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三千两百三十六章 长辈
    能够和轮回扯上关系的力量,都是非常恐怖的。

    韩森到现在也搞不清楚,半截蜡烛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就算是毁灭级的正神,也很难和轮回扯上关系,更何况半截蜡烛只是一个野生进化的神灵基因种。

    “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它的主人又是谁?”韩森现在恨不能立刻找到月神,问清楚镜月的来历和能力。

    虽然拿到了镜月,不过韩森并没有能够把镜月收进自己的魂海,显然镜月只是答应跟他走,并没有要成为他的基因种。

    “能够带在身边就行,能不能收进魂海到是无所谓。”韩森到是看的开,直接捧着半截蜡烛走出了明烛园。

    “不……不可能……”白发老者本以为韩森必然一无所获,谁知道竟然看到韩森捧着半截蜡烛走出了明烛园。

    镜月虽然不似黑暗大妖龙王对于秦国的意义那么重大,但它的来历之大,不在黑暗大妖龙王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夜神无月当初对于秦国的影响之大,甚至犹在秦修之上,毕竟秦修只让秦国风光了他自己的那一代。

    可是夜神无月所推动的法制,却让秦国一直昌盛到了今日,挽救即将被灭国的秦国于危难之中。

    秦国能够有那么多的绝世强者相助,经历了无数次的大劫依然屹立不倒,多多少少都与法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否则那些绝世强者大半都不是秦人,凭什么为秦人卖命保国。

    而镜月这半截蜡烛,虽然不是夜神无月的基因种,却与夜神无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初夜神无月刚刚推行新法,受到了诸多阻挠,甚至演变到了同室操戈的地步,可谓是一法万命,每一条新法的订制,都会牵连无数人命,可以说是血流成河。

    在新法推行至最关键的时候,皇帝却突然驾崩,于是反对新法的那些贵族就利用此事向夜神无月所领导的新法派发难,还说什么新法触怒神灵,所以才会降下灾祸使皇帝驾崩,若是在再继续逆天则行推行新法,秦国必将会受到更大的天谴,甚至会被灭国。

    这些声音因为皇帝的驾崩愈演愈烈,几乎使得新法完全停滞,眼看着那么多人的努力和付出的鲜血就要付诸东流。

    就在此时,夜神无月借来了镜月,借着半截蜡烛之力,打破轮回令皇帝起死回生,从而逆转乾坤,使得新法顺利推行。

    因为此事太过骇人,当时的皇帝下了封口令,知道皇帝起死回生这件事的大臣后来都一一离奇死亡,就连皇族之中,也没人敢议论这件事。

    但是关于镜月半截蜡烛令皇帝起死回生的秘密,却是一代一代传了下来,虽然连皇族都不敢说,可是不少人却暗中窥视镜月许久。

    在夜神无月消失之后,也有不少皇族尝试着去收服镜月,白发老者秦渊也是其中之一,结果却都以失败作为结局。

    半截蜡烛镜月就这么留在了秦皇宫的明烛园之内,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亿年的岁月,直至今天才被韩森带出了明烛园。

    之前秦渊没有反对韩森去明烛园,那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韩森能够带走镜月蜡烛,就连秦家的破界强者,也没有能够动那蜡烛半分,更何况是一个外姓人类。

    可是万万没想到,韩森竟然真的把镜月蜡烛给拿了出来,秦渊又岂能坐视不理,那可是能够逆天改命的强大力量。

    就算秦家的人用不了,也不能落入外人之手。

    秦渊目光深邃,穿过了虚空,死死盯着韩森捧在手里的镜月蜡烛,突然眼睛一亮:“原来他并未能收服镜月蜡烛,只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那镜月蜡烛给捧出了明烛园。”

    若是韩森已经收服了镜月蜡烛,秦渊心中有所忌惮,害怕镜月蜡烛那神鬼莫测的力量,也许不会去拦韩森。

    可是现在他发现韩森并没有能够真正收服镜月蜡烛,顿时就欣喜若狂,猛的起身一步跨过,穿越了重重空间来到了明烛园外。

    韩森捧着半截蜡烛走出来,那送韩森来明烛园的内臣就在外面等候,看到韩森竟然真的把那半截蜡烛给捧了出来,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他虽然不清楚镜月蜡烛的真正来历,却见过不少皇族进入明烛园,可是最后一个个都狼狈出来,谁也没有能够从里面带出来一根毛发。

    突然看到韩森捧了半截蜡烛,好整以暇的走出来,又如何让他不惊。

    “恭喜韩先生,韩先生真是大能之士,老奴历经三代皇朝,见过不知道多少人走进明烛园,可是却从未见过有谁能够从里面带出东西,韩先生您是第一人。”内臣一脸献媚的上前行礼道。

    韩森正欲说什么,却突然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内臣看到那身影,顿时身子一颤,连忙俯首跪拜,颤声说道:“小的拜见老祖宗。”

    秦渊不理那内臣,盯着韩森冷声道:“放下镜月,此物不是你有资格带走的东西。”

    “是这样吗?可是陛下亲口告诉我,若是我能够把它带走,它就是属于我的。”韩森也不生气,淡淡地说道。

    “景真病体未愈,思想还有些混乱,他所说之话,又岂能当真?”秦渊说着一步前压,身上的气势如同山岳海啸一般压下,想要迫使韩森低头。

    “你的意思是,堂堂大秦国的皇帝脑子不好使,说话像放屁?”韩森直接说道。

    “胡说八道,我看你是真的不知死活。”秦渊身上的气势更加暴烈,那恐怖的气息,几欲要形成肉眼可见的火焰,汹涌的向着韩森涌去,仿佛要把他烧成灰烬一般。

    “难道你刚才那话不是这个意思吗?”韩森淡淡地说很道。

    “就算是又如何?景真那小子是本座的后辈,他爷爷的爷爷还得叫本座一声太叔爷爷,我作为长辈,说几句真话又如何?”秦渊霸气无双,身上的气焰滔天。

    “那真是巧了,秦家的长辈,我也认识一位,而且她还叫我哥哥,这么论起辈分的话,你也应该叫我一声太太太太叔爷爷什么的,我说你脑子有病,作为长辈这样实话实说也没有问题吧?”韩森淡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