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疆圣佛在线阅读 - 第361章 夜隐道剑

第361章 夜隐道剑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他们四个的天赋是一样的?”有人问出了大部分人心中的疑惑。

        不是说现出来的表示天赋要弱一点嘛?这一起出来是什么意思?

        “大师,你看这个......?”颍河愣了一下,然后向他前面的大师问道。

        那个老者眉头皱起,这中情况他见所未见,这世间也太短了啊。

        “虽然看似是一起出来的,但还是有先后。只是后面三个真的看不出来,好像真的是一起出来似的。”老者眼中疑惑之色闪过,强行分析道。

        玄镜佛祖睁开眼睛,对这种情况也有点懵,但是随即就朗声说道:“现在我们御莲佛寺就剩下两个人了,而在之前他们两个的试炼成绩是一样的,所以这次谁稍微领先一点也没有意义。”

        “直接开启下一场,胜利者为我御莲佛子!”玄镜佛祖眼神一厉,冷静的说道。

        这次他们出来的时间几户一致,所以即使是有人胜出也只是占了一点优势而已。

        但是接下来的战斗中,他们不管是谁胜利都可以将这点点优势击得粉碎,所以一切的胜负都要在下一场试炼中决出。

        下方人一片轰动,但是下有人说通后,他们也就安心的等待最后结果的到来。

        “那么现在就直接开启下一场试炼,是否有人退出?”玄镜佛祖问道。

        从明抬起头来,向前方天上的玄镜佛祖行了一礼,然后高声道:“我退出!”

        玄镜佛祖面色平静的点点头,然后从明就在一阵银芒中被传送了出来。

        “龙兄,麻烦你帮我拖住一段时间,尽量把这最后一场试炼拖得长一点。”在离开前,从明就不着痕迹的走到了尤龙的身边,轻声的说道。

        尤龙眉头一皱,不过他没问从明这么做的意义,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表示愿意帮助从明。

        在从明离开后,那个上面有“战”字的试炼空间就只在膨大起来,不一会儿就包围了整个中心区域。

        然后在中心区域内升起了一个直径数千米的擂台,擂台平分为黄、蓝、金三种颜色,他们三个一人在一方。

        “既然只剩下三个人,那么就每个人分别向另外两人发起挑战,胜的场数多的为胜。每次挑战结束都有半个时辰的恢复时间,现在开始!”玄镜没有感情的声音响彻擂台内外,尤龙他们都暗暗点头。

        这样的试炼方式能够让每个人都得向另外两个人发起挑战,即使是败给了挑战的人,还有一次再挑战的机会。

        但是这些对于尤龙来说都没有意义,他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拖延时间。

        不然在他们刚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想退出了,他暗示过要不要自己帮地莲清理一下敌人,但地莲拒绝了。

        好像天夜与他有点关系,不能采用这种手段。

        “两位师兄谁先请,要不我们用抓阄的方式决定吧。”尤龙调皮的说道,好像这只是一个游戏一般。

        当地莲和天夜都不反对时,他就觉得这样不太严谨,还是让外面的人选择好一点。

        现在他们所在的空间没有变化,他们能够看到外面的人,所以尤龙如此说道。

        在外面的人选择地莲先挑战后,尤龙又变卦了,说什么自己是客人,应该自己先来才对。

        就这样,外面被他弄得一片哗然。

        “这是来搞笑的吧,怎么会有这么墨迹的人?”

        “这位师兄,您下来吧,被污染了比赛。”

        “你们还打不打啊,不打就早点结束啊。”

        不一样的话响彻在不一样的地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龙哥他不是这样的人啊,难道他疯了?”金翼看着场上逗比一样的尤龙,开心的嘲讽道。

        啪的一声,金翼的脑袋挨了青霜一击结结实实的毒打。

        “哎哟,这也可以?”溟明一把捂住自己的脑袋,不敢相信道。

        后盾、炎纪他们两个也是龇牙咧嘴的看向了青霜,他们现在还无法控制“连命幻珠”,随时随地的伤害都是共享的。

        “哼,翼哥你才疯了,龙哥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青霜也是吃痛的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坚信的表情。

        场上尤龙在尽力的拖着时间,场下从明在回来后就找到了颖武与颍河。

        “两位师兄,麻烦找几个人给我围住,我有大发现。”从明隐秘的说道。

        然后颖武他们一干圆心佛寺来的人就紧紧的围在一起,从明就在他们的中间。

        从明盘膝坐在地上,左右手相互扣于身前,在两手中间是一小块通透的空间。

        外人看上去,从明就是在捏一个奇怪的打坐印记。

        打算存在从明这里,他双手紧扣的就是那把无形无质的长剑。

        这里是青莲空间,禁绝万法,但当从从明紧紧的握住这无影之剑时,他被封闭的神识竟然松动了。

        现在安静的坐在地上,眉心一抹微不可见的光芒透体而出,然后向手心空白的地方辐射而去。

        在从明的神识接触到那看不见的剑之后,他的视界一下子就进入了一片完全是漆黑的空间。

        这里没有四方上下,没有时间空间,没有生命与光芒。

        突然他感受到了生命的诞生,是一群依旧看不到体型的生物,他们叽叽喳喳的聊着天,却不见丝毫的身体。

        “这是哪里?这是什么地方?”从明皱眉问道。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有的只是这个空间的声音越来越多,而在黑暗的深处有孕育了一抹锋利的气息。

        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终于有人把按锋利的气息给找了过来。

        看不见的他拿着那锋利气息向天一划,然后天上顿时出现一个大如星辰的大洞。

        那个大洞里面以后无数的白色光芒渗透出来,他们向那大洞看去,在遥远的地方有一处看起来很是美丽的世界。

        按个世界被蓝色与绿色包裹,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生物,他们的目光从此就盯在了那些生物的后面。

        现在从明才看清楚了他们的样子,完全就是漆黑的流转固体嘛。

        他们浑身漆黑,在白色光芒照射他们的时候,一击如同一块块的夜占据了白天的空间。

        不一会儿,从明的身体出现了拉扯感来。

        从明的身体快速的后退着,在他再次稳定下来时,他的前面站着一个方脸长胡子的中年人。

        他头发长长的托在身后,下半身是抹布裤子,上半身是看不出种类的兽皮。

        “这是古代人吧?”见他就像一个雕像一样立在这黑暗的空间,从明仔细看了他的装束后判断道。

        但是随后出现的事情着实让他一惊,那个面若冰霜的男子竟然说话了。

        “古代人?那现在是什么年份啊?”中年男子闪着破被的眼光说道。

        从明不断拍着胸口的手停了下来,把震惊的心情平复下来之后,他才试探性的问道:“敢问清北是我人族否?”

        “然也,难道那些魔族大老爷们会穿我这样的衣服嘛?”冷漠男子自嘲的笑了笑道。

        “魔族大老爷?”从明睁大了眼睛,无法接受这样的称呼。

        中年人似乎是看出来了从明的疑惑,然后平静的解释道:“在我生活的年代,魔族盛行,不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得恭敬的说一声大老爷,不然是要死人的。”

        从明无法想象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现在只是被封印的魔族跳出来就让他们焦头烂额。

        若是生活在大地上满是魔族的时代,又会是何等的惨状呢?

        “那真是一个艰难的时代,不知道前辈为何会在这把剑里呢?”从明问道。

        中年男子眉目间一抹悲伤闪过,然后反问道:“你是在哪里得到这把剑的?”

        从明一下子难住了,我问你你不说,那么你问我我也不说。

        现在谁都不知道对方的确切信息,胡乱说话不可取。

        见从明不说话,中年男子又问道:“刚才问你这是什么年代,你还没回我呢。”

        “现在是封魔历一零一三年的一月份了。”这个时间信息没有问题,从明老实的回答道。

        “封魔历?”中年男子眼中闪着疑惑之色。

        从明点点头,“一千年前,先人们终于把魔族这地封印,所以从那以后既是封魔历了。”

        “哈哈哈哈,原来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后人们真的完成了这个壮举!”中年男子突然如同疯魔般的大笑起来,眼中甚至有晶莹的光芒。

        “当年我们即将封印夜魔一族,后面还有暗羽刀魔、噬骨魔族、魅魔和坠天一族,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时候被封印?”中年男子在激动过后,又向从明问道。

        从明想了想自己以前看过的文献,然后犹豫了下道:“血魔族在四千年前被封印。暗羽刀魔一族封印在三千年前,魅魔两千八百年前,坠天魔族在两千年前被赶到雪域边缘,噬骨魔族则受在以前五百年前被封印的。”

        “真是一点都不容易啊,每一次封印他们都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不知道牺牲了多少无疆生灵!”中年男子痛苦的感慨道。

        从明现在有点相信这个人了,他安慰道:“过去我们没有办法,但是现在他们再次破封而出,我们一定会把他们消灭的!”

        或许是被从明坚定的情绪感染,中年男子也恢复了平静,他仔细恶看着从明,奇怪的问道:“你现在是佛门之人,你将来在面对魔族时能够下杀手嘛?”

        “当然,魔族乃是无疆界的蛀虫,他们是真正的祸乱根源。若是有机会,我我愿将他们一网杀绝。”从明神色严肃,眼神冰冷的就像是死神一样。

        中年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惋惜道:“当年佛门有一些人鼓吹什么众生平等,然后在战斗时不出力,在战斗后却靠着强大的量分战利品。说真的,我有点不想把这剑托付给你。”

        从明神色有点不快,但是联系对方说的话,他也无法反驳。

        他只是问道:“敢问前辈,这剑是什么来历?”

        “这是夜隐魔族的道剑,无形无质,但是却锋利的惊人。当年他们借助他们身体的特殊啊,不知道多少人族饮血在这杀剑之下。”中年男子似乎是回忆起了远古的事,眉目间狰狞之色显露无疑。

        “那这么请打的剑怎么会离开了夜隐魔族呢?”从明再次问道。

        但是这次中年男子不在说话了,他只是摇摇头,然后回头看向了黑暗的深处。

        从明眉心天眼闪没,然后一骨淡淡的白色因果线向黑暗的深处看去。

        “嗯?”从明一惊,他看到这黑暗的深处,是一个只有一米来长的小小冰棺。

        冰棺的边上是一具已经干枯了的尸体,他紧紧的趴在那冰棺之上,好像要再次看一眼那棺中的东西一样。

        从明继续看进去,在那冰棺里也是一具尸体。

        不过这尸体只有三十公分长短,是一个人类婴儿的模样。

        他虽然没有了生命气息,但是身体却保存的极为完好。与外面的干枯尸体比起来,他就像是一个只是睡着了的小婴儿一样。

        “没想到你会的还挺多,天赋不错。”中年男子意外的道。

        从明却马上道歉道:“对不起前辈,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只是好奇您在看什么。”

        中年男子并没有生气,然后他好像改变了主意,说道:“现在你只要证明你有覆灭魔族的决心,并且你是纯正的人族,我就告诉你这把剑的来源,并且告诉你一个我钻研了几千年的法诀。”

        从明却摇摇头道:“前辈,我来这里不是为得到这些来的,我只是感受到好像有魔族在觊觎这把剑,所以想要搞清楚它的来历,然后看看能不能把它毁了。”

        “这么强大的道剑,你要把它毁了?”中年男子睁大了眼睛,怪异的问道。

        从明坚定的点了点头,“若它是魔族之物,那么魔族一定会有办法控制它。留着它只能是资敌。”

        中年男子无奈的叹息一声,饱尝沧桑道:“我们一族付出那么多的牺牲才得到的东西,到你这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