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锏出
    在紫铜剑被女人拔出来的刹那,剑上的紫红色光焰大放,似有无穷的力量自剑身之中涌出,流向了女人的身体之内。

    韩森看的心中一凛,看起来被土著从地上拔出来,也并非就能够完全重获自由,紫铜剑与那女人之间,明显形成了某种特殊的联系。

    小女孩在那巨兽的追赶之下,已经逃到了附近,那巨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目光看了一眼燃烧着紫红光焰的紫铜剑和女人,竟然丢下小女孩转头就跑,好似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小女孩先是一楞,然后看向女人手中的紫铜剑,露出思索之色,然后目光飞快的流转,在兵刃丛中搜索起来。

    很快,小女孩的目光就落在了韩森所化的黑色金属锏之上,显然她还记得,当初就是那柄金属锏和紫铜剑一起发出了奇怪的鸣叫声。

    又看了一眼握着紫铜剑的女人,小女孩咬了咬嘴唇,飞快地向着韩森冲了过去,两只小小的手掌,一起握住了锏柄。

    韩森神色古怪,一时间也不知道被小女孩拔出来到底是好是坏。

    只是小女孩已经毫不犹豫的双手用力,把韩森所化的黑色金属锏慢慢拔了出来。

    小女孩的身高也就和金属锏差不多高,双手握着锏柄竟然难以完全拔出来,只好放开锏柄,双手抱着锏身往外拔,终身把韩森给拔了出来。

    在韩森被小女孩拔出来的一刹那,韩森只感觉一股恐怖的规则力量涌向他和小女孩,竟然令他的一丝灵魂之力流向小女孩。

    相应的,小女孩的一丝灵魂之力也涌向了韩森,就如同是平等交换一般,他获得了小女孩的一丝灵魂烙印,而小女孩也获得了他的一丝灵魂烙印。

    “该死的三十三天规则……”韩森以超级神灵体的力量,也没有能够阻止这种交换的完成。

    不过小女孩的灵魂显然太弱了,虽然获得了韩森的那一丝灵魂烙印,但是却并没有能够将其炼化吸收,那一丝灵魂烙印在她的灵魂之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像是米堆之中渗入了一粒铁砂。

    反而是韩森的灵魂,刹那间就将小女孩的那一丝灵魂烙印吸收炼化,成为了自身灵魂的一部分。

    这就导致了一种异常状况的产生,虽然小女孩把韩森拔了出来,可是却没有能够像女人与紫铜剑一般,产生力量的共鸣。

    小女孩双手抱着黑漆漆的金属锏,就好似抱着一根烧火棍似的,没有丝毫的异象产生,也没有任何力量波动。

    而在另一边,女人和紫铜剑已经完成了初步的融合,女人身上实体化出了一套紫红色的铜铠,把她那高挑的身姿完全包裹在其中,而她手中握着的紫铜剑,也散发着恐怖的光焰,远远看去,似是女战神下凡一般。

    女人看着怀抱韩森的小女孩,眼神冰冷无情,拔剑直接拔向了小女孩,剑光宛若暴烈的电闪洪流,刹那间劈到了小女孩面前。

    小女孩下意识的双手横举手中的金属锏去挡,只听当的一声,小女孩连人带锏一起被劈飞了出去,同时在空中留下一连串的鲜血飞撒出来,那是从小女孩口中喷出来的。

    嘭!

    小女孩的身体和韩森所化的金属锏一起摔进了兵刃丛林之中,把一排排的长枪撞断了很多根,烟尘升腾而起。

    “真是太弱了,没想到这么弱的你,竟然也会是兵之圣徒。”女人提着紫铜剑一步一步地向着小女孩走去。

    虽然小女孩很弱,可是女人却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到不是说小女孩对她的威胁有多大。

    真正让她感觉到威胁的是小女孩死死握在手中的那柄黑色金属锏,虽然那柄锏看起来平凡无奇,虽然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力量。

    可是女人却很清楚,那把锏曾经散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兵刃之鸣,与紫铜剑一般似是在召唤她。

    紫铜剑如此强大,那不起眼的黑色金属锏也肯定不是凡物,她要趁着女孩没有能够真正掌握金属锏之前杀死她,让她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这残酷的世界,兵刃天的兵圣就只能有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女人举起紫铜剑,斩向正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小女孩。

    恐怖的剑光似乎斩断一切,散发着无可披靡的光辉。

    小女孩眼中满是野性的光辉,虽然知道作用不大,可还是举起了手中死死握着的金属锏。

    她的一只手臂在承受第一次攻击的时候就已经骨折,无力的垂在身侧,全身上下都是撞进枪林时留下的伤痕,有些还在流血。

    这样一个小女孩,半跪在地上,一只手费力的举起烧火棍似的金属锏,迎向了那一片紫红色的万丈光辉。

    当!

    紫铜剑的剑光斩在金属锏之上,小女孩下意识的低头缩起身体,以为自己将会承受恐怖的力量轰击。

    可是很快小女孩就惊愕的发现,除了金属锏本身的重量之外,她并没有感受到强烈的力量冲击。

    反而是紫红色的煌煌剑光,撞击在了金属锏上之后,顿时像是玻璃一般四分五裂飞溅出去,而黑漆漆的金属锏却一点事也没有,而且那黑色的锏身,正在快速化为晶莹剔透的冰玉之色。

    当紫铜剑的剑身真正撞击在金属锏上的时候,金属锏已经化为一柄半透明的冰玉锏,两刃相撞,发出惊天颤吟之声。

    紫铜剑竟然被崩出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而冰玉锏却是没有一点损伤。

    小女孩欣喜若狂,小手握着冰玉锏,猛力挥击向女人,女人举剑相迎,连续对撞几次,每一次相撞,都令紫铜剑上留下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

    “蠢货!无脑的母猪,你就只会用蛮力劈砍吗?”紫铜剑又惊又怒,紫铜剑就等于是他的身体,剑身受损就是他的身体受损,女人根本就是拿他的命在玩。

    可是他的意念之音根本无法让女人听到,突然之间紫铜剑上光芒爆发,不过不是杀向韩森和小女孩,而是硬生生拉扯着女人的身体向着远处而去,很快就令那一脸惊愕的女人消失在兵刃森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