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泥沼一样的云琅

第六十二章泥沼一样的云琅

        第六十二章泥沼一样的云琅

        刘彻探手将长平扶起来,盯着长平的眼睛道:“朕不在乎孤独!”

        长平怵然一惊。

        刘彻淡淡的道:“皇位只有一个,我一个人坐犹嫌太挤,如何能让别人觊觎?

        有见识的,最好离皇位远远地,没见识的,只要靠近皇位,有多少,朕就会杀多少,没有饶恕的可能。

        卫青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多年以来,他对朕忠心耿耿,朕知晓。

        去病儿是一个武痴,天生的将种,这样人朕只会喜欢,哪里会有嫌弃的道理。

        襄儿本身就是一介纨绔,这些年来,曹氏门庭不断加大,襄儿却知道清减门人,虽然还是有藕断丝连之嫌,却也算是对我这个做舅舅的有了交代。

        云琅是不同的。

        朕观人千万,云琅与任何人都不同,坊间传说他是谪仙人,朕深以为然。

        他的脸上似乎蒙着无数层面纱,每当朕以为掀开了他的面纱,很快就会发现,他的脸上还有一层面纱。

        朕这些年以来,从他脸上扯下来无数层面纱,最后发现,想要完全扯掉云琅脸上的面纱,需要朕一生的时间。

        一个没有被朕看清楚的人,你让朕如何对他推心置腹?

        能把他用到凉州牧,卫将军的职位上,恐怕也只有朕有这个心胸。

        好在,这些年下来,朕也算是摸到了一些门道,而这个门道说出来让朕激怒如狂。

        朕发现,云琅此人对朕并没有多少忠瑾之心,他效忠的对象不是朕,也不是大汉国,而是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百姓。

        阿姐,你知道吗?

        这就是让朕极为讨厌的圣人之心!

        以天下为己任,不为一人效忠,朕的死活他其实不放在心上,对待勋贵下手狠毒,他似乎更在乎那些黔首,这么多年下来,随着云氏一起富裕起来的黔首不计其数。

        跟着他一起富裕起来的勋贵却只有区区几人。

        至于长门宫,长门宫所获皆为天下资财,取之于天下,用之于天下。

        别人都说云琅给朕贡献了无数资财,却不知这些资财都用在了天下人的身上。

        阿姐,这是有区别的。

        大汉国不需要圣人!

        只需要一位英明的皇帝。

        皇帝才是大汉的根本!”

        刘彻的声音冷冰冰的,话里面的含义更加的让人感到寒冷。

        长平长叹一声,面对皇帝大礼参拜一下,然后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未央宫。

        这一刻,长平觉得自己昔日的所有付出都没有意义。

        她以为只要自己认真的对待大汉江山,大汉江山也会温柔地对待她。

        现在,她发现,大汉江山是由一些冷冰冰的岩石,泥土,冰水构成的,不可能给她任何温暖。

        钟离远进来的时候,皇帝正背着手看未央宫外的景色,在他背后有两座巨大的冰山向外喷吐着白色的霜气,霜气似乎很重,从冰山顶部慢慢的流淌下来,最终铺满了那两个安置冰山的巨大的铜盆。

        “把名单送去太庙,执行吧。”

        刘彻淡淡的对钟离远道。

        钟离远躬身应诺,取过那道写满名单的旨意,倒退着出了未央宫。

        卫皇后从帷幕后面走出来,静静的跪坐在蒲团上,等待皇帝问话。

        毕竟,长平已经请罪了,抡也该轮到她了。

        “你对朕的决策有什么看法?”

        卫皇后抬头看着刘彻趴伏在地上恭敬的道:“圣明无过陛下。”

        “你不敢说吗?我以为你也会跟阿姐一般来质问朕。”

        “臣妾不敢!”

        “只是不敢么?”

        “陛下此举对据儿极为有利。”

        “朕不是为了据儿,是为了大汉江山,除旧迎新,吐故纳新乃是帝国之所以兴盛的基础。”

        卫皇后犹豫一下,小声道:“据儿以为陛下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他,请陛下莫要拆穿。”

        刘彻冷哼一声道:“假的就是假的,如何能变成真的?”

        卫皇后笑道:“据儿以为是真的就好,他需要来自陛下的鼓励。”

        刘彻重重的将身体倒在锦榻上,疲惫的挥挥手道:“退下吧,朕乏了。”

        卫皇后再次施礼,退出了未央宫。

        隋越重新摆好了棋子,钟离远如约而至。

        “旧有的勋贵已经被陛下宜酎金成色不足淘汰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新进的勋贵又有何人?”

        钟离远匆匆的坐下来,迫不及待的挪动了棋子。

        “废黜的大部分都是军功得爵的人。所以,填补这些人位置的人只可能是太学中人。”

        “太学生?他们恐怕没有资格吧?”

        “太学里面的博士……陛下在完成天下一统之后,开始借助儒家的力量来安定天下了。”

        钟离远点点头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一套确实对陛下极为有利。”

        隋越笑道:“云琅又要占便宜了,陛下可能又要吃亏!”

        “何以见得?云琅自己就是武将集团中的佼佼者,如今被陛下派去了荒凉的凉州做州牧,短时间内不可能回来。”

        隋越挪动一下棋子笑道:“有本事的人在那里都是有本事的人,尤其是在天下大变的时候,像云琅这种机变无双的人,一定会吃到最大的一块肥肉。

        我们这些人都是被运势簇拥着走,云琅这种人一般会挟持着运程按照他想走的方向走。

        当年,我太祖高皇帝打天下的时候用的是一批人,坐天下的时候用的却是另外一批人。

        这本来就是我大汉的惯例,有什么好奇怪的。”

        钟离远摇头道:“云氏子弟年龄太小,只有霍光,张安世堪堪一用,如果只有这两个人,无损大局。”

        隋越看了钟离远一眼道:“你就没有发现,云氏从来都是大势的追随者,而非开拓者么?

        儒家想要彻底的成为朝堂上的大多数,中间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陛下,还是儒家,都还处在相互适应的一个过程中。

        等陛下与儒家彻底的适应之后,十年时间就过去了,云氏的那些弟子正好到了入仕的年纪。

        以他们雄厚的家世,再加上云氏的悉心教导,二十年后正是他们大放异彩的时候。

        所以说,不论怎么算,云氏都是赢家,就算眼前不赢,以后也一定会赢的。“

        钟离远拿起一颗棋子半天没有落下,有些奇怪的问隋越:“你怎么会如此的肯定?”

        隋越叹口气道:“我在凉州与云琅朝夕相处了近两年的光阴,我记录了他的一言一行,每天入睡之前,我都要把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在心中过一遍,结果,很多时候,我都会把云琅的脸跟陛下的脸混合在一起,尤其是在睡梦中,我根本就分不清他们谁是谁。”

        钟离远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认为云琅有帝王之姿?”

        隋越想了想,坚决的摇头道:“没有,不是他越来越像陛下,而是陛下越来越像他!

        很久以前,陛下就对云琅这个人极为感兴趣,于是,就不断地发掘关于云琅的所有事情。

        结果,发现云琅所有的故事都来自元朔二年,之前的所有事情都不可考。

        所以,陛下只能用云琅的现在去推断云琅的过往。

        然后,就大事不妙了,云琅此人如同一汪沼泽,一旦陷入,总会让人沉没在里面。

        且不说云琅的种种怪异之处,仅仅是一个西北理工的学说,就让陛下召集了天下才学之士,日日夜夜的研究。

        那些看起来极为粗浅的学识,随着那些才学之士深入的研究之后,就一个个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你应该知道,陛下在就寝前,总要读书半个时辰的,自从十年前,我发现陛下研究的就是西北理工的学问,直到我离开陛下身边的时候,陛下的床头,放置的依旧是西北理工的学说。

        钟离远,你要是不信,今晚伺候陛下安寝的时候,看看他手里的书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