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八百三十六章 恋蝶
    韩森顿时暗道不好:“此时太上族长的意境已经达到了太上忘情的地步,若是想要真的做到天人合一,那岂不是要斩断一切俗念?他不会真的要杀蝶女吧?”

    韩森虽然知道事情已经不妙,可是却也没有办法。有神在,他想要动手去阻拦太上族长也不可能。

    “难道真的要当苦力百年?”韩森脑子飞快的转动,希望能够寻找到一线机会。

    蝶女自然也看出太上族长有些不对劲,哀怨的看着太上族长说道:“难道你真的想要杀了我吗?”

    太上族长微微摇头:“我已参悟太上忘情之奥妙,岁月流转、恩怨情仇皆不足以在我心中留下刻痕,从此之后你我之间再无半分瓜葛,只是陌路之人,去吧,天大地大,无边的天外天总有一方你容身之所。”

    韩森听的一楞,这才发现自己到是小瞧了太上族长,他顿悟之后,确实得了太上感应篇的奥义,只不过他领悟的程度比韩森想象中还要深一层,是真正的放下了一切,所以蝶女已经不能成为他的心结。

    “难道我的运气这么好,就这样赢了赌约?”韩森不相信神会这么容易让他赢,目光看向了神。

    只见神依然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也没有要出手阻止的意思,好像一切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个看客而已。

    “你不去劝一劝他吗?”韩森试探着问道。

    “不用,一切都如预料的一般,希望接下来的故事不要令人失望才好。”神在和韩森说话,可是眼睛却一直看着太上族长和蝶女,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在看悲情电视剧的年轻人,好像随时准备着被剧情所感动。

    韩森见神似乎真的不打算再出手了,可是他却又如此自信会赢,不由得也转头看向太上族长和蝶女,想知道神的自信到底来源于哪里。

    太上族长完全没有杀心,已经把蝶女当成路人,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突然,蝶女却发出了尖厉的笑声,那笑声刺耳之极,连韩森听了都感觉头皮发麻,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只见蝶女张开双翼,仰天尖笑,身上一道道秩序链如同无数蝶影一般环绕在她四周,如同冥界引路的死亡之蝶。

    “你就这样走了吗?”蝶女收敛了笑容,目中闪烁着骇人的光芒,对着太上族长厉声问道。

    “该放下的时候就需要放下。”太上族长淡然说道,心已经似古井无波,无论如何蝶女都没有办法再激起他心中的波澜。

    “你说的到是好轻松,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我恋蝶一族终身只能选择一个配偶,若是被配偶抛弃,那就只能在孤独中死去,你这样抛弃我,与杀死我何异?”蝶女指着太上族长厉声喝问。

    韩森终于明白为什么神那么自信了,因为从开始他真正的目标就不是太上族长,而是蝶女。

    韩森回想整个过程,蝶女被逼到这种地步,自己也算是出了一份力。

    “我的修行果然还是不够,从开始就被神算计,一直都没有能够超脱于他的布局之上。”韩森知道自己这次败的很惨。

    不过蝶女终究还是没死,他还有扭转乾坤的机会,虽然很难,但终究还有机会。

    “抱歉。”太上族长淡淡地说道。

    而他这一句抱歉,彻底激怒了蝶女,只见蝶女尖叫道:“既然都是一死,与其孤独而死,不如让你陪我一起死去,看你还如何离开我。”

    蝶女的神色几近疯狂,身上的蝶影如同一道道死神刀影般向着太上族长狂卷而去。

    化蝶级的蝶女,实力何等强大,太上族长虽然领悟了太上感应篇的奥义,可是他的本身实力却只有原基级,几乎不可能与化蝶级的蝶女一战,只是一个照面,太上族长的身体就被蝶影割裂出了一道道骇人的伤口,神血自伤口中崩流而出。

    “若是太上族长被杀了,应该算是你输了吗?”韩森看向神问道。

    “是的。”神点点头,目光却依然饶有兴趣的看着战斗中的太上族长和蝶女。

    “那你不去救他?”韩森试探着问道,他想知道神还有什么算计,能够让太上族长杀了蝶女。

    “不需要,生死由命,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神淡淡地说道。

    韩森探听不到什么,只好看向战场,思索着太上族长有什么杀死蝶女的机会。

    可是无论怎么看,蝶女都已经完全压制了太上族长,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蝶女的力量非常特殊,不是一般的异种可比,她的力量之中隐含着死亡系和情绪系的两种力量,而且基因术非常诡异,韩森就算是自己出手,也没有百分百斩杀她的把握。

    现在只有二十岁,刚刚晋升原基级的太上族长,根本不可能斩杀蝶女,反而很可能会被蝶女斩杀。

    不断的有蝶影划过太上族长的身体,纵然他把太上感应篇运用到了极限,也难以抵挡蝶女的力量。

    太上族长尝试着瞬移,可是在瞬移之中,他的身体就被蝶影击中,直接从瞬移中跌落出来。

    那些若隐若现的蝶影,好像是无所不在收割生命的死亡之蝶一般,一直围绕在太上族长左右,一次次切割太上族长的身体。

    嘭!

    太上族长的身体撞在了星辰树的树干上,口中神血喷溅,全身流出的神血,已经把他的铠甲都染成了血红色。

    半坐半靠在星辰树上的太上族长,看起来已经快要不行了。

    “现在回到我身边,你还有活命的机会,我可以饶你不死。”蝶女来到了太上族长面前,死亡蝶影围绕在她身边,形成卫一条奇异的蝶道,似是通往虚无的冥界,只要太上族长说一个不字,似乎就可以把太上族长引入那没有生命可以踏入的冥界。

    “我已经说过了,从此之后你我已是陌路。”太上族长抹了抹嘴角的血污,靠坐在星辰树旁,神色淡然地说道。

    “那就和我一起死吧。”蝶女身形微动,漫天死亡之蝶就向着受了重创,已经无力再战斗的太上族长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