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一念镇刀河(盟主加更)
    “怎么还不出来?”空间隧道的出口前,有人窃窃私语。

    黑月王已经破空而来,亲至空间隧道之前。

    黑月王年轻之时,也曾经进入过空间隧道,又岂会不知其中的厉害。

    如今的时辰,算一算已经到了第十二轮刀雨之时,黑钢到现在还没有出来,那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运气极好,已经得到了天大的机缘,否则必然会有生命之忧。

    以往的无数年之中,无论如何天才纵横的男爵,凭借自己的力量也不过就是走到第十一轮而已,从未有谁能够成功撑第十二轮。

    以前曾经有一位王级强者之后,因为一时调皮,偷带了一件公爵级的铠甲进入刀坟星,想要看一看那刀雨到底有多少轮。

    可是在第十二轮刀雨之时,那位王级强者之后狼狈逃出来,身上的公爵级铠甲上满是裂纹,几乎就要崩裂为碎片。

    经过大家的询问,那个男爵才惊恐的告诉他的父亲,第十二轮刀雨到了最后,刀似星河倾斜,滚滚刀河无尽无穷,连公爵级的铠甲都承受不住连续的冲击差点破碎。

    也就是那个小男爵激灵,没等着公爵铠甲被冲碎就逃了出来,否则必定身死当场。

    当然,这也是因为那个小男爵不能真正激发公爵级铠甲力量的原因,但是也侧面说明了,第十二轮的刀雨有多恐怖。

    如今已经到了那个小男爵出来的时间,黑钢却依然不见出来,如何能够让黑月王不担心。那可是他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黑月王死死的盯着黑洞似的漩涡,双手都已经握成了拳头,指甲已经陷进了肉里。即便是他自己与人生死相搏之时,也没有现在这般紧张。

    随着黑月王的到来,诸多与黑月王交好的王公贵族也都来到了空间隧道之前,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伊莎虽然未到空间隧道之前,却也是眉头紧皱,目光一直盯着黑洞似的出口。

    刀坟星之上,刀河倒泄而下,璀璨的刀光似是海啸一般从天空之上扑来,那气势似乎要把整个刀坟星都劈成两断。

    韩森和黑钢都是脸色一变,心中大叫不妙,他们可没有公爵级的铠甲在身,连使用法诀冲出空间隧道的时间都没有。

    顷刻间,刀河已经落在他们头顶。

    黑钢丢掉斩马刀,一把夺过韩森手里的公爵刀,手中双刀狂舞一跃而起,冲向那海啸般的刀河,同时厉喝了一声:“走。”

    双刀如风,疯狂的向天斩杀,与那刀河撞击在一起,连刀河都被黑钢斩出了一道缺口,分向两边流去。

    可那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狂暴的刀河无穷无尽的冲下来,瞬间就弥补了缺口。

    咔嚓!

    在那刀河的撞击之下,黑钢另一只手中的伯爵级刀器直接支离破碎,握刀的手都已经鲜血淋漓。

    另一只手中握着的公爵刀上面,也在刀河的冲击之下出现了许多细微的裂纹。

    而且因为刀河的冲击力太强,公爵刀已经被冲的斜向一边,似水一般的刀流已经涌到了黑钢身前。

    黑钢凝视那璀璨的刀河,眼神微微晃动,事到如今,他也知道自己这次是有死无生,难逃万刀分尸的命运了。

    眼看着无数的刀尖排列在一起,像是针板一样已经贴近了他的身体,只要一瞬间就可以把他的身体分割为碎片。

    可是那些刀却突然停住了,刀河一下子凝固在了空中,遮住了整个天地,根根刀尖几乎就要刺入黑钢的血肉和眼睛之中,可是却终究没有刺下来。

    哗啦!哗啦!

    漫天的刀器像是精密运转的齿轮一般,一边转动着,一边缓缓后退。

    一直退出了百米之外,就不再后退,漫天刀器围绕着他们慢慢的旋转起来,那些地上的刀器也都飞行而起,加入了旋转的行列。

    无数的刀器似是龙卷风一般围着他们飞舞盘旋,目之所及到处都是刀,根本看不清外面到底还有多少。

    那些刀器在旋转之时,刀身还在微微的颤抖着,仿佛是在害怕着什么。

    黑钢缓缓的转过头来,目光落在韩森身上,却只见韩森的衣发飞舞,身上涌起难以言语的刀意,似有一头洪荒猛兽从他的身上咆哮而出,仿佛要撕裂虚空银河一般。

    “这怎么可能?”黑铜呆呆的看着韩森。

    那样的刀意,就算是他的父亲黑月王,不,就算是刀锋女皇的刀意与之相比似乎也要逊色一些。

    韩森接住了黑钢抛下来的斩马刀,原本也只是打算使用刀意加上钢铁人马盾牌先挡一挡,好让他们有时间使用法诀遁出空间隧道。

    可是刀意一出,竟然有着出乎意料的作用。

    那些刀器似乎能够感应到他的刀意,竟然都退了开去,到是有些出乎韩森的意料,钢铁人马盾牌也不用召唤了。

    韩森的刀意来自刀鞘,而刀鞘的刀意是来自瑞贝特族的始祖,那位瑞贝特族唯一的神化强者。

    韩森的实力差了神化强者十万八千里,但是这刀意,却是货真价实的神化级刀意,虽然及不上真正的神化强者亲自施展,却也有十之一二的风采。

    那些刀器毕竟不是真正的生灵,感应到这股刀意,顿时被刀意所震慑,哪里还敢落下来,都颤抖着飞舞不止,不敢落下,也不敢远离。

    突然,一道刀影自天而降,直直地坠落了下来,差点就砸在韩森的脑袋上。

    韩森快速后退,才免去了这一劫,只见一柄连鞘长刀插在了岩石之中,刀柄和刀鞘都是生铁的颜色,中间没有护手,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根扁圆形,略带弧线的铁棍似的。

    “奇怪,那些刀器都畏惧牙刀刀意,怎么这柄刀却还是落了下来?”韩森心中疑惑,伸手抓住刀柄,把那连鞘长刀从岩石中拔了出来。

    把刀拿在手里,韩森想要拔出来看看,这刀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可是一拔之下,竟然纹丝不动,连续用了几次力,也没有能够把刀刃拔出来。

    “小黑,这刀怎么回事?怎么拔不出来?”韩森把手中的刀抛给黑钢。

    韩森同时试着收敛了刀意,刀意一去,顿时只见漫天刀器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哗啦啦的全部落了下来,除了他们四周百米方圆之内什么也没有,其它地方到处都是堆积如山的刀具。

    黑钢神色古怪的看了韩森一眼,然后低头去看手中的刀,仔细的看了几眼,然后又抛还给韩森:“这不是连鞘长刀,而是一把刀胚,或者叫刀条,它还没有真正成刀,只能算是一件半成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