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八百三十七章 一生一世只恋爱一次的蝴蝶
    漫天死亡蝶影如同冥河一般向着太上族长倾泄而去,顿时把太上族长身上的血肉都一片片的剥离,连神体都抵抗不住蝶影的力量,全身上下片刻之间已经被切割的露出森森白骨。

    韩森却并没有因此而高兴,显然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结束,神设计了一切,不可能是为了输掉赌约。

    噗!

    神血染红了大片的土地,眼看着太上族长就要被切成一堆白骨,可是谁知道此时的蝶女却突然张口喷出一口神血,似是受了重创一般萎靡不振,漫天蝶影也随之消散无踪。

    韩森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静静地看着蝶女,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蝶女似是强忍着痛苦,再次凝聚出蝶影切割向太上族长的身体,可是每一道蝶影切割在太上族长身上,蝶女自己也跟着狂喷鲜血,看起来受创之深不亚于太上族长。

    太上族长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变成了没有多少血肉的骷髅,表情却没有明显的变化,看着蝶女淡淡地说道:“你是恋蝶一族,一蝶一生一世只会爱恋一次,契约即已经结成,那便是同生共死至死不渝,你伤我也就是伤你自己,这又是何必呢?”

    “我说过了,你要抛弃我,那就一起下地狱。”蝶女惨然说道,脸上的表情却坚定异常,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一道道蝶影冲向太上族长,把太上族长的身体切割开来的同时,蝶女口中的鲜血也越来越控制不住的溢出来,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看起来她受的伤果然不比太上族长轻。

    “一蝶一生一世只恋爱一次,这等爱情不知道该羡慕其忠贞,还是该叹其悲哀。”神多愁善感的看着相爱相杀的两人,轻声叹道:“我看可悲多过可叹吧。”

    “这还不是你造成的?”韩森心中暗自腹诽。

    似是看穿了韩森的心思,神正容说道:“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只是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他们完全可以选择更美好的结局,可惜他们却偏偏选了最悲哀的一条路。”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生命才显得璀璨有意义,没有爱恨情仇的生命终究是太无聊了。”神紧接着又叹道。

    “那是你的臆想,我相信绝大多数生命都希望自己的一生都是平平安安,没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韩森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依你所说,那你只需要随便找一个偏僻的星域,以你的实力就可以统治一切,幸福的过一生,你为什么还要四处闯荡,经历这许多的危险?”神看向韩森问道。

    韩森一时之间也有些语塞,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生命因为贪婪而绚丽,而爱恨情仇就是贪婪之树上盛开的最美丽的花朵,此时就将会有最美丽的悲情之花绽放,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你还是专心欣赏吧。”神专注的看着太上族长与蝶女相爱相杀,那表情认真地就像是在看一场悲剧电影的大结局。

    韩森没有时间去关注神,否则就会看到神的眼中亦有眼泪滑落,似是也被这场悲剧所感动。

    “怎么办,蝶女与太上族长同归于尽,根据赌约来说,蝶女确实是因为太上族长而死,也就等于是我输了赌约……”韩森心中闪过千百个念头,在想着要怎么阻止蝶女和太上族长同归于尽。

    可是看蝶女的模样,分明是已经铁了心要和太上族长同归于尽,她连命都不要了,韩森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够劝她收手。

    到了现在这种时候,韩森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身上秩序神光绽放,就要冲过去挡住蝶女,无法如何不能让她和太上族长同归于尽。

    韩森凝聚了全力,想要直接瞬移过去,可是身体还没有来的及有动作,就感觉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连半步也难以移动。

    “这是他们的舞台,你只需要作为观众看着就好,这么精彩的一场悲剧,精美的如同艺术品一般,你又怎么能够忍心破坏它呢?”神淡淡地说道。

    韩森虽然早知道神不可能会让自己出手,但是到了这种时候,还是感觉无比郁闷。

    眼看着蝶女和太上族长都已经身受重创,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同归于尽,韩森虽然身体无法动弹,却也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大声对着蝶女喊道:“蝶女,不管你是爱他也好,还是恨他也罢,他这么负你,你这样杀了他,不觉得便宜了他吗?”

    可是蝶女已经几近疯狂,除了太上族长之外,似乎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了。

    见蝶女不为所动,韩森又继续大声道:“你看他现在的模样,哪里有一点为自己的行为悔恨的样子,他根本不会知道你现在是多么的痛苦,不知道你是如何的痛不欲生,你现在杀了他,就等于是让他解脱了,你真的只是想要如此吗?”

    蝶女的身体顿了顿,惨白面孔缓缓转向韩森,盯着韩森问道:“那要如何才能够让他和我一样痛苦的死去?”

    韩森见蝶女竟然回应了自己,心中顿时大喜,不过却强忍着,没有急着回答,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在你的心中,他是你的至爱,至爱被夺的痛苦,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在忍受而已。你必须让他也尝到这种痛苦,那样才有意义。”

    “我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又怎么能够让他也尝到这种痛苦?”蝶女恨声道。

    “所以啊,你就算是死了,对他也没有任何影响,你必须要夺了他的至爱,才能够让他和你一样痛苦。”韩森引诱道。

    “你知道他的至爱是什么?”蝶女眼睛放光,盯着韩森问道。

    “知道,当然知道,不就是他的至爱把他从你身边夺走的吗?”韩森道。

    “什么?”蝶女一时间没有明白韩森的意思。

    “他是为了追求天人合一之路才放弃你的,你若是断了他一心追求的路,岂不是比杀了他令他更痛苦?”韩森说道。

    “杀了他,不就是断了他的路吗?”蝶女咬牙道。

    “不不不,杀了他,他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你必须要让他活着,但是却看不到一点希望,就如同你被他抛弃一般绝望无助,那才能够让他感觉到痛苦。”韩森继续说道。

    “要怎么做才能够令他绝望痛苦?”蝶女双眼放光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