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 > 1307、天帝青空(第二更)
    每个镜子背后就连结这一个密谍,易潜现在每天要做的事情便是指挥这数千人完成情报的采集。

    而离这个屋子不远的地方,欧阳立尚正一脸苦逼的炼制着传讯镜子……

    不过虽然累是累了点,但欧阳立尚想到自己现在在为神王出力,心中又充满了动力……这就是舔狗的人生啊。

    原本传讯镜子并不是很普及的东西,不是成本太高,而是能制作这镜子的人太少,所以一般只有豪门才会使用,并且配给重要的密谍一些。

    主做生意的大贵族和豪门还要给自己各地的负责人配一个,当初各地的掌柜们以能不能拥有一面传讯镜子来鉴定身份的高低,出门谈事情,手边不放块传讯镜子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话。

    传讯镜子往桌子上一放,然后跟对面的人客气说道:哈哈哈不好意思啊,我东家可能随时都要找我。

    这话里有两个信息,一个是东家财力雄厚,另一个是他在东家眼里非常受器重,倍儿有面儿!

    至于寻常老百姓们,反正吕树是没见过南庚城有百姓用这玩意。

    吕树总结,这个东西就像是地球上刚刚出现的大哥大,用的人非富即贵。

    当初欧阳立尚刚刚研究出这个东西的时候,简直在王城拉起了一股风潮,在此之前大家通讯全靠书信和吼,有了传讯镜子就不一样了,只要有修行境界,随时随地都能视频聊天。

    吕树回想一下如果他生在一个没有手机的年代,甚至一个连电话都没有的年代,这个时候要是出现一个智能手机,他也会很想买一个啊。

    所以传讯镜子本身就制作缓慢,又碰上供不应求,导致价格涨的非常高。

    现在虽然普及了一些,但易潜一时间想要那么多的传讯镜子也买不到啊。

    当然这不是问题,毕竟研究传讯镜子的人就在身边呢,欧阳立尚可是吕宙炼器界的泰山北斗,当初那些会炼制传讯镜子的炼器师傅,可都是他的徒弟。

    炼器这行业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不是特别亲近的徒弟谁会教这种绝学?欧阳立尚特殊一些,他不靠炼器吃饭的,抱着老神王的大腿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

    有时候欧阳立尚就在感慨,自己要是没惹那非毒葫芦就好了。现在不叫非毒葫芦了,叫扭头葫芦……那时候葫芦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屈辱,非要砍死欧阳立尚不可呢。

    这几天欧阳立尚熟悉了吕宙的环境之后,他点名让刘宜钊去帮他找了几个人送过来。

    欧阳立尚交代刘宜钊:说明是谁在找他们,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来的直接弄死。

    也不用特别花费什么手段来证明欧阳立尚的真伪,刘宜钊那边带着一块传讯镜子,欧阳立尚这边在镜子里视频验证一下就好……

    他找的那些人,都是他当年教出来的徒弟,如今也都是各自赫赫有名的大炼器师了。

    欧阳立尚觉得靠着自己的名头还是能招揽点人的,当初他对这些徒弟可是当做儿子一样来养,不过欧阳立尚作为跟过老神王的人也是心狠手辣,在他看来忘恩负义之辈留不得,而且留在外面还可能帮敌人炼制法器,这怎么行?

    不过吕树还是专门随后交代了刘宜钊:带回来就行,不用杀。

    欧阳立尚还想据理力争,结果吕树不乐意了:“杀了干嘛啊,都给我关起来写作业!”

    这时候御龙班直基本上都知道吕树是需要负面情绪了,老神王在的时候捂了一辈子秘密,结果现在全被人知道了。

    虽然吕树不承认,可大家也不傻啊!

    这两天吕树都不敢怼吕小鱼了,稍微有点反驳的迹象,吕小鱼就问吕树是不是想从自己这里获得负面情绪?给吕树憋的难受!

    但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当李黑炭他们知道吕树需要他们的负面情绪时,竟然开始主动要求写作业!

    反正现在他们也没啥事情,那就写点作业给自家大王做点贡献吧!

    大家想法是好的,可问题是自愿写作业不给负面情绪啊,眼瞅着李黑炭他们一赴大义凛然、慨然赴死的样子写作业,结果自己还一点负面情绪都收不到,吕树差点就掀桌子了。

    写个作业也能写出信仰来,真是没谁了,又少了个负面情绪值的来源……

    刘宜钊这两天送来了两位欧阳立尚的徒弟,这俩徒弟倒是一直想念师父,听说师父还在世的消息立马热泪盈眶的赶了过来,见面第一句就是,师父,我们还以为你被那个葫芦砍死了呢!

    只不过一开始的兴奋劲头过去,这两位炼器大师就难受了,一天天的被欧阳立尚关在屋里给易潜炼制传讯镜子,他们这个时候终于明白,原来师父是因为自己忙不过来才想起他们的。

    欧阳立尚语重心长的说道:“这是给你们一个抱住神王大腿的机会,知道吗?”

    就在此时,易潜忽然接到了一个来自北州的传讯镜子,镜子旁边还有便利贴:北都。

    便利贴的意思是,这名密谍如今就活跃在北都境内,监察北都情况。

    易潜打入法诀将传讯镜子连通,结果镜子里的场景忽然让他愣住了:“发生了什么?”

    只见镜子里的视野并不宽阔,似乎密谍正躲在某处偷偷将画面传递过来,而那画面里,赫然有数人在北都的街道上毫无征兆的撕裂了自己身上的皮肤。

    那一个个看似的正常人面下面,竟然藏着数不清的妖魔,它们旁若无人的展开背后巨大的肉翅,浑身的衣服都被迅速膨胀的肌肉撑裂。

    如果吕树在场,他一眼就能认出,这些妖魔正是他在象岛遗迹里遇到过的炼狱血妖!只是这些炼狱血妖似乎并不如他和李弦一遇到过的那般强大,也许是养成的时间还太短。

    远处云倚和虎执带着他们收伏的血妖旁观着,血妖如同以往一般俊艳,普通人就算仔细分辨也不清楚他是人是鬼。

    云倚对血妖冷笑道:“看来神王不在的这些年,你父亲已经将北州变成了一片鬼蜮!你说我们拿你去跟他谈,他会不会收敛一些?”

    血妖低眉顺眼的说道:“大人,他若是会在意血缘,那就当不上这北方天帝了,老神王他想扣押我做质子,确实是打错了算盘,平日里他对我的宠溺不过是装出来的罢了。我如今成为大人的奴隶,不敢说半句假话。这点您不用怀疑,我若不说,您也不知道青空就是我的父亲。”

    云倚看了血妖一眼平静道:“你觉得孙修文对孙仲阳的父子亲情是真的吗?”

    血妖低笑道:“大人你应该明白的啊,权力所带来的愉悦,能冲淡这世间的一切羁绊。”

    云倚看向虎执:“我们是时候去王城了。”

    “等身上的火锅味散了再去吧,”虎执想了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