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与我一战
    万生皆苦,生当如灰。

    韩森这时候发现自己做一件损人不利己的事,引发了孤竹积蓄了万世的负面情绪,令他心魔深种。

    这也就罢了,现在让韩森更难过的是,外面的那些弟子被镇天宫的强者保护,孤竹所的有负面情绪都被挡在了武道场内。

    武道场内除了孤竹,当然就只剩下韩森,孤竹身上散发出的负面情绪,自然毫无保留的冲向了韩森。

    韩森只感觉人生一片灰暗,绝望、痛苦、悲哀、悔恨等等负面情绪齐齐涌来,就算以他的意境之强,也不能完全屏蔽那恐怖的意境。

    大红花轿落下,一个千娇百媚的新娘子被迎入了花厅,与一位英俊的男子拜堂成亲,可是就在夫妻对拜之时,却有一伙马贼闯了进来。

    刀光闪烁,鲜血飞溅,放肆的狂笑,美丽的新娘子被当着新婚丈夫等人的面前,被活活凌辱至死。

    这一世,孤竹死不瞑目。

    森林之中,一只母虎正在逗弄两只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老虎,可是却突然听到一声枪响,母虎被麻醉枪打中,没有了动弹的能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只幼崽被扒皮抽骨,放在火上烧烤,被那猎人吃下腹中,虎目之中涌出血泪。

    这一世,孤竹生不如死。

    天空之上,一位剑客与诸多强者大战,虽杀敌无数,自己却也已经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一个中年男子搂着一个娇媚的女子蔑视剑客,猖狂大笑:“孤竹,安心的去吧,你的女人老子帮你玩,你的庄园老子帮你住,你的儿子,老子帮你杀……”

    “吼!”怒发冲冠,却抵不过千刀万刮,剑客泣血拼杀,最后却只是死于那男人脚下,连那男人的衣角也未能碰到半分。

    一世又一世的无尽轮回,孤竹所经历的每一世,无论贫穷与富贵,无论强大还是弱小,皆以极悲极苦落幕。

    现在韩森现在都快要疯了,因为孤竹的心魔完全爆发,那些负面情绪降临下来,让韩森的意志都受到了影响,看到了孤竹所经历的一幕幕苦难悲伤的画面。

    虽然不似孤竹那般真的经历万世,可是孤竹万世之中最悲苦的画面,简直像是精彩剪辑似的,在韩森脑海中播放,让他感同身受,好像自己也身在其中似的。

    韩森努力想要用自己的意境把这些负面情绪都屏蔽掉,可是那万世积蓄的负面情绪实在太可怕了,根本抵挡不住,以韩森的意志之坚韧,经历了一幕又一幕惨绝人寰的悲剧之后,也不由得心生灰暗,有种一死了之的冲动。

    韩森连忙收敛了心神,全力与孤竹的负面情绪对抗。

    武道场之内,孤竹和韩森依然面对面站着,可是一个面目狰狞如同魔鬼,一个双目紧闭,脸色一片煞白。

    这时的寂静,比千刀万剑的拼杀更为可怕,孤竹身上的恐怖气息越来越浓,像是决堤的大洪水,根本无法阻挡。

    孤竹眼中绝望与毁灭之意也越来越重,手掌渐渐移向了腰间的那柄玉剑。

    “不好,孤竹快要支撑不住了。”云长空脸色难看的说道。

    还在镇天宫内的长老都已经亲临武道场,都是脸色凝重地看着武道场内的孤竹。

    万世悲剧,万世的孤苦,强如王者也难以承受,就算是镇天宫主亲临也难以化解,所以他们就只能看着,空有无上力量,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心病还需心药医,若是孤竹自己闯不过去,就算是真正的神祇来了,也求不了他的命。

    韩森比孤竹好不了多少,一样苦苦与那负面情绪对抗,只感觉意志力不断的被负面情绪侵蚀。

    无论再怎么强悍的人类,终究还是感性动物,如此悲剧不断冲击心灵,就算是诸天神佛都要落泪,都何况是一个凡人。

    韩森的眼神也渐渐变的如同死灰,身上死寂的气息也越来越重。

    “糟糕了,韩森也被孤竹的心魔侵蚀了。”千羽鹤发现了韩森的不对劲,对云长空说道:“师父,是不是先把韩森放出来?”

    “现在韩森不能动,他就是孤竹负面情绪的引爆点,他在那里,孤竹心中还有一线羁绊,想要赢的心还在。如果韩森现在被带走,孤竹失去了最后的目标,只怕会立刻彻底崩溃,再也没有一丝希望。”云长空摇头道。

    孤竹眼中的杀意越来越重,面容已经扭曲的像是恶鬼,重重的喘着粗气,青筋暴突的手掌终于抓住了那柄连鞘玉剑,缓缓把玉剑从剑鞘中拔出来,一丝一丝的往外面拔,那玉剑似是有山一般重。

    “宫主,孤竹已经难以控制心魔,您真的不出手吗?”镇天宫之内,一个女子皱眉说道。

    镇天宫主微微摇头:“现在出手,救下的也只是一个活死人,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心已入魔,又如何自救?”女子说道。

    “心已入魔,执念却还在,还有一线死中求活的生机。”镇天宫主轻声说道。

    “念在何处?”女子又问。

    镇天宫主却没有再回答,目光深邃着看着武道场内的孤竹和韩森。

    孤竹终于拔出了玉剑,那是一柄纯洁无暇的玉剑,干净的不染半点污垢,可是如今在那恐怖的意境之下,连那干净的玉剑之上,仿佛都沾满了来自地狱的罪恶业火。

    事实上孤竹整个人身上的负面情绪几乎都凝成了实质的黑色业火,疯狂的燃烧摇曳。

    手握玉剑,孤竹一步步走向韩森,走的很慢,口中似乎还念着什么,可是因为声音太低,或者是他根本没有发出声音,所以外面的人听不到他念的到底是什么。

    “孤竹师兄被心魔控制了?”千羽鹤骇然道。

    诸多的王公贵族和长老,也都以为孤竹已经彻底被心魔控制,想要杀掉韩森宣泄心中的怨恨,都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镇天宫的诸多弟子眼看着孤竹一步步走向韩森,仿佛就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恶鬼,都是心中一阵黯然。

    韩森站在那里闭目不动,似乎是根本没有发觉孤竹向他走来,脸色越发的死灰,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死寂。

    万世悲剧的悲惨画面不断的在他脑海之中重演,让他难以自持的被感染代入其中,虽不像孤竹一般真的经历,却也已经身心陷入其中。

    孤竹终于走到了韩森面前,双目赤红,鼻息如牛,握剑的手缓缓扬起,猛的对着韩森一挥。

    “啊!”云素衣忍不住惊叫出声,云长空等长老也都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出手救出韩森。

    可是下一秒,却见孤竹手中的玉剑并没有斩在韩森身上,只是指着韩森的鼻尖,孤竹用一种近乎于野兽的声音怒吼咆哮:“与我一战!”

    “他竟然还没有完全迷失!”众人皆是大喜过望。

    韩森双眼豁然睁开,一手抓住了鬼牙刀,几近疯狂的拔刀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