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玉懒仙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章 嚎啕大哭

第三百六十章 嚎啕大哭

        无暇被云修笑得脸更红了。

        但偏偏他并没有get到云修为什么要笑话他?

        是因为自己要回来求二师兄救人吗?

        还是说因为自己有了喜欢的女子?

        “好了,不要笑了。”贞宁抬了抬手。

        制止了云修继续笑话无暇。

        而后看着无暇,招手让他过来。

        无暇慢吞吞的走过来,低着头也不敢抬头看贞宁。

        贞宁看了他一会,才扶了扶袖,将杯子放在桌上:

        “你凭什么会觉得,我愿意去银月剑派替你救人?”

        贞宁语气很淡然,一点也没有话语中的咄咄逼人的样子。

        就仿佛在问你今天吃的啥?

        无暇抬起头,脸上有些惊愕。

        张了张嘴,有心想要说点什么,但好半响都没法开口。

        是啊。

        凭什么?

        “你能付出什么代价请本座救人?”

        还没等无暇消化刚刚那句话,贞宁这一次语气微微有些生硬了起来。

        无暇呐呐的抬头看了看,飞快的低下头。

        他付不起代价,凭的不过是因为他们是嫡亲的师兄弟。

        而自己是被贞宁看着长大的,所以自认为这一份感情能够请得动师兄。

        但到现在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之前的大话似乎说得太早了。

        -

        此时的无暇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起起落落落落的过程。

        内心也拔凉拔凉的。

        整个天阳门木系灵根的元婴修士不少,肯定不仅仅是只有二师兄。

        但他唯一熟悉的就是二师兄,所以当时才会觉得问题不大。

        如今看来。

        自己怕是要是食言了。

        一想到以后看不到雨欣了,无暇心里就很难受。

        低着头,也不说话,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若非这里还有玉兰思在,他都忍不住发挥一下老幺的特长,耍赖大哭一场了。

        如今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看的玉兰思有点不是滋味。

        但这种时候她不能开口,也不好开口。

        不然就是把贞宁师兄给架起来。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贞宁师兄同样也有。

        不管他愿不愿意都是他的权利。

        无人能置喙!

        -

        所以玉兰思趁着三人都没有时间注意到自己,悄悄的往后退。

        发现贞宁师兄果然没有注意自己。

        倒是云修看了看玉兰思。

        瘪了瘪嘴。

        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见此,玉兰思也知道自己是可以离开的。

        就真的一步一步的挪到了花园。

        花丛挡住了她的身形,这才转身就跑。

        跑到门口才一脸郁闷的捂着额头。

        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完全被无暇这货给打乱了。

        不过刚刚自己也戳了无暇的抬,两人也算是扯平了。

        -

        往外走了两步。

        玉兰思停了下来。

        心里还是挺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又往后退几步,走到门口又不敢进去。

        主要是担心自己进去影响了无暇发挥。

        索性直接往无暇的院子方向走去。

        等说完了无暇应该会回来的,到时候问问无暇也是可以的。

        无暇的院门关着,玉兰思轻车熟路的敲了敲门。

        很快,圆圆的小脑袋就伸了出来。

        看到玉兰思还很高兴的准备扑棱过来。

        “停停停,你还是站那儿吧。”玉兰思赶紧摆手。

        走进去之后,圆圆用头使劲蹭了蹭玉兰思的手背。

        都快给她蹭秃噜皮了。

        “你这是准备用我手磨头啊?”玉兰思赶紧拿开。

        揉了揉被蹭的手背,见它歪着头看着自己的样子。

        还挺萌萌哒的!

        “你还记得我啊。”没想到这飞禽脑瓜子小记忆力还挺好。

        圆圆热情的带着玉兰思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了,我还是去正殿吧。”

        圆圆歪着头,似乎还有些遗憾。

        不死心的再次尝试着邀请她。

        圆圆:走啊,跟我一起去房梁唠嗑啊!

        “真的不了,我等你家主人有事呢。”玉兰思摆摆手。

        去你那儿干啥?

        和你在房梁上干瞪眼吗?

        果断的往正殿跑去。

        而后坐在堂屋之中,打量着乱七八糟的屋子。

        “啧啧。”

        本来她是准备背过身眼不见心不烦的。

        可是强迫症犯了,总是忍不住回过头去看。

        越看心里就越是不得劲。

        这炼丹炉乱糟糟的,也不往同一个方向摆放。

        装灵植灵药的盒子也东倒西歪的,就不能摆在架子上吗?

        看得她最后实在是忍不住。

        干脆上手帮忙打理了。

        就在她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听到了外面圆圆的叫声。

        以及脚步声。

        正准备走出去,就听到无暇惊呼:

        “妈耶!”

        无暇:“……”

        来田螺姑娘了?

        玉兰思拍着手从里面走出来:

        “叫唤啥呢?”

        说完,上下看了看无暇。

        很好!

        完好无缺。

        没有缺少什么零件,就是眼眶有点红红的。

        身上的衣衫有些凌乱。

        她顿时一脸贱兮兮的凑过去,睁大了眼睛:

        “哭过了?”

        无暇:“……”

        (lll¬w¬)踏马怪谁?

        而又睨了一眼玉兰思:

        “你不是走了吗?”

        但很快就想明白了为啥玉兰思在这里了。

        无奈的瞪了她一眼:

        “还不是你,本来我都不准备暴露雨欣的。”

        “这我哪儿知道你居然还留一手。”

        小伙子你不老实哦~

        说完,坐在凳子上,捧着脸,一副“你说,我听着”的模样。

        无暇:“……”

        (lll¬w¬)

        被这么看着,内心老有压力了。

        “我现在只想静静,师妹要不先回去?”

        玉兰思:“……”→_→

        卧槽,刚帮你整理了屋子,居然就这么赶我走。

        没门!

        凸(艹皿艹):“静静是谁?你居然移情别恋?”

        说完,她一副要刨根问底的表情。

        无暇:“……”

        o(一︿一+)o我踏马哪儿知道静静是谁?

        不过看玉兰思一副‘我不管,我就想听八卦’的样子。

        知道今天不说清楚,这货怕是不会走了。

        “你看我都参与进来了,不让我知道我心里也不得劲啊。”

        玉兰思自觉自己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

        可有些事情自己既然参与了,那总得有始有终吧!

        没错,她就是这么一个热心肠的好孩子。

        -

        无暇磨磨蹭蹭了半天才道:

        “师兄已经同意和我去一趟银月剑派了!”

        声音有点小。

        结果虽然喜人,但玉兰思其实更想知道过程。

        “贞宁师兄是怎么同意的?”玉兰思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无暇:“……”

        (lll¬w¬)我踏马怎么可能告诉你。

        一想起自己刚刚一边哭着求二师兄,一边绝望的喊着雨欣的名字。

        就忍不住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件事情云修师兄怕是要嘲笑自己好几百年了。

        若是被玉兰思知道还得了?

        连忙摇摇头:“师兄人可好了,我求求他就同意了。”

        坚决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刚刚自己那副样子。

        实在是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有点不忍直视。

        那智障到底是谁?

        -

        时间拉回刚刚。

        无暇听了贞宁的话,真以为是拒绝了自己。

        有见玉兰思离开,只觉得悲从心起。

        虽然近日是晴天,自己的心里却下起了瓢泼大雨。

        又一想起以后无颜再见雨欣。

        便越想越难过;

        越想就越委屈。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孤单和绝望的感觉涌上心头。

        直接当着贞宁和云修的面嚎啕大哭。

        云修:“……”

        贞宁:“……”

        一边哭一边还往贞宁的衣衫上抹眼泪。

        口中还不断的喊道“师兄求求你了。”

        想到再也见不到雨欣了,还不断的大喊雨欣的名字。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上一次无暇哭这么惨还是炼气初期养死了一只兔子。

        小时候哭做师兄的还会觉得心疼,会哄。

        长大了还哭,哭得这么没出息。

        弄得贞宁烦不胜烦。

        提出了许多苛刻的条件,才同意了无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