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 > 1270、宗师血(第一更)
    巍峨的西都城池内端木皇启的亲卫在疯狂杀人,吕树觉得但凡还保持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只是这时候西都城内忽然安静了下来,因为有人看到了天上正在凝结的雷云,也有人听到了城外御龙班直奔袭时脚上盔甲在地面擂动的声音!

    劫云与普通乌云是不同的,寻常乌云哪怕暴雨也称不上多么恐怖,而此时天空仿佛有一个涡旋般,雷霆就藏在那庞大的涡旋之中。

    渡劫之人在哪,劫云便会跟去哪里,所以当吕树带着吕小鱼、卡洛儿朝西都飞来的时候,那恐怖的雷云便朝着西都上空迅速跟随过来,声势骇人。

    吕宙里有时候上百年都未必能见到大宗师渡劫,寻常大宗师就算渡劫也会像孙修文那样跑去山里,基本上没有哪个大宗师故意坑人的。

    而且,吕宙这边没有什么保存影像的手段,寻常老百姓可能活了一辈子都没见过大宗师渡劫到底是什么样子。

    也正因为这样,某些大宗师渡劫会请人观礼,观礼者基本都是有希望或者有野心突破大宗师的人,他们需要向这位渡劫的大宗师支付一定的报酬,然后观摩渡劫到底是怎么回事。

    渡劫的过程,就是大宗师自成法则的过程,观礼的人总会受益不浅。

    孙修文渡劫当晚如果不是太过仓促,他肯定希望儿子孙仲阳能够观礼,可惜了。

    在吕树出现以前,渡劫是一种盛事。

    而现在,吕树出现以后渡劫就成了一种武器。

    谁能想到竟然有人以雷劫这种手段破城?安东尼携带着大量的深海白沙穿梭与地下,樱井弥生子与石学晋馈赠的深海白沙包裹着安东尼,让安东尼在泥土中就像是身处深海里的虎头鲸一般。

    对于土系觉醒的大宗师来说,大地即是深海!

    当安东尼来到城池下方的时候,这次甚至不用内殿直利用撼山铠来破城了,吕树觉得要玩,那就玩个大的!

    转瞬间,深海白沙从安东尼身上一粒粒的分解出来,从内部嵌进了城墙墙体。所有深海白沙就像是安东尼发力的支点一般,以深海白沙为圆心,城墙开始迅速沙化!

    偌大的西都城池,竟犹如沙滩上小孩子堆砌出来的沙滩城堡似的垮塌了!

    这一幕太过震撼,西都城池内的百姓与端木皇启的亲卫全都愣住,这西都城池被建造出来多久了,竟然被人轻易摧毁?

    事实上安东尼没有全部炼化深海白沙之前也无法做到这种程度,但吕小鱼偏偏就这么幸运。

    其实吕树修行的过程更像是在一件一件拿回自己的东西,葫芦如此,除秽如此,撼山铠如此,山河印也如此。只有吕小鱼是真的幸运,拿到了这世间全部的深海白沙,这些深海白沙像是被世人遗忘在海沟里的瑰宝。

    沙化后的城墙如浪般席卷下来,城墙上的西都守卒被纷纷埋葬在里面,端木皇启的数千亲卫军在北方迅速集结,想要将御龙班直的脚步抵挡下来。

    不得不说,亲卫军终究是要胜过黑羽军的,端木皇启曾经仿佛要效仿御龙班直似的建立了这支亲卫,黑羽军里的不少精锐都被抽调到了这支亲卫军中,并且命名为‘将虎营’。

    众所周知,剑庐弟子学成出山是要进军营历练的,曾经有不少剑庐弟子都来过将虎营,只是最近剑庐弟子被全部召回。

    吕树甚至在想,会不会姜束衣早就料到自己今日会与天下开战,所以直接把剑庐弟子喊了回去,以免误伤。

    虽然姜束衣从未跟吕树提起过,但吕树觉得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虽然吕树也无法确定剑庐的立场,但他觉得这是吕宙中最不可能与他敌对的实力,不管前世今生,都是如此。

    天空中劫云已经来到西都上方,老百姓全都惊恐的想要回到屋中,似乎回到屋里去就能躲过雷劫。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若真放手让雷劫肆意轰击,恐怕整个西都没几个人能活下来,就算是躲起来也一样不行。

    将虎营在西都行宫的北方筑成了一道新的城墙,一面面黑色的盾牌林立,盾牌之间有长矛从缝隙中探出宛如一片枪林!

    若是以前,几十个内殿直身穿撼山铠也不敢随意冲击这样的军阵,因为撼山铠还是要小心一下锐器的,可现在张卫雨等人根本没有丝毫减慢速度的意思。

    巨大的黑色盔甲在城池中奔跑着,街道中法器盔甲就像是一股股洪流,御龙班直头盔上的红缨就像是逆流而上的鱼!

    下一刻张卫雨等人腰身一震便有七枚碎片从腰甲中嗡鸣飞出,不过张卫雨他们并没有将这七枚天下潮合而为一,而是催使着天下潮的碎片精准的透过盾墙缝隙,犹如雨滴渗透进了岩石之中,直接从内部将坚硬的岩石瓦解!

    枪林乱了,此时撼山铠也当先来到了盾墙面前!

    五十多个内殿直身穿撼山铠撞击在盾墙之上就像是打保龄球似的,整个盾墙开始分崩离析。撼山铠与盾墙相撞的力量被牢牢锁死在黑色盔甲的橙红色法印里,然后转瞬间力量被法印反向喷吐而出,并且在张卫雨等人面前形成密密麻麻的六边形矩阵!

    看似坚不可摧的枪林盾墙竟然就这样破了,这就是端木皇启看到撼山铠后便决定离开地球的原因!那些被撞开的将虎营修士散落了一地,有人当场骨骼寸寸断裂,好运一点也都趴在地上口吐鲜血,那冲撞的力度已经导致他们内脏异位,就连经脉都有偏移,此时若是强行运行体内灵力战斗恐怕会落得个经脉碎裂的下场,根基也要干涸。

    然而将虎营似乎早有准备似的,被冲撞开的修士们不再冲上去,人群之中忽然有人出手,细密的银针从对方袍袖中飞出,每一根银针上面似乎都微雕着极其细密的法印,针如牛毛。

    这是端木皇启手下的大宗师!西州加上端木皇启也仅剩下三名大宗师,而端木皇启却将一名大宗师藏在盾阵之中,可见他对撼山铠有多么的忌惮!

    张卫雨等人的面庞藏在面甲之中不知是何表情,但是当他们发现有大宗师埋伏的时候并没有退缩,不退反进!

    欧阳立尚曾说过,天下潮出鞘时要饮宗师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