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画中人
    原本韩森以为冥族的圣子,那自然也是一个冥族,顶多也就是一个孩童罢了,他已经有了当保姆的觉悟,可是顺着女人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的的却并不是一个冥族,甚至不是一个异灵。

    顺着女人的目光,韩森看到的是一块石头,大概有一丈高左右,韩森原本以为那就是花园中的假山,用来装饰用的。

    可是顺着女人的目光,韩森看到在那石头上面,还画着一幅画。

    画中画的是一个女子撑着伞站在一座桥上,朦胧的烟雨之下,只能够看到女子的一个背影,虽看不到面容,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清丽脱俗。

    “你是说那画中的女子就是圣子?那她人在哪里啊?”韩森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换了一种理解方式试探着问道。

    女人似是看穿了韩森的心思:“如你所想,那画中之人就是圣子,她就在那里。”

    “那是说那画就是圣子?”韩森不敢相信的用洞玄气场扫视整块石头和上面的画像,感觉不到任何生机,那根本就是一个死物。

    “不错。”女人很认真地点头道:“你现在可以回到联盟做些准备,带一些名著回来读给她听,尽可能的教她一些人类的思维方向,如果你教的不好,我就用它剪下你的脑袋,如果你教的好,它就是你的了。”

    女人说着,把鳄鱼剪拿了出来,在韩森面前晃了晃。

    “可是……”韩森还想说什么,女人却已经转身走了,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花园之中。

    “我擦,你是疯子吗?让我教一幅画,她能听的懂吗?”韩森郁闷的叫了一句。

    “谁说我听不懂?”突然,从石头的方向,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女人声音。

    韩森顿时被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石头,洞玄气场扫视过去,感觉到的依然是一块死物。

    “是你在和我说话?”韩森有些不敢相信的靠近石头,看着画上面的青衣女子说道。

    “这里还有其他生灵吗?”声音自石头中传出来,可是韩森却没有看到画中的青衣女子有什么变化,还是那般的死物。

    韩森又说了两句,那画中的青衣女子却不出声音了。

    “喂,你还在嘛?”韩森又连叫了几声,却再也听不到女人的声音。

    “奇怪,难道刚才我幻听了?”韩森心中疑惑,神色复杂地打量着石头上的画像。

    不过韩森总算是知道了,这石头和画像确实不是凡物,女人让他教画像,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没办法,他想跑也跑不掉,只能回到联盟,找了几本书回来读给画像听,只是除了开始的两句之外,他再也没有听过画中的青衣女子说话。

    女人不许韩森离开花园,韩森除了读书给画中的青衣女子听之外,就是修炼冰肌玉骨术和洞玄经,好快些把晶核和遮天伞重新凝聚出来。

    韩森没有真的把教画中的青衣女子当一回事,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修炼或者和宝儿聊天玩耍。

    到不是韩森不想教,而是对着一副画像在这里读书,没有人回应他,这种事根本不需要他去做,女人拿几本书回来,随便一个异灵都能够代替韩森完成任何,而且比他干的还要好,至少他们不会像韩森一样偷懒。

    好在韩森再怎么偷懒,也不见那个女人来找他,好像把他给忘记了一样,韩森在花园里面待了大半个月,除了石头上的壁画之外,连一个活的生物都没有见过,仿佛整个世界都把他遗忘了似的。

    “也不知道灵媚儿怎么样了,希望她不要出事,千万别被灵十三给骗走了才好。”韩森现在就算有心想帮助她,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修炼过冰肌玉骨和洞玄经之后,韩森实在闲着无事,反正也逃不出去,就拿出太阿剑,比划了一下六道的心剑道。

    心剑道并不重招式,就算把六道的招式各部学会也没有用,心剑道重的就是意境,个人的意念更重于剑法本身。

    韩森很喜欢这种剑法,可是他练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一直没有太好的效果。

    韩森想来想去,觉得问题还是出在六道剑上面,六道能用心剑道,除了他本身确实是绝世天才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的天赋和基因核六道剑的属性都与心剑道匹配,所以才能够把心剑道发挥出那样极致的威力。

    韩森没有那种属性和六道剑基因核,想要把心剑道的意境练到那种程度,远比六道更加困难的多。

    不过韩森也没有打算把心剑道练到六道那种境界,只是借助心剑道的方法,让自己更加认清自己的信念,也是一种对于自身的反省和明悟。

    虽然心剑道是学自六道,可是韩森使用出来,与六道却完全不同,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两种不同性格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两种对立的极端性格。

    六道是那种充满了完美主义浪漫风格的人,世间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在他心中留下痕迹,便是那大帝基因核,他也说毁就毁掉了,根本不曾放在心上。

    可是韩森却是吃过苦受过罪的人,他背负的太多,所以有时候就没有那么容易放下,也不舍得放下。

    心剑道就是唯心之道,心境不同,使用出剑法来,意境就完全是两回事了,就算招式一样,看上去也似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剑法。

    六道使用心道剑,简直就似神明一般令人拜服,恨不能以身试剑,就算死在他的剑下也毫无怨言。

    可是心道剑到了韩森手中,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旁人看了韩森的剑法,不但没有投身喂剑的想法,反而会被激发斗志。

    这是韩森所无法控制的,因为他自己的信念就是如此,无论面对什么困难都绝不放弃,哪怕是万一的机会也要死中求活,他的信念转化为心道剑,自然就成了这种风格。

    除非韩森自己的想法转变,否则就算他把招式全改了,也改变不了这种意境。

    “这剑练的极好,它叫什么名字?”韩森正在练剑,却突然听到一个幽幽的声音自那石壁之中传出来,正是他之前听过的那个女子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