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一百九十三章 争
    韩森站在瀑布之上,与那些小碧晶蟾蜍一起吸收明月之力和冰冻之力。

    夜河王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幻不定,心中暗道:“肯定是刀锋在走之前有什么安排,所以才会让他来这里接任冷宫守门人之位,真是可恶,刀锋对一个外族竟然如此尽心尽力,甚至是煞费苦心,怎么就不知道为我瑞贝特族想一想。”

    夜河王以为这一切都是伊莎的安排,所以韩森才会不惧冰冻之力,才能够与神化级的碧晶蟾蜍如此亲密,他哪里知道,就算伊莎自己当守门人的时候,也没有像韩森与碧晶蟾蜍这么亲距离的接触过。

    心中虽然气愤,不过夜河王却拿韩森没什么办法,只是悔不该给韩森进出刀锋星的权限,否则也不会让韩森有机可趁。

    夜河王打算不理会韩森,运转了他的基因术,准备吸收夜河王的月光。

    可是才刚刚准备要开始吸收月光,却韩森站在瀑布上面移动了一步,挡在了碧晶蟾蜍吐出的那轮明月前面,顿时完全遮住了碧晶蟾蜍吐出的那一轮明月,让夜河王面前一黑,所在的位置完全陷入了韩森的阴影之中,哪里还看的到半点月光。

    “可恶!”夜河王大怒,可是当着碧晶蟾蜍的面,别说是出手,就连声音也不敢发出来,以免惊扰了正在吸收月华的碧晶蟾蜍。

    夜河王并不认为碧晶蟾蜍真的有那么和善,碧晶蟾蜍当初的凶名震惊宇宙,甚至活吞过一颗星球,杀生无数,绝不像刚才表现的那么温顺。

    碧晶蟾蜍之所以会在月之狭,并非因为它是瑞贝特族的下属,而是一种合作关系。

    因为碧晶蟾蜍需要吞吐月华修炼它的基因术,所以月之狭这种万月齐辉的地方,正是碧晶蟾蜍修炼的最佳宝地。

    原本碧晶蟾蜍是准备强行冲入月之狭,几乎发动与瑞贝特族的灭灯之战,后来经过皇极族的调停,才与瑞贝特族达成了协议。

    碧晶蟾蜍可以在月之狭居住,并且获得瑞贝特族的供养,作为交换条件,瑞贝特族可以由一人带着守门人令牌在这里吸收碧晶蟾蜍的明月之力,以及月之狭遇到危机的时候,碧晶蟾蜍也要出手帮助。

    这么悠久的岁月以来,碧晶蟾蜍都接受瑞贝特族的供养,并且由一个瑞贝特族吸收它的明月之力,相处还算和平,但是像夜河王这种活了那么久的王级强者,却还记得当初碧晶蟾蜍强行破开月之狭,那种吞天食日冰冻星河的可怕场面和凶残暴戾,哪里敢在这里放肆。

    现在韩森挡在那里,让他根本没有机会吸收明月之力,夜河王脸色难看,额头上的青筋直暴,眼睛几乎就要喷出血来,可是却拿韩森一点办法也没有。

    夜河王咬了咬牙,看了看四周,心中暗道:“既然韩森都能上崖,那我换一个位置应该不算什么吧?”

    夜河王想要换一个位置,不过他不敢靠近瀑布,只是想要转一个角度,避开韩森的阴影,只要能够吸收明月之力就行。

    只是夜河王不确定这样做到底能不能行,毕竟在约定的守门人的规则之中,守门人必须在这个石台之上守门,没说过可以去其它地方。

    可是不去其它地方,这一片的月光都被韩森的阴影笼罩,连一丝月光也透不过来,他还练个屁啊,夜河王又怎么甘心在这里吹冷风。

    夜河王狠了狠心,看着瀑布上面的碧晶蟾蜍,然后试探着伸出一条腿,想要走下石台。

    可是他的一条腿才刚刚抬起来,就看到瀑布上的碧晶蟾蜍眼睛转动了一下,眼珠子似乎斜看着他这里,顿时让夜河王心中一寒,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全身的冷汗却止不住的往外冒,哪里还敢迈出这一步,飞快的把腿收了回来。

    他站好了之后,碧晶蟾蜍的眼睛才又看向了天空,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怎么……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夜河王站在那里,额头上青筋暴突,脸上满是冷汗,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脸部骨肉扭曲的不成样子。

    他不好容易才熬到了有机会拿到守门人之位,可是却在这里连碧晶蟾蜍吐出的明月都看不到,别说吸收明月之力了,根本就只是在这里吹冷风而已,与一个普通门卫又有什么区别。

    “韩森……韩森……我必杀你……”夜河王双目通红,死死的盯着瀑布之上的那个背影,几乎要喷出血来。

    可是在这里,他却一步也不敢动,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牙都快要咬碎了。

    韩森连看也不看夜河王一眼,就挡在明月之前,自顾自的吸收炼化明月之力和冰冻之力。

    他又岂会不知道夜河王已经恨极了他,可是那又如何?他若不争不抢任人鱼肉,到是合了夜河王他们的心意,他们到是不气了,韩森自己又如何能够晋升。

    人从有生命开始就是在与这个世界在争,与亿万精子争活的可能,与兄弟姐妹争家庭资源,与同学争学习资源,与同事争公司资源,与诸天万生争食物,争那修炼进化的机会和资源。

    若不争,又如何能够更进一步,走上那众生之巅。

    若是怕与人争,韩森就不会走上修行这条路,还不如在家生娃带孩子,来什么基因大宇宙。

    能够来到这里的,无论是韩森还是宁月他们,都已经有了与诸天万族争锋的觉悟,用尽任何手段和心机,也绝不会后退半步。

    夜河王断韩森的资源,那就是断了韩森的进化之路,如杀韩森父母,韩森又怎么可能再与他继续和平同处。

    自从交接遗产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韩森与夜河王必有一伤。

    夜河王站在石台上,死死地盯着瀑布之上的背影,心中杀意如潮,却只能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韩森吸收明月之力。

    韩森冷眼相看,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弧线,王者又如何,与他争夺资源,就算是王级强者,也要站在他的脚下吃土吹风。

    阴影如山,压的夜河王如同野兽一般喘息,心中的杀机也如暗流般涌动,已经决意要把韩森致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