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金鳞在线阅读 - 第947章 符战

第947章 符战

        这一刀,江横避不过,挥动手中长剑迎了过去,一声巨响,江横手中长剑飞了出去,江横也飞了出去,口喷鲜血,落地的一瞬间,江横另一只手中紧攥着的符篆终于是祭了出去,一道眩目光华升腾,化作一枚雪亮的长剑,直接劈在了铁塔壮汉的身上。

        闷响声中,铁塔壮汉蹬蹬蹬接连倒退数步,胸前战甲破碎,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身躯更是晃了几晃,撞在了禁制光幕之上这才站稳。

        江横则直接摔倒在地,跳起来后,身躯同样是有些摇晃,迅速逃远,身周骤然间烈焰飞腾,化作上百口火焰利剑,密密麻麻一片斩向壮汉,一边麻利地再次摸出了一张符篆,一边驾驭飞剑斩向壮汉。

        方才,三枚飞剑接连刺在壮汉向上,破开的护体灵光,却刺不穿战甲,更伤不到壮汉,这壮汉的身躯犹如铁铸,力道之猛更非他能比,可他没有其它的办法来重创这壮汉,只能祭出飞剑来稍作影响,至于烈焰飞剑,恐怕也难以伤到壮汉,却可以影响对方,给他祭出符篆提供足够的时间。

        壮汉靠在光幕之上,挥刀挡开飞剑,劈碎满天飞舞的火焰利剑,深吸一口气,手中大板刀上光华大放,上前一步,冲着江横一刀劈去,一刀出,虚空凝,一股禁锢威亚凭空降临,匹练般的刀光却一闪间直奔江横斩来。

        江横大骇,手一扬,又一道雪亮剑光飞起,撞上了刀光。

        轰然巨响,狂风呼啸,符文飞扬,江横的身影被狂暴的灵力裹着冲一侧抛飞,远处,壮汉的身影再一次倒退数步,撞上了禁制光幕。

        刀光、剑光破碎之后的灵力之狂暴,他二人竟是挡不住。

        这一次,江横的身影轻盈落地,身影一晃,竟然一分为三,化作了三道栩栩如生的身影,三道身影皆是手持一口长剑,挥剑冲着壮汉斩刺,而另一只手中,各自扣着一张符篆。

        方才被劈飞的三枚飞剑,同样是齐刷刷斩向了铁塔壮汉。

        壮汉跳起来反击,反应却比方才慢了许多,待到冲上前去劈翻了江横的一道身影,追杀第二道身影时,一侧,又一道雪亮的剑光袭来,剑光之中挟杂着片片符文,江横又一次祭出了一张符篆。

        “六阶天剑符?”

        “不,像是七阶!”

        “不可能是七阶天剑符,若是七阶符篆,这家伙的头再铁也挡不住!”

        “刘兄说得没错,这应该是上品的六阶天剑符!”

        “已经三张了,啧啧,这江横还真是财大气粗?”

        “什么财大气粗,分明就是神符宫和北寰仙宫联手对战葬仙宫!”

        “三张六阶天剑符,啧啧,已经是十亿灵石的财富了,还有吗?”

        ……

        台下的众修议论纷纷。

        而这并不是结束,江横依然在一张张祭出符篆,第六张符篆化作的剑光直接劈在了壮汉的脖颈间,把其脖颈扫断了半边,壮汉倒地,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脖颈间血如泉涌。

        铺天盖地的烈焰袭来,烈焰中,江横飞扑而至,一剑斩断了壮汉的脖颈,紧跟着,一拳砸在了壮汉的面门上。

        壮汉惨死,江横倒在地上,如同濒死的鱼,嘴巴一张一阖,喘着粗气,方才,他被壮汉一刀扫在了腰间,战甲破碎,腰间血肉模糊,多处脏腑受损,甚至波及到了一处星窍,星窍碎裂,身周此刻有星辰之力散逸,跌落境界在所难免。

        幸亏这壮汉被天剑符击中数次,同样是伤势严重,蛮力大减,否则,这一刀,会劈断他的腰椎,把他一刀两断。

        六级上品天剑符,发出的攻击相当于青金境七阶修士的全力一击,这壮汉身躯再强横,也挡不住接连六次轰击。

        不过,六级上品的天剑符,市场流通价一张在三亿灵石之上,而且神符宫很少对外出售,只在拍卖会上进行拍卖。

        六级上品符篆,需要赤金境的符道大宗师才能炼制,制符材料难寻,制符成功率低,耗时长,炼制起来得不偿失,稍有不慎就会赔得血本无归,正因如此,仙界之内,肯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和财富炼制六阶以上符篆的符道大宗师少之又少,神符宫弟子中,也只有极少一部分身份贵重的弟子备有高阶超品符篆护身保命。

        擂台下到处都是嗡嗡的议论声,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盯着擂台之上的江横,看他还能不能站起来。

        葬仙宫弟子中,咬牙切齿怒容满面的人少了,沉默的人多了,目光中的痛恨少了,惊惧多了。

        不少人暗自思量着,这场擂台战还值不值得,这名铁塔壮汉被人称作“铁头”,一身铜皮铁骨,至于真名,已经少有人提起,在葬仙宫内部,乃是百战百胜的强者,对外征战中,更是为葬仙宫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却变成了一具尸体。

        接下来即使能杀死屠雷和云夜,自己一方已经惨败如斯,值吗?何况,真的能杀死屠雷和云夜?

        擂台上,江横摇晃着站了起来,左右一望,不客气地捡起了壮汉的空间手镯,不客气地把那口大板刀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手镯。

        这六张六级天剑符乃是殷开天所赐,他若死了,也就算了,他若活着,是要收取成本的,不趁机把壮汉的财富纳入囊中,接下来他会变成穷鬼,此时,他只希望这壮汉不是穷鬼。

        擂台外,禁制开启,一道爪影凭空生出,一把抓住了江横,一闪间,爪影不见,江横的身影已到了北寰仙宫弟子群中。

        殷开天第一时间隔空把江横带了回了,他也讨厌江横的多嘴,痛恨江横泄露了机密,可此时,江横就是北寰仙宫的英雄,不能被刀狂所伤。

        果然,江横的身影刚在擂台之上消失,另一道爪影凭空出现在擂台上,微微停顿了片刻,抓起壮汉无头的尸身,一闪消失。

        动手的,正是刀狂。

        “阿弥陀佛!”

        一道低沉的佛号声响起。

        担山和尚的身影从一间大殿之中走出,一张大胖脸上带着悲天悯人的表情,隔着擂台遥望刀狂,“施主还要继续下去吗,魔乱在即,何苦自相残杀,自断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