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两百九十五章 得宝
    断罪一刀斩来,那刀上的秩序链化为一道吞天食日的黑色蛇王,刹那间就到了韩森面前。

    韩森身上的力量爆发,可是那白色的渔绳束缚着他的身体,一道道神秘的秩序链交织下来,竟然令韩森的力量难以凝聚,眼看着就要被斩于刀下。

    韩森一咬牙,正准备要变身超级神灵,却突然看到那咆哮而来的刀光竟然瞬间溃散。

    韩森微微一怔,目光看向断罪,只见他的胸口处穿出来了一只如晶似玉的手掌,修长的手指十分优美漂亮。

    “白先生!”韩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白先生从断罪身后走了出来,那只手也从断罪的胸膛之中收了回去。

    只是白先生的手上干净如新,没有沾染半点鲜血。

    断罪手中的断刀掉在了地上,低头看了看胸前的血洞,转身又看了看白先生,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你的力量不是不擅长战斗吗……为什么……为什么能够摧毁我的黑暗魔狮之体?”

    “人生这种事,总会有很多意外,习惯就好了。”白先生随手拿着一只漂亮的白色贝壳,打开贝壳对着断罪一照,顿时把受了重伤的断罪吸入了贝壳之中。

    合上贝壳放进怀里,白先生伸手抓住了兜天网和小箱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韩森说道:“韩森,看起来这次你输的很厉害。”

    韩森被兜天网的绳索捆着,只能苦笑道:“是你赢了,白先生你打算要怎么处置我?”

    “当然是杀了你,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一个可怕的敌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吗?”白先生冷冷地盯着韩森说道。

    “白先生您太看的起我了,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韩森神色不动,却已经暗自运转力量,死死地盯着白先生,准备要放手一搏了。

    白先生抓着兜天网,却没有看韩森和宝儿,目光盯着那只玉猫像说道:“九命血猫,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韩森闻言一怔,白先生竟然知道那玉猫像是九命血猫。

    玉猫像眯起眼睛看了白先生一眼,趴在那里淡淡地说道:“既然你们已经通过了考验,要走要留自然是由得你们自己,又何须多问。”

    “告辞。”白先生一拉手中兜天网,拉着韩森和宝儿向着圣城之外飞去。

    这一次圣城的力量竟然没有阻止他们离开,白先生拉着韩森和宝儿轻易地飞出了圣城,进入了那片黑暗的水域之中。

    白先生另一只手中的玉石小箱子,散发着蒙蒙圣光,把黑暗驱逐在身外三米之处,拉着韩森和宝儿无惊无险的冲出了大海沟。

    原本韩森以为白先生会在圣城之内杀了他,可是谁知道白先生竟然没有在圣城之中下手,而且出来之后,他竟然也没有逃走,而是拉着韩森和宝儿回到了大白鲸里面。

    狐妃和伊莎的战斗似乎已经结束,没有再看到海水的波动,不知道她们谁胜谁负,也没有看到她们的踪影。

    白先生把韩森和宝儿带到了大白鲸之内,笑吟吟的看着韩森说道:“现在我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杀死你了,你有没有想到怎么逃走呢?”

    “为什么不在圣城内杀我?”韩森疑惑的问道。

    “你真以为那里只是一座用来藏宝的城市吗?”白先生淡淡地说道。

    “不是吗?”韩森反问道。

    “除非圣主疯了,才会花那么大的力气建造这么一处地方玩寻宝游戏。”白先生撇了撇嘴说道:“那种地方,一定藏着无法想象的秘密,别的且不说,你背上的那幅画,来历就非常的不简单。”

    “画不是已经没有了吗?”韩森微微一怔。

    白先生笑了笑:“你还是太天真了,消失不等于没有,作画的那个家伙我看不出底细,不过他用来作画的那个生物是古血龙女,神化级的突变异种,她的血就是突变异种基因,能够以她的血来作画,你觉得那画会随便消失吗?”

    韩森听了心中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东西竟然会是突变神化级的恐怖存在。

    “为什么?他为什么在我身上作画?”韩森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也许从一开始,你就是被选中的人。”白先生眼神一冷:“不过那些都已经无所谓了,现在只要杀了你,所有一切就都结束了。”

    说着,眼露凶光的白先生一拉兜天网,顿时把韩森和宝儿拉到了他的面前,一只手向着韩森胸前抓了过去。

    韩森还记得断罪是怎么被白先生一只手贯穿胸膛的,心中骇然,立刻就想要变身超级神灵体。

    可是却见白先生的手掌一挥,束缚着他的绳索就松了开来,网着鸟窝的兜天网也同时打开,鸟窝也被甩回了韩森手里。

    “白先生,您这是……”韩森接住了鸟窝,一脸疑惑的看着收起了兜天网的白先生。

    白先生收起了兜天网,把手中的玉石小箱子随手抛给了韩森。

    韩森接住了玉石小箱子,更加有些发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白先生对着韩森微微一笑,身上的肌肉和骨骼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令他的外貌也随之变化。

    不多时,白先生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身上的气质也产生了不小的变化。

    现在白先生看起来年轻了许多,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可是他身上却有种特别的气质,让人感觉他仿佛已经看穿世间的一切虚妄,如同棋局之外的弈者。

    “是你!怎么会是你?”韩森张大了嘴巴,半晌才指着他惊叫了起来。

    “为什么不会是我?”白先生饶有兴趣的看着韩森说道。

    “你不是在庇护所吗?你……你是怎么出来的?”韩森说了一半,突然想到血命教和修罗族都有出来的方法,似乎眼前这个人能够出来也并不奇怪。

    “说来话长,简单来说,我本以为可以破碎虚空白日飞仙,成为逍遥于天地之间的仙人,谁知道却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实在令人有些失望。”白先生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表情。

    “你……NB……”韩森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这个男人韩森当然认识,虽然以前见面的时间很短,可是却让韩森记忆深刻,因为他才是玄门的正宗传人,而韩森只不过学了洞玄子的一部《洞玄经》而已,只能算是半个玄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