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七九章凿空西域

第一七九章凿空西域

        第一七九章凿空西域

        “昨日巡营的结果不好。”

        “怎么说?”

        “将士们精气神没了,一个个都认为这是对匈奴的最后一战,此战过后,天下平安,所以,捞钱比作战还要上心。”

        霍去病叹息一口气,还是忍不住对云琅说了实情。

        云琅抬头笑道:“西域三十六国,也该长点记性,当年如果不是他们首鼠两端,匈奴人何至于嚣张若此?

        张骞,苏武二人最了解这些胡人,我以为他们的做法应该是正确的,一群养不熟的狼,也没有必要对他们怀柔。”

        “大宛国进贡了一对汗血马,你为何还是斩杀了大宛国的使节呢?”

        霍去病见云琅似乎有准备,也就不做声了,想起后院安置的两匹宝马忍不住又问了起来。

        “我要的是二十匹!不是两匹!”

        云琅淡淡的道。

        “我听说这种马非常的难得,每年到了春夏之交,大宛国人就把最神骏的母马放置在龙马出没的天山之下,等到夏日过完,这才将母马收回,此时,母马已经怀孕。

        待到冬日产子之后,才能知晓收获的到底是不是汗血马。

        据说,百不成一。

        如此珍贵的宝马,你一次要二十匹,人家如何能够答应?”

        云琅放下手中的毛笔,揉揉发红的眼睛对霍去病道:“我就要二十匹,难道大宛王还能咬我不成?”

        “他们全国都应该没有二十匹!

        你这是强人所难!”

        云琅放下揉眼睛的手笑着问道:“你收大宛王的好处了?”

        霍去病不屑的道:“你说呢?”

        云琅怒道:“既然没有收到好处,你替他们说什么话?知不知道,你现在一句话价值多少?

        少于一万金,你就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

        隋越的一句话都值一车白玉呢!”

        霍去病惊讶的坐起来,指着云琅道:“你最近苛政不断的目的就是为了捞钱?”

        云琅叹息一声道:“强干弱枝懂不懂啊?

        大汉国即将要开始凿空西域了。

        你知道为何是凿空二字,而不是经营西域?”

        霍去病皱眉道:“这是张骞给陛下上的文书里用的词,至于你说的强干弱枝我懂,不就是要限制西域这些国家变强吗?

        问题是你好歹要点脸啊,你这么做,比强盗还要凶狠,再这么下去,会弄得西域人民怨沸腾,最终全体反对我大汉,如果大军在西域寸步难行,我看你如何跟陛下交代。”

        云琅自顾自的道:“所谓凿空,就是说,在张骞眼中,西域已经是一块冰冷的石头。

        想要暖热已经不可能了,这个时候,我大汉将要经营西域,就一定要用凿子一点点的将西域这颗石头凿烂,等他变成碎石之后,再把他放进磨盘里全部碾碎,最终变成流沙,可以握在手里把玩。

        这就是凿空!

        另外,你不要担心民心这种可笑的东西,我完全不在乎。

        匈奴人只要从西域走一遭,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民心了,现在活着的这些人如果把不是被匈奴人杀死,也会成为匈奴人西进的前驱。

        反正他们就要死了,我为何还要善待他们呢?

        有怜悯他们的功夫,我还不如趁着他们没有被匈奴人洗劫之前,先搜刮一次,好有钱,有物资来经营河西四郡。

        到了明年,陛下将要向河西四郡征发百万百姓,不弄点钱,弄点物资囤积起来,明年我拿什么来养活那些百姓?”

        霍去病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恨恨的挥挥拳头,就不做声了。

        从他认识云琅的那一天起,讲道理他就没有讲过云琅,在他眼里云琅有时候会干出极为邪恶的事情,可是呢,经过云琅一番解释之后,他发现,错的永远都是他。

        隋越趁机低声道:“陛下这次收回了他在所有钱庄占有的份子,你云氏也损失惨重,要不,你从这里弄点补贴一下?

        放心,我绝对不会说。”

        云琅瞪了隋越一眼道:“就凭你说了这句话,我就该把你就地正法。

        云氏钱庄当初开办的时候,就说的很清楚,那东西不是为云氏筹钱的一个工具。

        而是为灭掉匈奴筹集的钱财!

        现在,陛下将它用在了供应大军上,没有拿去修建宫殿,也没有穷奢极欲。

        钱用在了正途,有什么好可惜的。

        再说了,陛下仅仅抽走了自己的那一部分份额,我觉得已经给足我脸面了。

        还是说,你觉得陛下身为钱庄的股东,没有权力撤股吗?”

        隋越脑门上的汗水又开始冒出来了,擦拭一把汗水,就匆忙在小本子上记录云琅的言行。

        “当然,陛下撤股,撤的太过突然,这样做可能会损害钱庄的声誉。

        如果陛下用半年时间慢慢的从钱庄抽调资金,基本上买多少东西,就抽掉多少资金。

        如此,市场上的金子与货物的价值永远是平衡的,这样一来呢,陛下就能用同样的六十万金购买到更多的物资。

        损失了如此大的一笔收入,罪在桑弘羊,他管理钱庄三年,应该知道如何做才能将陛下的利益最大化。

        而不是出于个人私利,迫害钱庄,都是陛下的子民,何必要弄得血淋淋呢?

        难道不死一批人,就不足以彰显他桑弘羊的能力?

        现在好了,全便宜了长门宫……不过也无所谓,阿娇贵人与陛下本就是一体,还谈不到吃亏占便宜。

        经过此事之后,钱庄没了陛下的资金作为监督,就会肥了那些子钱家。

        我已经写好了奏折,希望陛下早日开通大汉皇家银行,同时呢,也作为钱庄的管理机构。

        如此,就能有效的控制那些贪心的子钱家们胡作非为,同时也让钱庄这个东西一直利国利民下去。

        内举不避亲,桑弘羊此人才干不足,我举荐张安世为大汉皇家银行的第一任行长,直接对陛下负责。

        云氏控制的那个小钱庄也将并入大汉皇家银行,占一点微不足道的股份,让云氏子孙有口富贵饭吃就好。

        如此一来,大汉国日后的钱币发行功能也将并入大汉皇家银行,云钱之说可以休矣。”

        隋越汗流浃背的记录了好多文字,见云琅又开始跟霍去病说笑了,就匆匆的离开,他要把云琅刚才说的这些很重要的话重新整理一下,发给皇帝。

        他知道,皇帝很想知道云琅对钱庄的态度。

        云琅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并没有避开霍光,司马迁与东方朔。

        醉醺醺的东方朔甚至起身朝云琅深深一礼,表示钦佩。

        司马迁则跟隋越一样将云琅的话记录了下来,准备以后充盈一下他的《云侯列传》。

        霍光笑呵呵的道:“桑弘羊这人即便是有万般不足,有一点说的是没错的。

        那就是——钱庄乃是国之重器,私人不得染指!

        我知道他这次之所以这样做,目的就是想把私人钱庄一棒子全部打死。

        他忘记了一件事,这些年钱庄开通天下的渠道非常的重要,如果贸然毁掉私人钱庄,同时也就等于毁掉了这些渠道。

        要知道,这些年下来,钱庄最大的本事不是赚了多少钱,而是培育出来了各地无数的钱庄掌柜,以及伙计,也培育了很多利用钱庄提供的钱,进行生产,售卖的商家。

        货物每流通一次,就会给国家带来一大笔税收,流通的越是频繁,制造的财富就越多。

        这样做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减轻农夫的负担。

        当然,后面的我就不说了,这关系到我西北理工的独家学问,我与恩师都没有资格随意说出去。”

        不知什么时候,霍去病停止了与云琅的闲谈,聚精会神的听他弟弟的解释。

        他同样发现,他弟弟说的每一个字他都知道,也认识,当这些字组成句子之后,他就听得云山雾罩,隐隐觉得有道理,就是不明白道理在那里。

        “这些道理你怎么没跟我说过?”霍去病觉得自己很是吃亏。

        云琅笑道:“当年劝你跟阿襄多读书,你说你的大戟就是你的书本,还说,事无成法,耶耶去创造。

        你都要当开山祖师了,我要是再让你学西北理工的学问,岂不是耽误你成一派之祖?”

        霍去病有些遗憾的道:“我只是觉得有点用处。”

        云琅摇头道:“你别学,有些人天生就不该读书,读书反而会把你读糊涂。

        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阿襄那样的人读书也不可取,就像是人喝水一样,清水灌进去,最终会变成尿出来。

        只有像司马,东方他们才适合读书,因为他们足够聪慧,能从书本里总结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排斥坏的东西。”

        霍去病冷冷的看着云琅道:“你算什么?”

        云琅呲着满嘴的白牙笑道:“我生而知之!”

        “滚!”

        不仅霍去病对云琅这句话极为不屑,东方朔,司马迁也觉得是无稽之谈。

        只有霍光躲在一边眨巴着眼睛,他觉得师傅很可能说的是真话……

        西北理工的学问里,有太多太多无法解释的事情……多到了让霍光都无法招架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