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 > 1317、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第三更)
    文在否来这里并不是偶然,尽管他不怎么管理政务,但南都天帝行宫里面还是养了一些高手的。

    堂堂天帝,怎么可能真是传说中的那种孤家寡人?而且他一闭关就是几年时间,到现在南都也没出什么问题,无非就是大贵族们的军队荒怠了而已。他敢一闭关就是几年,也是因为手下聚了一些能人异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文在否虽然行事古怪了一点但待人真诚,更何况他这种人,世界上还是有不少同类的……

    早先王城变成一片汪洋的时候文在否手下的心腹就已经给文在否说,如果神王他老人家利用这水域挫败了敌人的锐气,敌人一定会想办法把那片汪洋给引走。

    至于引去哪里,除了南州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所以文在否的心腹早就查明了地形,确定了三四处适合开山放洪的地方,文在否的南州大军都还没到,他自己就守在这里了。

    文在否确定就这一拨人过来捣乱后就准备离开,他可不是什么唾面自干的人,别人想把洪水泄到他这里,他也开始思考把洪水引去哪里合适了。

    想来想去还是北边青空那个老东西更加需要忌惮,所以文在否决定把洪水给引到北州……

    他知道北州发生了什么,所以当他想到北州一堆妖魔横行的时候就感觉非常恶心,人类修行者已经统治这吕宙不知道多久了,老神王来这里之前就是如此,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让一只老血妖给打了翻身仗。

    说实话,青空是血妖的事情,就连他文在否都不知道。

    一般血妖都是俊美异常的,而且非常喜欢人类修行者的鲜血,它们通过吸食鲜血来获取里面的力量。

    然而青空那老东西隐藏的太深了,首先长相就跟血妖一点关系都没有,文在否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丑的血妖……

    其次,文在否确实没发现青空吸食过谁的鲜血。

    忽然间文在否站定了身子,他看到树林里竟然有人影在晃动,来者不善。

    文在否豁然转身便看到他身后一个黑色魂魄手持一枚青铜灯焰,而那青铜灯焰之上则有一个人影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文在否。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来南方开山防洪也不过是为了引文在否出来而已!

    周围的大宗师魂魄朝着文在否慢慢靠拢过来,竟是将文在否牢牢的围在中间了。

    文在否看着青灯上的身影装疯卖傻:“您哪位啊?”

    “你忘了自己的誓言吗?永远效忠于我?”那模糊的身影冷声说道:“这种誓言你怎敢忘记?”

    文在否愣了一下:“是你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你可愿与我为奴?”吕神恶念说道:“若是你不……”

    “我愿意啊!”文在否干脆利落的说道。

    原本吕神恶念还想说点什么,结果一口就被文在否给堵回去了,他没想到过程是如此的简单明了。

    吕神恶念冷哼一声便以食指隔空点向文在否的眉心,之间一缕黑烟从文在否的眉心钻了进去,最终在文在否脖颈上停住,留下了一团黑雾似的奴隶印记!

    吕神恶念说道:“立刻率领南州大军不计一切代价拿下王城,听到……”

    还没说完,吕神恶念就看到文在否跟没事人似的抹了抹自己脖子上的印记,结果这奴隶印记竟然被他给直接抹掉了!

    仿佛别人的奴隶印记都是纹在身上的,只有文在否是买了个劣质贴画似的!

    吕神恶念都愣住了,他从没见过如此诡异的场景,他与吕神记忆共通竟然都不知道文在否竟然还有这种能力!

    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奴隶印记所困,能够脱离奴隶印记者都必须承受莫大的痛苦,就吕树所知也不过是幽明羽一个人有这个能力而已,当初吕树看到内部通报时幽明羽详细的描述了解除奴隶印记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忍受痛苦。

    幽明羽说的很轻松,但吕树真没见过谁能够脱离奴隶印记了。

    而文在否一点痛苦都没承受,天生体质就不吃这一套。

    文在否大咧咧说道:“我这是想当奴隶都当不了啊,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履行一次承诺,你没别的事情了吧?没事我走了啊?”

    “走?你还走的了吗?”吕神恶念冷笑。

    只是这时文在否的身体里飞出数不清的白色鸽子扑向周围的所有魂魄,那鸽子密集的将他整个人都掩盖了起来。

    周围的魂魄都被逼得后退了一步,那白色鸽子可不是真的生灵,而是文在否的拿手术法!

    等到鸽子散去时,文在否也不见了人影,就像是表演了一场完美的大变活人似的,把自己给变没了!

    一步踏出虚空回到南州军营里的文在否吐出一口浊气后大喊:“我的大宗师都死哪去了,来人护驾,有人行刺!吓死我了!”

    这时候他非常担心吕神恶念会直接追杀过来,只不过等他的人都护在旁边后才发现,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刚正面啊。

    文在否小声嘀咕道:“好险,还真是那老小子!”

    这是一个困惑了文在否很久的问题,答案终于在今晚浮出水面。

    吕神恶念知道在那里伏击他,文在否就不知道会有人伏击他了吗?如此危险的时间,一切皆有可能,尤其是在他已经得知孙修文叛变之后他就更加警惕了。

    只不过这一次离开看起来轻松,实则危险重重,文在否之所以敢去,无非就是想知道一个答案而已。

    文在否有赌性,还天生好赌,不然今晚他也不敢去。

    之前武卫军联手宋家在王城坐庄的赌局之所以能惊动他,是因为他也赔了不少钱啊。

    原本他是打算过去看看谁让他赔了那么多钱,结果看到吕树和吕小鱼的第一眼就让他改变了想法,和吕树有了交集。

    文在否有些唏嘘,在他看来老神王当年把他赶出王城,完全是因为他把神王宫里的摆件给抱去当铺当了,绝对不是因为他唠叨!

    文在否旁边的两位大宗师看向他:“天帝,行刺你的人呢?”

    文在否压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朝着北边大手一挥:“出发!出发!我们勤王去!神王他老人家需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