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一品容华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怨怼(二)

第三百八十三章 怨怼(二)

        傍晚时分。

        程锦容和六皇子一同出了皇宫,坐马车去寿宁公主府。一并随行的,还有骑着骏马英俊不凡神采飞扬的贺祈贺校尉!

        端午后去皇庄,八月回的京城,如今已进了九月。整整四个月了,程锦容还是第一次离开宣和帝身侧,心里颇为轻松畅快。

        从出了宫门的那一刻起,程锦容便笑意盈盈。

        六皇子笑着打趣:“我已经很久没见容表姐笑得这般开怀了。”

        程锦容笑着轻叹一声:“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御前当差当值,不能擅离皇上左右。别人羡慕我御前风光得意,个中滋味,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了。”

        六皇子笑容也淡了下来,低声叹道:“是啊!没有圣宠,艳羡嫉恨。圣眷在身,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六皇子显然是有感而发。

        这一段时日,他先是圣眷浓厚圣前独宠,紧接着便被宣和帝冷落。

        这几日,因寿宁公主一事,大皇子二皇子都被迁怒,到了宣和帝面前时常被叱责。小朝会也没资格参加了,一个比一个灰头土脸。四皇子五皇子也没好到哪儿去。

        倒是他,又重新得了父皇的欢心。父皇时时召他伴驾。几位皇兄看他的眼神都是凉飕飕的……

        想及此,六皇子又是一声长叹。

        程锦容凝视着六皇子,轻声问道:“你现在还想退吗?”

        六皇子苦笑不已:“退不得,也不能退了。现在皇姐出了事,二皇兄触怒了父皇,母后时时提心吊胆。此时,我万万退不得。”

        就是为了母后,他也得争一争父皇的宠爱欢心。

        程锦容没有再说话,轻轻伸手,握住六皇子的手。

        六皇子不知心里哪来的委屈,鼻间一阵阵酸涩。很快,这抹酸涩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清明坚定。

        既然不能退,那就一步步向前。

        不管皇兄们怎么想,他问心无愧就好。

        ……

        马车很快到了寿宁公主府。

        六皇子此次出宫,带了数十名宫中侍卫。贺祈放心不下,自动请缨,跟着一同来了。

        他这个未婚夫婿,只能骑着马跟在后面,眼睁睁地看着六皇子和程锦容在马车里低声轻语。

        明知道不应该,心里还是有点酸。

        在程锦容的心里,他这个未婚夫婿的分量,显然不及六皇子。

        贺祈心里一边泛酸,一边笑着上前,殷勤地扶着六皇子下马车:“殿下小心。”

        未来小舅兄冲他一笑:“多谢贺校尉。”

        贺祈心里那点酸意,立刻飞得无影无踪。再迎上程锦容含笑的目光,就像饮了一杯蜜水,从舌尖一路甜到了心里。

        贺祈又伸手,扶了程锦容下马车,在程锦容耳边低语:“我陪你们一同进去。你要多加小心。”

        寿宁公主愚蠢狭隘,惯会迁怒他人。落胎药方是程锦容开的,寿宁公主心里不知如何恼恨。

        程锦容微微一笑:“放心吧!她奈何不了我。”

        六皇子立刻在一旁说道:“要是皇姐胡乱发脾气,我一定会护着容表姐,贺校尉就放心好了。”

        贺祈扯了扯嘴角,不再多言。

        门房管事早已开了正门相迎,殷勤地迎六皇子一行人入内。

        男女有别,贺祈在寿宁公主的寝宫外停步,一众侍卫也留在了寝宫外。六皇子和程锦容一同进了寝宫。

        咣当!

        药碗落地的脆响,伴随着寿宁公主嘶哑的怒喊声传来:“滚出去!都给本公主滚!”

        两个宫女狼狈地退了出来。其中一个宫女,身上被溅落了许多褐色的药汁。另外一个,头发凌乱,脸上被抓出了几道血痕,眼眶发红泪眼盈盈。

        寿宁公主原本就刁蛮难伺候,如今更是性情暴虐,反复无常,对几个贴身宫女动辄责罚怒骂。

        两个宫女见了六皇子和程锦容,各自擦了眼泪,上前行礼:“奴婢见过六皇子殿下,见过程太医。”

        六皇子心中暗叹一声,温声道:“你们都退下,我进去看一看皇姐。”

        两个宫女哪敢真得退下,只走远了一些。

        六皇子深呼吸口气,推门而入。

        “滚!”

        寿宁公主听到推门声,瞬间暴怒,拿起手边的东西,连看都没看都扔了出来。

        好在寿宁公主体虚力弱,六皇子又早有准备,一个闪身避了过去。寿宁公主还要再扔,六皇子的声音响起:“皇姐,是我。”

        寿宁公主手中动作一顿。

        不过,在看到六皇子身侧的少女时,寿宁公主稍稍按捺下去的怒火再次熊熊燃烧。死死盯着程锦容,眼中露出强烈的憎恨:“程锦容!你怎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我要杀了你!”

        ……

        程锦容神色未动,目光淡淡扫了过去。

        短短几日,寿宁公主神色黯淡,憔悴得可怕。脸颊清瘦,双目略有些凹陷,眼下全是青影。

        落胎对女子来说,既伤身又伤元气,要精心调养才行。寿宁公主现在这副样子,可见这几日折腾得厉害,根本没安心养身体。

        寿宁公主忽然冲下床榻,冲了过来。

        六皇子想也不想地拦住寿宁公主:“皇姐,你快些回床榻上躺着。我特意请容表姐,前来为你看诊,你……诶哟!”

        寿宁公主竟低头用力咬了六皇子的手臂一口。

        六皇子没提防,被狠狠咬了一口,疼得俊脸都扭曲了。

        程锦容俏脸一沉,冷冷道:“松口!瞧瞧你现在这副样子,像个疯妇,哪里还有半点大楚公主的尊严体面。”

        寿宁公主抬起头,眼里汹涌着恨意和怒火:“呸!你算什么东西,竟敢这般说我!来人,快来人,将这个目无尊上的程锦容拖出去,乱棍打死!”

        六皇子被气得热血上涌:“皇姐!你别再闹了行不行!容堂姐好意来为你看诊开药方调理身体,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怎么能这样说她……”

        “无妨!”

        程锦容神色淡淡,声音里透着冷意:“公主殿下想说什么,只管说。我一句句都记下,等回宫后,皇上和娘娘问起,我自会如实回禀。”

        寿宁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