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三百三十一章 参悟石像
    因为白皇还在位,他的石像还被封存着,要等他逝去之后,他的石像才会在皇极阁之内正式开放。

    之所以有现任皇帝石像不开放的规矩,就是为了避免现任皇帝的子嗣破解石像,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石壁上面没有解释,韩森也不明白。

    白皇的前一任皇帝帝号“宝皇”,功绩平平,都是一些帝皇功绩的套话,虽然也打下了一些种族,扩大了皇极族的版图,不过基本上都是一些无名小族。

    皇极族发展到宝皇这一代,能够发展的空间已经极其有限,除非能够打下太上族和古神族,否则也没啥太大的事让他去做了。

    事实上宝皇之前的二十多代皇帝,大多也都是平平无奇,只是守住了皇极族的江山慢慢发展。

    可是其他那些皇帝石像的意境都被惨悟了,这位同样平平无奇的皇帝石像,却一直没有被破解。

    虽然宝皇的石像出现时间最晚,被参悟的次数比较少,这可能是一个原因,但是白皇的儿女之中绝对不会缺乏天才,诸如白无常和白凌霜之类的,都是天赋绝佳的奇才,白薇的天赋也不差,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深藏不露的皇子皇女不知道有多少,这些家伙都没有能够参悟宝皇石像,可见宝皇石像本身也一定有不凡之处。

    韩森的目光从三座石像上面扫视,不能使用紫蝶神瞳镜强行破解,那就只能靠自己揣摩感悟,而且一位皇子无论有多少枚皇极阁令牌,只要参悟了一尊石像,以后就不能再来皇极阁。

    白无常就曾经参悟过一尊皇帝石像,但他并不是唯一参透石像的皇子。

    “先从他开始试一试吧。”韩森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了始皇帝的石像之上。

    三尊石像各具气度,皆有不凡之处,韩森也分不出好坏,不过始皇帝手中托着的那个葫芦,却让韩森有几分在意。

    也许是因为宝儿的原因,韩森对于葫芦造型的东西会稍微在意一些。

    宝皇名字中虽然有个宝字,可是他身上没有佩戴刀剑,手里面也没有拿什么东西,看起来有点太穷酸了,不太合韩森的心意。

    文皇也不符合韩森的风格,唯有这位始皇帝让韩森十分感兴趣。

    在始皇帝石像前的蒲团上面坐了下来,韩森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石像。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原本看起来只是颇具气势的石像,在韩森坐下之后,顿时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了。

    如果说站着的时候看那石像,只能说是栩栩如生的石像,那么坐在蒲团之上再看,却感觉那石像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好似一个活着的帝皇站在那里,正笑眯眯的俯视坐在下面的韩森,气势也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韩森心中惊讶,从蒲团上面稍微移开了一点,然后再去看石像,发现石像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没有那种灵性和神韵了。

    又换了好几个位置,结果都是如此,只有坐在蒲团上面,才能够看到石像的灵性和神韵。

    韩森又跑到了文帝和宝帝的石像前试了试,结果全部都一样,只有坐在蒲团上面,才能够真正感觉到石像的神韵和意境。

    “帝皇石像果然玄妙,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韩森心中感叹,又回到了始皇帝的石像前坐下,仔细观摩石像上的神韵和意境。

    这一看之下,又让韩森感觉有些奇怪起来,那文帝和宝帝石像,给韩森的感觉都是如神如魔,其势可动荒宇天地,神态衣着之间都仿佛自有神秘,随意一道衣褶都仿佛蕴含着宇宙至理。

    可是这位始皇帝却完全不同,托着个葫芦看起来笑眯眯,好像邻家坐在门口抽旱烟的老爷子,哪里有半分恐怖大佬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他的眼神之中,甚至隐隐还能够看出几分猥琐之意。

    “这位始皇帝还真有点意思啊!”韩森心下好奇,用心仔细观察他的全身上下,不放过任何一处地方。

    可是无论从哪一处地方看,都看不出他身上有什么大道意境,虽有灵却无神,实在有些过于平平无奇了。

    文帝和宝帝的石像还有恐怖的意境可以参悟,始皇帝的意境却非常淡薄,实在很难有所领悟。

    韩森在石像前坐了一天一夜,也没有所得,不由得暗自皱眉,不知道该不该放弃始皇帝,去参悟一下文皇和宝皇。

    只是韩森对于那个葫芦总是有点在意,犹豫了一下,索性不再去看始皇帝,只去观察那个葫芦。

    看了一会儿,韩森还真看出一些奇异之处。

    之前韩森观看石像,是以皇帝为主,葫芦只是一个配物,这样去看觉得没什么特别之处。

    可是如果把这个关系调换一下,把葫芦看成是这个石像的主体,而皇帝本身看成一个配物,那就有些不一样了。

    皇极族的皇子皇女,那是何等高贵骄傲的身份,他们自然充满了种族自豪感,对于自家的先祖更是充满敬意和自豪,谁也不可能反着去看,把始皇帝当成一个配物,甚至是葫芦的奴仆去看。

    韩森这个根本不是皇极族的外人,自然不会有那种情结,而且对于葫芦又有些在意,如此颠倒过来去看,顿时发现这尊石像竟然别有洞天,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似的。

    以皇帝为主和以葫芦为主两种不同的心态和角度去看,这石像竟然给人以两种完全不同的意境和神韵。

    韩森看着看着,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变了,他越看这个葫芦,越觉得熟悉,越看越觉得这个葫芦有些像是宝儿还没有出生的时候。

    “不会吧?皇极族始祖手中托着的葫芦石像会是宝儿未出生之前的石像?或者是与宝儿同族同种的葫芦呢?”韩森越看越觉得惊奇。

    把那葫芦当成宝儿去看,葫芦上面的意境顿时更加清晰起来,一股股神秘的气息荡漾开来,仿佛把韩森的身心都包裹在其中似的。

    “这葫芦石像,雕像的不会真的就是宝儿吧?”看着那葫芦石像,韩森脸色变幻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