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子不如人

第九十七章子不如人

        第九十七章子不如人

        云琅很确定,靠山妇们应该是非常寂寞的一群人。

        她们武力强悍,脑子却并不迟钝,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很是笨重,高大,心思却是细腻的。

        毕竟,皇宫大内里面就容不下傻子存在。

        一晚上的麻将教学之后,这两个孤独的靠山妇就彻底喜欢上了麻将这个游戏。

        除过每日雷打不动的两个时辰的训练时间,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被她们消耗在麻将桌上了。

        她们来云氏的时候身无长物,就身上穿的那身衣衫,套在衣衫外边的铠甲,以及两柄宽大的直柄切刀。

        切刀多少能看到菜刀的影子,一想到一代名将韩信就是被这样的刀子给剁成肉泥的,云琅就不胜唏嘘。

        孤独的人自然就喜欢跟同样孤独的人作伴,于是,靠山妇们最好的麻将伙伴就是狗子家的两个婆娘。

        看到老婆们跟靠山妇们把麻将打的稀里哗啦的,狗子就非常欣慰,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美的场面。

        匈奴人忙的时候就会努力干活,衣食无忧的闲暇时光,就会全力以赴的繁衍后代……

        说来也怪,兰乔很容易受孕,可是,兰英就不同了,不论狗子跟她如何努力,都不见成效。

        现在,她们喜欢上了麻将,很好。

        狗子其实不怎么喜欢去长门宫,可是,霍光要去长门宫,他就不得不去。

        霍光被皇帝召见,狗子就只能站在二道门外边,安静的等候霍光出来。

        这几年,总有美少年在皇宫消失,所以,云琅从不放心霍光一人进出皇帝驻跸的地方。

        大雪初晴,宫室外边滴水成冰,狗子站在冰冷的阳光下面,闭目沉思。

        “你应该感谢我的。”

        一个宦官特有的声音钻进了狗子的耳朵,睁开眼一看,见大长秋笑眯眯的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狗子咧嘴一笑道:“我是云氏家臣,这世上能让我感激的人只有家主一人。”

        “是老夫将你的名字从绣衣使者名录上删除的。”

        狗子笑道:“我只是云氏家臣,从未听说过什么绣衣使者,老丈如此大言炎炎,就不怕犯禁么?”

        大长秋笑道:“人活到老夫这个份上,也就没有什么禁令能够让老夫止步了。”

        狗子不为所动,见霍光提着一个竹编的食盒从里面走出来,就很有礼貌的向大长秋行礼,然后就接过霍光手里的食盒,随着霍光离开了长门宫。

        大长秋看着霍光跟狗子离开,笑着摇摇头,他觉得云琅太宠苏稚了,而红袖却在云氏孤苦无依的很是可怜,想通过狗子这种重要的云氏家臣给红袖一点助力,看样子这些云氏家臣对他们的家主很忠心,没有暗中支持某一位主妇的想法。

        红袖没有孩子,这让大长秋非常的着急,虽然也曾暗地里问过红袖,云琅是否对她恩爱如常,红袖的回答也是肯定的,可是,这么久都没有孩子,是不对的!

        每次见到红袖,大长秋脑海中就会出现一个黄衫女子,那个女子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时隔这么多年,依旧恋栈不去。

        “大伴在想什么?”

        一张同样青春年少的面庞出现在大长秋面前,大长秋收回哀伤的思绪笑着行礼道:“臣大长秋见过常山王殿下。”

        刘据微微欠身,算是回礼,而后便道:“父皇今日可有闲暇时光?”

        大长秋笑道:“殿下若是问起阿娇贵人的行程,臣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要知晓陛下的行程,殿下还需问隋越。”

        刘据抬头看看高大的长门宫叹口气道:“这是第四次了……”

        大长秋笑道:“殿下需要有耐心。”

        刘据道:“心中惴惴不安,如何能耐得住性子啊。”

        说话的时候握住大长秋的手,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就滑进了大长秋的袖子。

        大长秋的感觉非常的敏锐,珠子才进袖子,他就已经对珠子的大小成色了熟于胸,衡量过后,他觉得这颗珠子很适合给红袖当压箱底的宝贝,就笑着对刘据道:“该去伺候贵人下棋了。”

        说完就匆匆的走进了长门宫大殿。

        刘据很高兴,还以为阿娇的大长秋对他应该没什么好感,没想到并不是那样,以大长秋的地位,依旧甘愿为他所用,这让他抬头看天上的太阳的时候都觉得温暖。

        母后果然了得,既然能跟昔日的仇敌缓颊到这种程度。

        自他懂事之后,刘据一直对阿娇充满了恐惧,尤其是阿娇怀孕的那一年,母后抱着他日夜垂泪,还说他命苦。

        这些事情都给幼小的刘据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直到蓝田出生,刘据才觉得母亲松了一口气。

        这么些年,阿娇年岁渐长,再无子嗣诞生,压在刘据心头的那块大石头才渐渐落地。

        此次西南的事情虽然让父亲很不满意,可是,刘据相信父亲没有选择的余地,最迟在今年上元之前,他的太子之位就会被确定下来。

        阿娇现在这样做,也只是不愿意得罪他这个未来的汉皇!

        “这么说,刘据现在敢独自一人来长门宫了?”

        靠在软榻上的阿娇,摆弄着自己洁白的脚趾,正在研究指甲上的蔻丹。

        “是的,看样子这一趟西南之行,到底把他胸中的胆量给激发了几分。”

        阿娇懒懒的道:“到底是陛下血脉,若是连这一点胆量都没有,不用陛下出手,我就会弄死他,免得丢了陛下的颜面。”

        大长秋笑道:“云侯常说‘老子英雄儿好汉’此言不虚。”

        阿娇吃惊的抬起头,见大长秋神色诡异,也就嫣然一笑,松开脚趾道:“刘氏骨血中到底还是有一些狠厉之气,昔日这孩子见了陛下如临大敌,见我如避蛇蝎,现在敢孤身走进长门宫,可见,变化不小,或许啊,这就是我大汉江山万年不坠的底气所在。”

        “什么狠厉之气,一介乳臭未干的小儿,在西南胡作非为一通,仗着长辈宠爱,就无法无天,此次若是不能给他一点教训,他还不知道天高地厚!”

        刘彻大踏步的从外间走进来,一边走一边愤愤不平。

        阿娇笑道:“好坏都是你儿子干下的,你总不能下重手吧,给点教训就收手。

        您不见他,会让人以为你不中意这孩子,到底是从西南苦战一番回来的,再不见啊,麻烦事就会接踵而来。”

        刘彻叹口气,坐了下来,苦笑一声道:“西南的事情查清楚了。”

        阿娇摊摊手道:“您已经给这事盖棺论定了。”

        刘彻叹息一声道:“西南之战的前半场,据儿他们的作为可圈可点,即便是瞒着朕敛财,也敛的很是高明,财务有进出,有出处,堪称一丝不苟,却能瞒下六万金为据儿所用。

        如果按照这个样子继续接下来的战斗,并且如愿完成,朕一定很高兴,待他班师回朝的时候,朕即便是不派遣丞相前去迎接,至少会派出太常,鸿胪寺长上前去迎接,至于贪墨的钱财,朕连问都不会问。

        还会欣慰我儿终于会做事了……然而……”

        阿娇见皇帝郁闷的说不出话来,就拉着他的手道:“您已经满意了一半,就把这一半当做全部好了,孩子大了,不聋不哑难做爹娘,莫要生气。”

        刘彻长叹一口气道:“真不是在生这件事的气,而是在生我的皇儿居然不如霍光的气。

        在西南的时候,霍光被据儿的贪心给压垮了,贪心大到了霍光再也无法填补窟窿的地步了。

        于是,霍光果断离开了胜利在望的西南之战,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功劳,孤身回京,宁愿补偿朝廷两万金也要与据儿做一个完整的切割。

        这样的决断,这样的勇气是霍光做出的,而非我儿做出的,阿娇啊,你能想象得到朕是何等的失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