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掌家小农女 > 第620章真乃奇女子也
沈安安接过陈显生手里的那副残图和木盒,感觉很不一般。便将拿在手里用心的看着。她想凭借自己的感官,去用心的感受那木盒上的气息和地图上的图案。

看着看着,视线似乎慢慢变得模糊起来,依稀中她竟然看到这样的一副这样画面。只见一名古装男子,骑在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上,正在长途跋涉。

他身后的地域十分宽阔,像是在沙漠中,又像是在遍布黄土的泥地上行走。地势十分险峻,有时候他会下马牵着马一起前行。

一人一马跋山涉水,似乎相处的十分愉快。

只见那个男人,站在一处高山之上,他身后的山峰笔直笔直,像极了他手中拿的那把剑。

风吹动那男人的发丝,给人一种苍劲之感。很帅气,也很悲凉。

似乎全世界都将他遗忘了一般。

沈安安很想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然而她无论看都看不清他的脸,也看不到他的长相。自觉感觉得到这个人长得十分高大,力气也很大,武功也很高。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接着便见那个男人,一直走,一直不停的往前走,一会儿春暖花开,他牵着马儿到青翠的河边喝水,一会儿,一人一马,热的浑身似乎都要烧着了一般。

再一会,男人一路狂奔着,从马上下来,到长满红叶的山上去采野果充饥。

风雪中,马儿和人紧紧依偎。

男人一直往前走着,身边的场景不断变化着,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要去那里,也没有人认识他。

场景不断变换,终于男人停下来了,他第一次停在了有人的地方,他来到了一处高宅大院之外。徘徊许久,似乎终于下定决定,去敲门。

然而当他的脚刚刚踏入那所宅院中,就中了埋伏。他被一群人围攻着,那些人全部都是黑衣蒙面,武功高强。

而那宅院中的人,早就被屠杀完了。有男有女,有大人还有小孩,男人见状,情绪似乎十分的激动。只见他仰天长啸,睚眦欲裂,最后手里的长剑脱鞘而出,带起一股愤怒的剑气,看上去十分的可怕。

四周的人,瞬间倒飞而出,躺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敌人一个个的倒下,男人的身上也受了伤。

看到这里,沈安安只觉得胸口被压抑的喘不过起来,似乎这个人和她早就认识了一般。看到眼前的这副场景,看得她热血沸腾,眼泪似乎都要出来了。

再然后就只能看到宅院中起了火,火光冲天之时,那个男人再也没有走出来,其他的人,也没有从那大火中走出来。

见沈安安拿着这半片残缺的地图,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

陈显生不知道她怎么了,喊了半天,才将沈安安喊动了。而这时沈安安脑子里的画面也结束了,她整个人也从那奇怪的场景中清醒过来。

“你怎么了?”陈显生怎么看到沈安安好像哭了,应该不是自己惹得。

“我没什么。”沈安安偏过头去,将眼泪偷偷的擦掉。表面上她没有太大的变化,心里却有些感慨,怎么看着看着那画面竟然哭了。

她何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手中握着这半片残图,沈安安脑子里出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等画面结束了,她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知道陈显生还在旁边看着呢,沈安安连忙整理好心情。神情恢复如常,并且将那副地图放回原处。

“世子可否将你知道的关于这副地图的信息告知于我,我再仔细斟酌一下。”毕竟刚才世子都表态了,说是只要她能帮他画出完整的地图,他就可以帮她完成两个心愿。

这两个心愿当然不是小心愿,而是沈安安自己想做,却不能轻易做到的。所以接下来她要慎重考虑此事了。

“说出来也许你不相信,这幅图是我一位长辈给我的,他给我的时候,只告诉我,只要将此图还原,就能知道想要知道的一切。”

沈安安不免苦笑了下,他说这话不等于是白说么。等找到了那地图的地方,进去之后,当然一切真相大白。

好歹他也得给个提示才是啊。

不过沈安安知道,此事肯定是事关重大,不然他一个世子也不会自降身份和自己周旋。不过不管这是个藏宝图,还是什么将相王候的陵墓,总之里面有不寻常的东西就是了。不是宝藏,其价值也不会太差。要不就是其他什么有用的东西。

“大概的地方知道吗?那个方向,南边还是北边。”

“那你拿到这图和木盒时,可曾看到过什么?”

陈显生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奇怪之色,反问向沈安安说:“难道你看到什么了?”

沈安安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自言自语道:“那世子似乎听过,有人可以在前人留下的宝物中读取到其中的信息。或者是先人留下的一点执念之类的东西?”

“这个倒是听说过,却没有亲眼见过。不知道沈夫人说这话的意思是?”陈显生没想到,他请过好几个人,都没有从这幅图上看到些许东西,续图的事情,当然也是不了了之。却没想到,沈安安的表现,让陈显生刮目相看。

“我好像从这副图上读取到一些信息,但是信息指向不明。”沈安安想到刚才那画面中的男人,心里不免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仿佛她真的可以读懂那个画中人的心思一般。

那个男人最后和那群黑人同归于尽了吗?还是他已经走了呢。

他和那个宅院里的人,又是什么关系。

想到他看到那宅院中人惨死时的悲怅情绪,应该是他很亲的人。

陈显生听了沈安安的话,顿时显得十分惊奇。同时又有些小兴奋,连忙问道:“难道沈夫人,已经从中窥出一些端倪了?”

沈安安摇了摇头,随即叹道:“不是,我只是隐约看到一些影像,那画面中有一个男人,他长得十分高大,武功高强。我想也许他就是那幅图的主人吧。只是其他的,我也没有看到什么。”

“他身处何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吗?”陈显生虽然贵为世子,看过很多奇怪之物,却是第一次看到竟然有人有如此能力,能通过一副地图,看到其中的影像。

他心里揣测着,沈安安说的能够看到的那些影像,一定是和这个地图有关,和那个地图的主人有关联。如果能弄清楚,那个人的长相,或者从中找到其他有用的线索,那么他疑惑了这么久,藏在这残图中的秘密或许就能被他们知晓了。

“那个男人曾经在一座十分高大笔直的山峰面前站立过,他的身边,一直有一匹十分神俊的黑马。”沈安安能想起来的大概就这么多。

至于那个宅院的模样,画面中太过模糊,光线又十分黑暗,她终是没有看清楚。

“不知道沈夫人可否将那图绘制出来,一旦咱们拿到这和之相关的图,或许对还原此图有帮助。”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试着画一画吧。”两人的意见不谋而合。陈显生忙去找纸和笔,沈安安便犹如老僧入定一般就那么坐在那里。将脑海里刚才看到的东西,尽量的回想了一遍。

如今脑子的影像,就像是一个人每晚做的梦一般。做梦时,梦里的情形十分清晰,可是一旦梦醒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沈安安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个笔直的山峰了。“你慢慢想,不要急,能想多少就是多少。”

这会陈显生倒比沈安安淡定许多。

沈安安说了拿着笔,对着那白纸,写写画画,最后却什么都没有画成功。

她有些烦躁的将那纸,揉成一团,略带歉意的对陈显生说:“抱歉了,世子,我好像怎么都画不出来。”

“不要急,我们慢慢来。”

“你休息会,吃点东西。”陈显生命人去端些点心和水果来,前面放在这里的西瓜都被沈安安吃的七七八八了。

看到那一堆的西瓜皮,沈安安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的东西,她倒是吃了不少,活却还没干呢。

再次将那残图拿在手里,可以感受的到,这残图是处理过的。像是绘在兽皮上的,如果是在以前,应该没有那种带颜色的笔。可是这残图上红线代表着线路图,绿线代表着绿地或者山林。而那黑色的线,而代表这山峰和岩石。

这地图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呢?从这副图上只能看出,这个地域不是山区,而是丘陵地带,更排除了是沙漠的可能性。沙漠里不可能有山区,大量的树木和一些丘陵地带。

但若是想从幅员辽阔的大宋,找到和这里的地图相似的地方,却又何止成百上千。

一定要找到其中的突破点,那突破点到底在哪里呢?

沈安安再次审视着手里的半片残图,摸上去很是软和,也很厚实。最起码她辨别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兽的皮肤。

将那地图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味道有些奇怪,像是其中有什么药味,又似乎混合着泥土的气息。

“世子可否知道这地图是什么材质的?或许我们可以从材料上找一些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