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在线阅读 - 101四大宗门兴师问罪

101四大宗门兴师问罪

        安插卧底,互相监视等行为在修仙界屡见不鲜。

        可将藏在暗处里的东西放到台面上来便是当众给人难看,极容易挑起仙门纷争。

        王宏宇吓得一激灵,嚣张气焰逐渐萎靡,天真道:“大家不都这么干吗?”

        祖父也没说监视会出啥问题啊。

        容徽笑了。

        她的笑在王宏宇眼里变成一种不怀好意的笑。

        容徽右手一划流云现身,“通灵宗昨日欺辱我剑灵派德高望重的三长老,今日肆无忌惮安插内应监视我剑灵派,便是决心与我剑灵派宣战了。”

        仙剑出世,众人手中佩剑一一臣服。

        王宏宇不过练气境,他压不住颤抖的本命仙剑,一头撞在柱子上,顿时肿起鸡蛋大的青包。

        秦烈,江雪云等人都见过流云,不足为奇。

        紫薇剑派谭博轩眼前一亮,“五长老气运滔天,中洲唯一无主仙剑都能愿意受你驱策。”

        剑修谁都想要一把好剑。

        得到天地灵宝已经是一辈子的福运了。

        如容徽这般仙剑求她收的修士,古往今来只此一人。

        容徽淡淡道:“不用羡慕。”

        也羡慕不来。

        缥缈幻府的剑阁中数十万柄好剑都是容徽的。

        每一把拿出来都能令中州修士打破脑袋去抢。

        更别提她还有三把中品以上的仙剑。

        容徽最常用的那柄虽然不是神器,却隐隐有升级为神器的架势。

        “我剑灵派不愿大动干戈造成更多伤亡。”流云仙剑横指王宏宇紧张的上下滚动的喉结,“你我皆是练气境,单挑?”

        练气境?

        秦烈惊讶得嘴里能塞进一个鹅蛋,暗道:好意思?在鬼哭深渊时说好的金丹境呢?

        秦烈很快发现。

        容徽身上的气息确实是练气境。

        难道容徽闭关十年出来,修为从金丹境掉到练气境了?

        不对。

        自己认识容徽以来,她的气息一直都是练气境。

        鬼哭深渊时,秦烈问她是什么境界,她说自己是金丹境。

        秦烈茫然了。

        江雪云亦是一愣。

        昨日容徽在红血境中显现的至少元婴境,且反杀出窍境的修士。

        肯定不是练气境。

        但是她的气息。

        江雪云沉默了。

        谭博轩也觉得容徽不是练气境那般简单,可她的气息令人迷惑。

        王石则打圆场,“五师妹,莫要动怒。”

        冷剑逼喉。

        锐利的杀意穿透薄薄的肌肤悬在王宏宇脖子上,他心跳加快,手脚冰凉,“我...”

        王宏宇很想说来战!

        他想到自己还没掰正的脸,没勇气说出口。

        容徽冷笑:“不让我生气?此人三番两次侮我剑灵派,按他口中的江湖规矩杀了也无可厚非!”

        冷硬的声音带着令人战栗的杀意。

        王石劝谏道:“他还小,也不知你昨日为了保护琼州百姓受重伤,不知者无罪,原谅他吧。”

        容徽泠然道:“一次次原谅换来的是一次次出言不逊,我脾气不好。”

        脾气不好几个字像魔咒抽在王宏宇脸上。

        他又想到被容徽这个练气境渣渣打残废的通灵宗筑基境弟子,惊出冷汗来。

        王宏宇望着容徽高高肿起的手臂,那上面传来的臭味和被海鬼伤的修士味道一样,恐惧和愧疚两种情绪一并涌来,他脸色爆红:“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种情况。”

        其实通灵宗弟子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

        见剑灵派没动静便炮灰通灵宗报信,根本没瞧见容徽是不是大战海鬼。

        王宏宇闻到那股味道,就心虚了。

        容徽不依不饶,“只对我道歉?”

        王宏宇涨红了脸,别别扭扭给王石道歉。

        在场众人都是一方巨擘,一眼看穿师兄妹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将王宏宇玩弄于股掌之间,在心底发笑。

        王宏宇没遭受过修仙界的毒打,这一拳算轻的。

        谭博轩精通医术,“容道友的伤口能否让我看看?”

        他顿了顿,温和道:“在下别无他意,海鬼乃是琼州独一无二的怪物,他造成的伤口极难恢复,我这些年专门研制相关药物,想看看你的手臂伤势如何。”

        容徽大大方方给他看,谭博轩沉声道:“确实为海鬼所伤,我这里有些药,容道友大可试试。”

        容徽收好,道了声谢。

        江雪云看着容徽肿胀的手,瞳孔一缩。

        他再仔细看看容徽,瞧她面色惨白,定是被那个怪物重伤了。

        容徽站在王石身侧,凉凉道:“看也看了,诸位还要兴师问罪吗?”

        江雪云拱手道:“风雪楼相信剑灵派的清白,是我误会了,抱歉。”

        秦烈跟着表态,他对鬼天然敏感,一进门就感觉到容徽身上有鬼,再看她的手臂,顿时了然。

        谭博轩自然不用说,该检查的已经探查了。

        王宏宇只差挖条缝让自己跳进去。

        容徽拿出威胁信给众人看,“我听闻各大门派都收到了四封威胁信,我这儿有五封,足以证明我剑灵派清白。”

        我比你多一封威胁信。

        你再来就不讲道理了。

        众人一一传看,确认无误。

        “众位仙人,你们都误会啦,你们遭受危机之时都是剑灵派在保护我们安全。”

        此时,被剑灵派保护的琼州百姓蜂拥进剑灵派驻地,帮剑灵派证清白。

        “若无剑灵派,我们要被海鬼抓过去吃了!”

        “话我撂这儿了,谁欺负剑灵派就是欺负我全家。”

        “昨日我看见一个仙女大战海鬼怪物哟,原来仙女在这儿。”

        “要我说你们四大宗门应该给五长老立长生排位,若无五长老拦住那些凶悍至极的海鬼,你们那些长老啊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原来是剑灵派为四大宗门挡了灾!”

        舆论海浪一浪更比一浪高。

        被剑灵派保护的琼州百姓只差马上给容徽立神像,起神庙了。

        容徽背后给王石竖起大拇指。

        玩弄舆论,三师兄一骑绝尘。

        王石笑眯眯的返赞回去。

        五师妹演技技高一筹。

        四大宗门兴师问罪变成被琼州百姓口诛笔伐。

        容徽望着他们的背影笑得真诚,她留下江雪云问他王石的过往。

        与此同时,王石将天音宗大长老的生平来历送到她案头。

        读完密信,容徽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