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章 道相,九日王!(三更)

第两百一十章 道相,九日王!(三更)

        (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纪元之墓前,很多人呼吸凝滞,心神动荡,如瀚海惊涛。

        就是此时的苏乞年,也心生摇曳,前方这一位所说的太急了,居然以埋葬了三位准王为代价,这种霸道,就是以他二十余年的眼界,也堪称生平仅见。

        不过,从这些人现身的那一刻起,苏乞年就嗅到了满满的腐朽味道,说起来,只能说是腐朽埋葬了他们。

        只希望,这股腐朽的气息,尚未完全渗透、笼罩整个人族。

        苏乞年轻轻摇头,这些距离现在的他还太过遥远,在未来的九年左右的岁月里,他要竭力提升自己,并寻到归路,九位圣人,哪怕出自道缺之地,于眼下的他而言,也依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即便倚仗天龙甲,可以全身而退,又能够护得住几个人?

        那是生养他的土地,是给予他新生的地方,于他而言,又一次轮回的开始。

        然而,此时这纪元之墓前,这场染血的纷争,似乎还远远未到终结的时候。

        “真是一群锲而不舍的豺狗。”

        中年汉子冷冷道,他目光平视,但声音却在九天之上响起,令血雨断流,诸道哀鸣声止息,很多人露出错愕之色,倒是如雷家天女等少数人,这一刻仰望星空之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郑重之色。

        “乾坤之别,命运模糊……”

        花白头发的无命大师,这位断命师一脉的宿老,此时摇摇头,转身离去,如这位执掌命运禁忌的存在,也感到一片交织、纠缠不清的命运支流,很难再分辨出来,哪一根,才是预示着真正未来的走向。

        “锁天一脉,你越界了!”

        也就在这一刻,天地间,响起了一道威严的声音,这声音不知道从何处来,但就在其响起的那一刻,纪元之墓前,圣境之下,几乎九成九的五荒强者,都浑身颤栗,匍匐下来,一种源自生命层次的恐怖威严,令他们感到一种滋生自心灵深处的恐惧。

        甚至就算是圣境强者,也有很多圣者浑身剧震,摇摇欲坠,忍不住想要跪伏下去,顶礼膜拜。

        “无上强者!”

        木剑道人沉声道,而后,这位大荒剑宫的圣人毫不犹豫,开始了后退,今日已经彻底超出了预料和掌控,纪元之墓前,牵动了太多,已经远不是一般的无上传承,甚至几方无上传承所能左右的了。

        有瑞气自九天之上垂落,不见天云,却有神霞漫天,但这种祥瑞之象,没能令任何一个五荒强者感到轻松,紧接着,一颗又一颗璀璨的大星,在九天之上浮现,如同亿兆里,无数光年之外的星辰被骤然间拉近,出现在了天空之上,临近了这片属于人族的中域祖地。

        轰隆隆!

        一颗又一颗大星在转动,发出如雷霆般的轰鸣声,属于无上强者的意志,烙印在星空之中,降临而下。

        与这种气象相比,哪怕是圣人,也相形见绌,如敖荒三人,分明感到,手中的准王兵,也隐隐透发出来浓浓的忌惮情绪,相比于真正的无上强者,它们也只是准王兵,沾了一个准字,毕竟还不是真正的无上王兵,缺少最根本的蜕变。

        紧接着,一道巍峨的身影,浮现在了这片星空下。

        宛如一尊开辟天地的神祗,这道身影出现在了纪元之墓前,一只脚掌,都比山岳还要庞大,上半身更是进入了星空中,即刻,天穹之上,似乎突兀的多出了两轮太阳,刺目的光将这方圆数万里,都照得白茫茫一片,宛如来到了冰天雪地。

        “道相!”

        早已退出了数万里外的木剑道人深吸一口气,一位无上王者降临了,看来不打算日后再清算,他低估了诸无上强者对于那锁天一脉新晋传人的渴望,正如锁天一脉祖地走出的那位所言,都是为了此子体内的天龙血。

        属于远古神兽之王的血脉。

        长生的道路上,诸多无上强者已经追寻了太久,正因为已经迈出了一步,所以才更加渴望……

        几万年太短,十万八千年也只是一纪元。

        神话中,远古洪荒,是诸神统御的岁月,神祗不朽,与天地同寿,直到那没有任何记载和传说的黄昏。

        纪元之墓前。

        如苏乞年,也不禁深吸一口气,看那道巍峨的身影,那是一名身着纯白战衣的中年人,身姿伟岸,在一颗又一颗大星的环绕中,立在天地之间,眸光如日月,在俯瞰大地,将他们尽收于眼底之下。

        “九日王!”

        数万里外,有圣者低呼,这是一位无上王者,出自战皇殿一脉,九日神光威震诸天,令如鬼族、冥族、血族这样的黑暗种族无比忌惮,没想到那方紫绶刑天印背后,就有这一位存在。

        而到了无上之境,这样威震诸天的大人物,很多人念诵其名,种种经历流传于世,只要不是刻意隐藏,身份和传承出身很快就能够被洞悉。

        此时,中年汉子第一次露出了几分郑重之色,但目光依然很冷,道:“除了几条豺狗而已,什么叫越界,围猎我锁天一脉传人,难道不是越界吗!你不用狡辩,我说是,就是,你既然来了,注定不会空手而归,有些人太心急了,你不该第一个来的。”

        中年汉子虽然目光很冷,但语气很慢且平静,甚至有些慢条斯理,但就是这样几句话,苏乞年也感到有些无言,这种霸道,甚至都不允许一位无上王者质疑,但他的目光却愈发湛亮,只有真的问心无愧,才不惧一切威胁,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有那种底蕴,才能够经得住一切狂风骤雨。

        敖战眸子发光,连同敖荒三人,只感到一身战血,都隐隐有些沸腾起来,这位锁天一脉的前辈,将霸道演绎得淋漓尽致,却不令人感到半点反感,反而有一种异样的酣畅。

        人活于世,太多的束缚了,有些话,是他们一直想说,却碍于种种顾忌,没能说出口的,桀骜于敖战,也不是真的肆无忌惮,在他的背后,还有整个东海敖家,自他出生的那一天起,他的身上,就有了磨灭不掉的烙印。

        “不过准王之境,你想死吗!”

        九天之上,如巨灵神般的九日王开口,冷漠而高傲,王者气机如一片星空压落下来,但见其吐气如风暴,掀起漫天飓风,有灼热的气息席卷大地,点燃了群山古林,刹那间,就令数万里大地陷入了一片火海汪洋中。

        准王?

        远方,如木剑道人等圣境高手露出错愕之色,这与他们猜测中不符,居然只是一尊准王?

        准王与真正的无上王者,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层次,身为准王,居然敢直面一位无上王者,如此轻狂,言语放肆。

        中年汉子这一次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反手取下了背后的大弓,一张看上去有些破旧的石弓,甚至斑驳的弓身带着很多条裂纹,弓弦是一根乌黑无光的,不知道是何种生灵的大筋。

        这样一张看似脆弱,随时都可能碎裂的大弓入手,苏乞年顿时发现,前方这一位,整个人的气质,忽然间生出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变化。

        如果说,此前这一位气质粗犷,又如天人般霸道,此时就好像彻底堕入了人间,浑身上下,都透发出来一种浓烈的蛮荒气息,如同在最古老的丛林里渡过了漫长的岁月,从骨子里,都沾染了那种岁月沧桑的浑厚气息。(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