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三四章逼迫

第一三四章逼迫

        第一三四章逼迫

        清晨时分,呼啸不已的匈奴就消失了。

        在夜晚时分,他们还能仪仗熟悉的地形避开大汉游骑的绞杀,到了白日,如果还留在原地,后果难料。

        七十年前,白登山大战的时候,大汉军队的装备就比匈奴人要好,唯一欠缺的是作战的勇气。

        那个时候的匈奴是强大的,刚刚完成统一大业的汉军,还不是匈奴人的对手。

        现在,即便是再乐观的匈奴人面对大汉甲士的时候,也只能唱一曲悲歌。

        悲歌,或者悲壮虽然是一种很好地励志曲目,对民族间的博弈来说,却没有半点好处,霍去病这人,一般都喜欢让别人成为悲壮场面的主角,他更加喜欢扮演让主角展现悲壮场面的大反派!

        日出的时候,就出发,日落的时候就宿营,这样的行军速度算不得快,却也比牧民们驱赶着牛羊前进的速度要快的多。

        只要继续走下去,迟早会追上匈奴人,霍去病很乐意看到匈奴人帮他把牛羊驱赶到更加靠北的地方。

        第三天的时候羊盘上开始出现湿润的羊粪,这说明,就在昨晚,匈奴人就是在这里歇息的。

        “明日里兵分两路。”

        霍去病随意的下达了军令,李敢抱拳领命之后就去准备新的宿营地了。

        今晚不同,霍去病并没有解下铠甲,而是全身着甲坐在一张高脚凳子上闭目沉思。

        他的大戟就插在身边,战马也踢踏着蹄子站在他身边,其余将士也是如此,没有一人懈怠。

        帐幕倒是被支起来了,大军中唯一的一座刁斗也被竖起来了,刁斗上方站着两个手搭凉棚四处观望的大眼睛军卒。

        太阳刚刚落山的时候,匈奴人如同往日一般,再次出现在地平线上,借助落日的余光,这些骑着马的匈奴人呼啸着向营地扑击过来。

        报讯的号角声再次响起,霍去病不为所动,坐在高脚凳子上如同一尊雕塑。

        果然,匈奴人鼓噪片刻之后,就缓缓地退下了。

        夜幕笼罩了大地,汉军却快速的行动起来,在营地周围布下了密密匝匝的绊马索。

        这是一种新式绊马索,绊马索上缠绕了数不清的铁刺,只要有一根尖刺扎在马腿上,绊马索就会缠绕在马腿上,其余地方的尖刺也会随之缠绕在马腿上,想要脱离,带有倒钩的尖刺就会撕下战马腿上好大的一块皮肉。

        大军趁着夜色缓缓地离开了羊盘区域,汉人可不像匈奴人那么傻,天气明明已经逐渐变暖和了,谁还愿意继续居住在牛羊的粪便上?

        牛羊粪便对匈奴人来说就是宝贝,尤其是在这片广袤的荒原上更是如此。

        这东西不仅仅是可以隔绝地气,更重要的是这东西还能拿来烧火做饭,取暖。

        刁斗上的军卒也换成了稻草人,只有巨大的营站里还透着点点火光。

        漆黑的夜晚偷袭敌军,凡是下达这样的将令的将军一般都会被拿去砍头。

        所以,想要在夜晚偷袭敌军,至少需要天上的月亮给大家照亮道路。

        夜袭汉军是匈奴人经常性的战略,相对于经常吃肉的匈奴人来说,他们在夜晚的视力远超那些只吃五谷杂粮的汉军。

        很久以前,夜盲症在汉军中是普遍存在的。

        白登山一战中,汉军之所以不能在夜晚突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到了夜晚,大汉的军卒们就如同瞎子一般。

        自从关中的食物变得多样化之后,夜晚的睁眼瞎就变得很少见了。

        即便是如此,夜晚的战斗依旧不是将军们的首选,大汉将士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这样的战士更适合在光线充足的白日从正面击溃敌人,而不是在夜晚让自己陷入不利的境地。

        巨大的羊盘边缘被浇灌了一些易于燃烧的东西,汉军就缓缓地退出了羊盘。

        霍去病是最后一个离开羊盘的人。

        他很希望匈奴人在强大的压力下,会在今晚发起进攻,一旦错过今日,到了明日之后,大军就会追上那些行动迟缓的牧人。

        匈奴人离不开自己的羊……

        “李敢将军会从后面包抄过来吗?”

        见到霍去病终于开始重视敌人的袭扰作战方式了,聂壹非常的欢喜,他甚至在为霍去病提前分兵的英明举动喝彩。

        “李敢不会回来,他有自己的敌人需要对付。”

        霍去病冷淡的回应了一声。

        聂壹再一次被噎住了,他就想不明白,霍去病跟云琅是生死挚交,云琅脸上的笑容好像凝固在脸上的,从来没有消失过,不论是面对贩夫走卒,还是王公大臣,他都会认真的对待,至于别人向他求教的时候,他唯恐解释的不细致。

        到了霍去病这里,他只会扳着一张死人连,多说一个字似乎都是他的损失。

        他不知道的是,云琅在看待大汉土著的时候,习惯性的把所有人都当傻子看,一个傻子像他请教问题的时候,他自然要给人家说透,说清楚,否则,就是欺负傻子了。

        在这样的思维下,云琅很容易博得一个礼贤下士的名声。

        霍去病是真正的将军,他只会对战争的胜负负责,至于别人,在他眼中跟死人差不多。

        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

        一边的赵破奴裂开大嘴露出一嘴的白牙,嘿嘿笑一声就去做准备了。

        地面微微颤动,这是匈奴人骑着马快速接近的动静,这一次来的匈奴人远比上一次来的人多,战马数量至少在三千人左右,战马的蹄子踩踏在大地上的声音很是沉闷,这说明,匈奴人至少是一马双骑!

        报讯的号角声再次响起,营地里却没有多少动静,站在黑暗里的匈奴人贵族们,在相互告别之后,就纷纷加入了骑兵队伍。

        枭尽出身名门,乃是提挛氏中难得的会写汉字的小王。

        自从霍去病的身影出现在河西,他就决然下令,全族搬迁,他非常的清楚,只要是霍去病出现的地方,就一定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汉皇派他来河西一带,从来不是让他来与人谈判的。

        他以为自己的行动已经足够迅速了,没有想到,在辽阔的瀚海中,依旧会被霍去病追上。

        全族两万八千人,只有一万名匈奴猛士,有这一万名匈奴猛士,枭尽曾经牢牢地控制着除过阳关,沙洲以外的广袤地域。

        他不想与霍去病作战,在这之前,他用尽了心机去迟滞霍去病大军的行程。

        现在看来,想法是错的,不论是日夜袭扰,还是故布迷阵,亦或是分兵诱惑,都没有撼动霍去病一心追击他的决心。

        他就像是一头倔强的驴子,固执的按照自己惯有的节奏,一步步的深入,终于将枭尽苦心经营的距离,消磨殆尽。

        最多到明日下午,霍去病的大军就会追上枭尽部落。

        “今天如果汉人不死,明日,就轮到我们死亡了,匈奴的猛士们,杀光汉人!”

        眼看着汉人粗陋的牛皮围墙就在眼前,枭尽终于不再隐忍,大吼着率先杀入了汉军盘踞的羊盘地。

        没有预料中的弩箭射击,撕破牛皮围墙之后,也没有迎面而来的长矛,先头部队以雷霆万钧之势杀进围墙之后,枭尽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军营,以及一些没有人却点着蜡烛的帐篷。

        看到这一幕,枭尽的心就凉透了,他根本就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而是径直向营盘对面杀了过去。

        他相信,霍去病一定就在黑暗中看着他。

        聂壹瞅着彻底杀进营盘的匈奴人撇撇嘴道:“愚蠢!”

        原本正在看匈奴动静的霍去病听聂壹这样说,回过头看着聂壹道:“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聂壹还想争辩两句,见霍去病缓缓抬起了手,就忍住了要说话的冲动,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火箭随着霍去病的胳膊下落之后,就腾空而起,向羊盘的边缘地带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