎给挡住了,不然结果不看设想。

        但是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龙墙上面的其他九国与城墙下面的云焰等人突然撤退,好像他们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样。

        “当初就觉得他们很怪异,但是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提前做出逃跑的举动呢?甚至连属于自己国家象征恶旗帜都来不及拿就逃跑了。”王霖奇怪的自言自语。

        “不对,有什么声音在告诉他们!”王霖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们撤退,并且说了之后要发生的内容。

        王霖左顾右盼,终于在一个正打算逃跑的人身边看见了一丝异常。

        在那个即将逃跑的人身边,有个浑身上下都是白色,并且以一长白色帽子遮蔽了脑袋的人在他的身边低语着。

        “快逃吧,快逃吧,你看......”王霖看见那白色人影指了那个要逃跑人的脑袋一下,那个人瞬间呆滞,在经过四五秒的时间后,他苏醒了过来,但是一苏醒就慌不择路的抛下了龙墙,使出全身的力量逃跑了。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王霖眉头一皱,这种感觉自己看到了什么,又看不真切的感觉真的让人气到爆炸。

        王霖刚想知道那个逃走的人看到什么时,他就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之前那人所在的位置,然后莫名其妙的被人一指头点过来。

        轰的一声,王霖感觉自己的意识又穿越了一次,这次出现的景象是他熟悉又陌生的。

        在王霖这次的视角里,还是在界定关。

        但是这次没有了他和朋友们的悲壮表现,准确的说是没有了无颜的三发封印。

        在血空和一百多个嗜血魔族出现后,血空依旧是责备血罗提前开了空间之门,然后一掌击毙了他。然后三个魔圣、十个真魔加上九十来个天魔,王霖他们根本来不及抵挡就被屠戮一空了。

        王霖、王炎、王青山和王灵、武苍天等人依旧进行了顽强的反抗,但是在实力没有下降的魔圣面前,他们的实力太弱,弱到血空没有出手的情况下,他们只坚持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就被灭杀了。

        “这真是可怕的地狱景象啊,若不是有师傅的庇护,这次可能真的要殒命在这里了。”王霖脸色发白,忍住恶心道。

        由于他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即使被魔圣一下子撕成了两半,他依旧没有死。而是被血空和一干真魔、魔圣残忍的留了下来,然他看着整个戒定关的无数百姓军人被一个个的捉住,然后活生生的把骨头抽出来。

        不论王霖如何痛苦而绝望的哀嚎,没有一个人来帮忙,没有一点希望出现。就连小不懂被血空生生暴血而亡,静慈也没有出来。

        “哎,这景象真的让人绝望啊。”王霖看不下去了,他闭上眼睛心念一动,回到了现实。

        微风吹过,一阵花香传来,除了王霖额头上的第三只眼以外,他的另外两只眼睛也睁看开来。

        “这就算开启天眼通了?”王霖一醒来就发现自己额头上多了颗眼睛,而且还是竖的。他伸手摸了摸后,奇怪道。

        “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对于自己身上突然出现的东西,王霖充满了好奇。

        对于普通人而言,此时或许需要一面镜子。

        但是对于拥有分身术的王霖而言,想看自己身上哪里都是可以亲眼看见的。

        王霖的身体也一阵虚幻,然后另一个王霖从他身体里分了出来。

        “这形状挺奇特的,不知道别人的天眼通是什么样子的。”王霖的分身走上来,仔细的看了看本体的眉心竖眼后奇怪道。

        实在是王霖这天眼与普通的眼睛有很大的区别,它除了拥有普通的椭圆眼型以外,内部再没有丝毫眼睛的样子。

        细长的眼睛里,一个大大的圆霸占了绝大部分的地方,然后在圆的内部是一个三角形。三角形的三个角都在圆上,也就是说他们共用一个中心点。

        在三角形里面还是三角形,小三角形的三个点,分别在大三角形的三条边的中心位置。在这个小三角的同一位置上还有一个与它等大的三角形,不同的是另外一个三角形在重叠它的同时旋转了九十度。

        也就是说,这是两个同样大小的三角形重叠后旋转九十度形成的六边形。

        在这个六边形之内,又是一个小圆,小圆散发着纯净的绿色光芒,外面的大圆与六边形也散发出同样的颜色。

        王霖的分身与本体在一阵虚幻中融合在一起,王霖随之闭上了眉下双眼。然后在他略微平静以后,眉心绿色眼睛也缓慢的闭上了。

        “我这天眼神通好像是查过去因果的,只要是现在发生的事,都可以用它来寻找其中的原因。不知道用现在的因,是否能查看将来的果呢?”王霖睁开了双眼,有单期待道。

        “现在就姑且叫你因果之眼吧,体内血精还在继续滋养成长,具体用途以后再说。现在,是该回去看看他们了。”王霖现在身体只是止住了血和修复了部分伤口,然后大量的血精就朝着他的眉心处汇集而去,因果之眼只是刚生成,需要大量的能量来滋养。

        之前王霖从因果之眼开启的虚幻中醒来时,他就发现自己的灵魂力量已经完全恢复了。只是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或许连自己地僧时候都打不过了。

        但是用来开启空间之门是没有问题的。

        “嗯?这是什么东西?”王霖看见在他的脚边有一个古朴的看不出材质的手镯静静的躺着。

        王霖伸手把它捡起来,放在手心里感受了一会儿后奇怪道:“这是血空的储物手镯吧,上面还有他的气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王霖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神识一动,想要打开看看。但是在神识即将接触到手镯之时,他又突然警醒,一脸后怕道:“真是可恶啊,死都死了还要作怪。在这手镯上面的纹路竟然是一个小型的迷惑人的法阵,因为它只是吸引别人打开这个手镯,并没有其他的功用,所以王霖竟一时疏忽了。”

        在王霖的观察下,手镯上面的纹路紫色光芒一闪,随即再次变得古朴起来。但是王霖依旧不敢打开它,“血空当是应该是被控制住的,所以他把他当时不能打开的手镯留了下来,然后用这个诱惑法阵诱惑我打开?”

        王霖皱这眉头分析完后,就小心的把手镯放进了他胸前的玉石空间里。

        说来也奇怪,以前在王霖没什么事的时候这个奇怪的玉石还会有一些奇怪的作用,比如把,《万象锻体回源》变成了王霖识海中的万灵图,在无颜与心魔大战时施展了一个时间倒流在无颜身上。

        但是在之前王霖受到生死危机时,它竟然没有起一丝用途,好像要王霖自生自灭一般。

        “他们那里应该也差不多了,回去看看吧。”王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身体的疼痛后,在他的前面开启了一个供他一人通过的弓箭之门,人后就缓慢的走了进去。

        在戒定关前,一个小小的空间之门陡然生成,王霖耷拉着双手从中一步跨出。但是在他出来没走几步后,他又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但是他的眼里是装满了笑意的。

        此时的戒定关,原齐国军队与武苍天他们的杂牌军混合在了一起,在合力对战场进行打扫。

        数十公里长的龙墙总共倒塌了至少十来里长,但是没人在乎,因为在龙墙前后,有无数的各色骨骼杂乱的分布着。

        而那些骨骼有些是属于人类的,只有十几公分长,而属于噬骨魔族的则有上百米巨大的,需要王青山他们来搬运。

        在无尽的骨骼中间,还有许多的看不清面容的血肉,那是之前十几米的噬骨魔族四散攻击时留下的,差不多有上千团这种血肉。

        不远处,武苍天、青衣青年在盘腿坐着疗伤,静慈面色苍白,但还是静静的守候在昏迷的不懂小和尚的旁边。

        一股一股巨大的黑烟冲出天际,那是收集起来的魔骨让王炎点燃的。噬骨魔族一族霸道无比,即使是里面的灵魂已经让静慈抽走了,但是如果放置在这里不予销毁的话,要不了多久又会在其中产生强大的灵魂了。

        总的来说,戒定关前后并不喜庆,相反还有许多人在哭泣着寻找消失了的亲人,悲壮无比。

        但是现在噬骨魔族已经被打退了,在因果眼里的悲惨情况没有出现,这已经值得王霖微笑了,即使他现在除了灵魂完整之外身体没有多少力气。

        “咦?谷神回来了,他没有失败!”突然一个士兵看到王霖后激动的叫喊道。

        不一会儿,季连就来到了王霖的身边,他轻轻把王霖扶了坐起来,泪水纵横的模糊道:“为了我们这些没用的凡人,让您受苦了。”

        王霖满脸血污的微笑着,他向季连摇了摇头后道:“哪里能这么说,佛经上说人是未来佛,佛是未来人。虽然我不太懂它的意思,但是我知道这个世间生命是平等的,即使是凡人,他也与漫天漫天仙佛等同。”

        “说得好,谁不是从微末起手的啊,即使现在境界、心性再高,回到以前,谁又比谁高一分呢?”突然,一个充满激动的声音响起。

        “嗯?什么人?”王霖看过去,发现是两个和尚,一个苍老到身体都弯曲了,一个则是正值壮年,暗红色的袈裟上面一缕络腮胡显眼无比。

        之前说话的就是那个壮年的和尚,他一脸笑意的看着王霖,对王霖说的话赞同无比。

        “宏恕,玄屠!你们来干什么!”不远处,静慈一脸愤怒的看着这两个和尚,大声怒道。

        之前王霖他们正在惨烈战斗时,宏恕与玄屠选择了观战,现在一切尘埃落地了,他们又过来作妖了,这让静慈如何不怒。

        “哟,静慈,你还活着呢,刚才你与那魔圣交战,还以为你会和他同归于尽呢。”年轻一点的那个和尚玄屠不屑的说道。

        “你们两个最好不要动,不然后果是你们无法承受的。”年老的宏恕一根木头龙拐杖指向王炎和王青山。

        在王霖出现后,他们把各自手中的工作快速完成后就往王霖那里赶去了,但是还没赶到就出现了两个莫名其妙的和尚。

        在听到静慈与玄屠的对话后,他们两个已经判断出这两个是敌非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