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零三十六章 危局
    银色琉璃怪虫双翼残断,背上有一条贯穿了整个身体的刀痕,甲壳破裂,里面的血肉都翻了出来,身上流的到处都是银色血液。

    可是这家伙的生命力当真顽强的可怕,伤到了这种程度竟然还没有死去,而且还找到了韩森。

    看着银色琉璃怪虫爬过来,韩森忍不住暗自苦笑,他的身体情况比银色琉璃怪虫更糟糕,根本没什么战斗力,哪里还能够与这样可怕的异种战斗。

    噗!

    银色琉璃怪虫向韩森这边爬,口中竟然溢出了银色的血液,看起来它的情况也一样十分不容乐观。

    “我说兄弟,咱们都已经这样了,就不能好好的相处吗?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和平共处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韩森一边拖着重伤透支的身体后退,一边和那只银色琉璃怪虫商量。

    管它能不能听的懂,韩森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也没有力气再战斗了,现在他动一下就感觉全身疼的厉害,连手指头都是软的。

    银色琉璃怪虫显然听不懂韩森的话,张着长满锯齿状牙齿的大嘴就向着韩森扑了过来。

    韩森几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得把魂铠甲召唤了出来穿在身上,连躲开银色琉璃怪虫扑击的力量都没有了。

    魂铠甲虽然能够给韩森提供力量,可是那也得韩森自己有力量运用那些力量才行,现在他全身发软,哪里还有力气。

    魔化石牛兽魂就更不用想了,融合型兽魂的消耗同样不小,以韩森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承受不起那样的消耗。

    银色玻璃怪虫扑到韩森身上,爪子不停的乱抓,牙齿也在韩森身上乱咬。

    只是它伤的同样不轻,力量也是大减,连银色光束都放不出来了,啃咬的力量也不是很强,竟然没有能够咬穿韩森的魂铠,只是在铠甲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浅浅的牙痕。

    韩森心中大喜,只要怪虫咬不死他,他就还有机会。

    银色琉璃怪虫显然也已经意识到现在的情况,没有再尝试咬烂韩森的铠甲,牙齿咬住了韩森的一条腿,拖着韩森往洞穴深处爬去。

    韩森不知道银色琉璃怪虫到底想要把他拖去哪里,不过反正他也没有反抗的力气了,索性就当自己是死鱼,任凭银色玻璃怪虫拖着他爬向洞穴深处,尽可能的恢复体力,希望能够恢复一点战斗力。

    之前韩森在银色石像的洞穴中转了一会儿,就找到了那块古神之源,并没有把整个洞穴走一遍。

    现在银色琉璃怪虫拖着他走,不一会儿就已经到了韩森没有去过的石穴通道,而且银色琉璃怪虫似乎一直在往下走。

    银色琉璃怪虫伤的也不轻,爬的不怎么快,拖着韩森爬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爬到了一处巨大的洞穴之内。

    韩森听到了隆隆的水声,发现洞**有一处不停地翻着水花的水潭。

    韩森打量四周之后发现,他很可能已经被银色琉璃怪虫拖到了神像的最底部,下面的水潭应该是和外面的瀑布冲击而成的水潭相通的,在这里还可以听到轰隆的水声。

    洞穴四周的石壁上,竟然还生有一些藤蔓,只是那些藤蔓只有叶子没有果实,也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物种。

    银色琉璃怪虫拖着韩森往下爬,看它的行进方向,似乎是想要把韩森拖去水潭那边。

    韩森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了,这只银色琉璃怪虫受了那么重的伤,不找个地方好好养伤,竟然用重伤之躯把他拖来这里,肯定不是给他洗个澡那么简单。

    “它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拖我去水潭呢?总不能是想淹死我吧?”韩森心中不停的思索,眼睛也一直往水潭的方向看。

    现在他身上根本没有力气,也不可能开启洞玄气场,只能凭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

    听是听不出什么的,只有轰隆的水声。

    可是用眼睛看了一会儿,韩森的脸色就渐渐难看起来了。

    在那水潭之中,韩森隐约似乎看到了有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好像有什么东西潜伏在水潭深处。

    韩森不确定那是什么东西,又或者只是水潭中的阴影,可是以银色琉璃怪虫的行为来看,水潭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

    韩森尝试着挣扎了一下,身体还是虚弱的厉害,连腿都没有办法从怪虫的嘴里面拔出来,也阻止不了怪虫爬向水潭。

    银色琉璃怪虫一直在流血,可是却死撑着把韩森一步步拖到了水潭边上,然后猛的一用力,把韩森甩进了水潭之中。

    韩森虽然已经用尽力量挣扎,可还是被甩下了水潭。

    被冷冽的潭水一激,韩森似乎感觉自己清醒了一点,身上也好像有了一点力气,挣扎着想要游回岸边。

    可是银色琉璃怪虫就守在岸边,韩森刚刚靠近岸边,几个爪子就伸了过来,击打在他的头上,把他往水里面按。

    韩森折腾了几下,试图游向其它方向再上岸,可是银色琉璃怪虫就是不肯放过他,一直守在岸边,只要他一靠近石岸,就立刻用爪子击打他的头,想要把他按入水中。

    韩森在梦境岛那么长时间,在水底挖了那么久的宝石,水性不是一般的好,可是现在身上没有力气,能够勉强保持不沉下去已经不错了,哪怕斗的过那只银色琉璃怪虫,来回几次之后就没了力气,艰难的仰着头浮在水面上喘息,不敢再靠近石岸。

    那只银色玻璃怪虫似乎是有什么顾忌,它自己并没有下水,而且因为伤的太重,翅膀又有了残缺,也难以飞起来。

    韩森不靠近岸边,它也只能守在那里,不时的对着韩森吱吱怪叫,显示着内心对于韩森的愤恨。

    韩森尽可能的让自己浮在水面上,不时往水下面看一眼,或许是因为身在水中,已经没有了大局观,也没有办法对比的缘故,看到的只是黑洞洞的潭水,好似一个无底的黑洞,分不出下面到底有没有黑影了。

    眼睛虽然看不出什么,可是韩森总感觉下面的黑色似乎在慢慢的移动,而且好像正在向上升腾,让韩森的感觉越来越不好。

    “难道我韩森今天就要命丧于此?”意志坚韧如韩森,此时心中也忍不住生出无力感,只感觉水下的阴影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