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章 洞玄突破
    鬼牙刀上的气焰越来越恐怖,力量不断的攀升,孤竹似是已经到了彻底失控的边缘。孤竹要凝聚出最强的一刀,结束这一场战斗,斩杀面前的韩森。

    早已经破烂不堪的武道场内,在那恐怖的刀焰之下再次被碾压撕碎,整个地面都似乎被压下了好几尺。

    韩森被刀意和负面情绪双重压迫,力量和意境被压在身体之内几乎无法外放。

    只是这样的镇压,却让韩森感觉好过了许多,越是在压力之下,韩森这种性格的人,就越能发挥出他的潜能。

    面对强势晋升侯爵的孤竹,韩森心中的求胜信念反而更加强烈了,负面情绪对他的影响低了很多。

    咒语铠甲散发着白色的光华,肌肤与骨头都已经变成了冰玉之色,血液沸腾如岩浆似的,在韩森的身体中奔腾咆哮。

    韩森缓缓举起手中的玉剑,这把剑本身虽然没有什么特殊力量,不过能够在这种强度的战斗当中,没有被斩断,可见它的材料还是很不错的。

    韩森目视孤竹,手指抚过玉剑的剑身,一股股的力量注入玉剑之中,可是那力量极度收敛,只凝于玉剑之内,没有丝毫的散发。

    “韩森打算要硬接这一刀吗?”看到韩森的动作,云素衣心神不宁的抓着云素裳问道。

    “看起来应该是这样了。”云素裳心中同样不解,若是同为侯爵,韩森还有一战之力,可是现在差了一个级别,韩森的力量不可能硬接这一刀才对。

    “他没有选择,只能接这一刀。”云长空说道。

    “为什么?”云素衣不解的问。

    “武道场太小了,孤竹的意志或者说是心魔已经锁定了整个武道场,只要韩森还在武道场之内,就不可能躲开这一刀,所以他非接不可。”云长空道。

    “他能接下这一刀吗?伯爵与侯爵毕竟差了一个等级……”云素衣眼神晃动,有些心神不宁。

    “能,他能接下这一刀。”云长空还没有回答,旁边却有一个人咬牙叫了起来。

    云素衣等人看过去,只见一个满眼血丝的男人盯着武场道,那表情比真正在战斗的人看起来还要狰狞不安。

    “玉荆,你怎么知道韩森能接那一刀?”千羽鹤看着玉荆问道。

    “封侯丹,我给了他一颗封侯丹,只要他服下封侯丹,就可以暂时拥有类似于侯爵级的力量,所以他一定能够接下这一刀,他一定会赢……”玉荆这话像是说给千羽鹤他们听,但是却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好让自己相信。

    “封侯丹?”云素裳等人都有些惊讶:“你怎么会给他封侯丹?”

    “我把全部身家都压在他身上了,他必须连赢十场,否则我就会倾家荡产,所以他必须要赢……他也一定会赢……”玉荆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握紧的双手,指甲都已经刺进了肉里。

    如果从一开始韩森就不是孤竹的对手,本来就没有抱太大希望的玉荆,也不会这么疯狂。

    可是都已经战到这种地步了,如果韩森现在输了,对于玉荆的打击反而更大。

    “有封侯丹就好,那样的话,韩森就还有一战之力。”云素衣知道韩森还有机会,顿时心中暗喜。

    云长空却叹息说道:“如果他一开始就吃下封侯丹就还有机会,现在却是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玉荆听了云长空的话,几乎跳了起来,也顾不得礼数了,竟然直接问云长空。

    云长空也没有与他计较,平静地说道:“孤竹的刀意已经锁死了韩森,现在韩森只要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都会引发孤竹的全力一击,你觉得他有机会掏出封侯丹再吃下去吗?”

    玉荆听了云长空的话,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掉了。

    云素衣稍微放下的心,也一下子都悬了起来,急道:“那怎么办?孤竹师兄这一刀不会真的杀了韩森吧?”

    “有宫主在,不可能看着韩森被杀,只是现在若出手阻止,孤竹那孩子肯定要毁了。”云长空叹息道。

    武道场之内,鬼牙刀的力量还在攀升,而韩森手持玉剑立在那暴虐的刀意之中,却似没有受到刀意的影响一般不动如山。

    玄妙气息在韩森的身体之内流淌,那是属于洞玄经的力量,在自身气场被彻底压制的情况下,一直没有突破的洞玄经,竟然在压力之下产生了突破,向着伯爵级晋升,洞玄气场赋予韩森的力量越来越强。

    虽然还是没有能够冲破孤竹的刀意,把自身的气场散发出去,可是韩森的眼神却越来越清明。

    那暴虐的刀意和负面情绪,在韩森的眼中化为了一道道秩序链,密密麻麻的纵横交错,像是一个巨大的蜘蛛网包裹着韩森。

    随着洞玄气场的不断增强,秩序链在韩森的眼中也越发的清晰,许多以前微不可见的细节,现在都变的清晰起来。

    轰!

    洞玄经的力量在韩森身体内爆炸开来,仿佛把韩森身体内的所有细胞都给炸的粉碎。

    虽然那只是一种错觉,可是却让韩森有种翻天覆地的感觉,好像整个身体一下子挣脱了束缚似的,在那恐怖的刀意和负面情绪压榨之下,身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让韩森有种即便是面对刀山如火亦如春风抚面的感觉。

    所有的压力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怎么强大的力量,在韩森眼中亦不过是许多的由粒子组成的秩序链条而已。

    韩森神色从容,两股不同的力量自他的身体内升起,同时涌入玉剑之中,令那玉剑绽放出奇异的光华。

    牙刀刀意和韩森本身的剑意交织在一起,如同齿轮与链条似的紧密结合,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和意境,诡异而又和谐的连接在了一起,充斥于玉剑之内,令玉剑之上的剑光大作,连那恐怖的刀焰都被剑光躯散。

    韩森持剑而立,宛若剑中神祇似的立于刀焰之中,无论孤竹和鬼牙刀的力量如何提升,始终都没有办法压制住韩森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