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谁是最后的主人?

第七十一章谁是最后的主人?

        第七十一章谁是最后的主人?

        霍光是一个很纯粹的人。

        他认为,既然已经开始利益交换了,就不要把人情这种可以破坏纯洁利益交换的行为混杂在里面。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金日磾明白,既然他已经宣誓效忠皇帝了,那么,想要使用云氏的资源,就必须用等价的东西来交换。

        金日磾有些失望。

        他的后背痛的厉害……

        他不确定这是不是伤口带来的伤害,他的肺部受伤了,疼的却是心。

        换掉衣衫之后,他又成那个英俊潇洒的大汉皇家马监。

        金日磾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话好说,很公平的一桩交易,他帮霍光杀掉了马合,霍光给了他一个成为大汉国正式官员的机会。

        “这是君侯给你的东西。”

        家将从马包里取出一个包袱递给了金日磾。

        “这是什么?”

        “不知!”

        金日磾取过包袱,拿在手里掂量一下,很满意,这里面装的不是金银。

        如果是金银,金日磾就会把自己纯粹的定位在杀手这个无情的身份上。

        他能感觉出来,包袱里全是书。

        金日磾将包袱绑在背上,扬长而去。

        云音终于停止了哭泣,霍光非常的欣慰。

        看看热气球并没有被树枝刮坏,霍光就下令砍倒了大树,将热气球取下来之后,重新调试了一下。

        然后,他就站在篮筐里面,果断的扭开了煤油炉子,火焰噗噗的喷出来,很快就把球体吹得鼓胀起来。

        两尺长的火焰烧热了冰冷的空气,让热气球也产生了巨大的上升欲望。

        霍光沉重的身体终究还是被热气球带上了半空。

        这一次,骑着马在下面奔跑的人是云音。

        尽管有很多家将的骑术都比云音高,力量也比云音大,霍光还是选择了云音,别的人,哪怕是云氏的家将,也很难获得霍光的信任。

        这是霍光第一次御风飞行,眼看着大地在脚下向后飞奔,霍光忍不住赞叹一声。

        热气球是西北理工超时代学问的一个例证,只要这东西能够飞起来,西北理工好多看似荒谬的学问,就得到了证实。

        至少,可以向所有怀疑西北理工学说的人说——人,真的可以飞起来。

        不依靠传说,不依靠神仙,仅仅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能飞起来。

        煤油炉子喷出来的火焰慢慢变小了,霍光皱起了眉头,他觉得热气球可以成为一种划时代的交通工具,而现在,这个炉子很不合适,并不适合供应热气球作长途旅行。

        热气球缓缓地落在一片空地上,霍光从热气球上下来,云音欢呼着迎上去,抱着霍光的胳膊兴奋的道:“是不是很神奇?”

        霍光低头瞅瞅云音,摸摸她的头顶笑道:“很神奇。”

        “我想跟你一起上去,我一个人总是害怕。”

        霍光道:“那就建造一个大的热气球……”

        云音非常肯定的点点头,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让家将们送云音回了姑臧城,一个家将轻轻地在霍光耳边道:“金日磾得手,已经去追赶使者大队了。”

        “他受伤了?”

        “背部受了重创,咳嗽见血。”家将有些担心。

        霍光沉默片刻道:“应该不重,如果伤势很重,他就会去找小师娘救命。

        他是匈奴人,没有那些高贵的坚持。”

        对于霍光的冰冷心思,家将们早就习惯了,与家主比起来霍光总是显得那么无情。

        他不知道的是,霍光的无情仅仅表现在做事的方法上,而云琅的心本身就是冰凉的。

        老虎大王的身体很热,所以当老虎大王趴在云琅脚上的时候,屋子里有没有火盆,炉子一类的东西都无所谓了。

        尤其是被两头老虎簇拥着,凉州地方官员再看云琅的时候,就很容易把他跟两头老虎归结为一类。

        就在昨日,武威地面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马,姚,这两个地方大族的首脑接连被人袭击,马房自从马嘎嘎坠马而死之后,马房的两位嫡子,相继被刺杀,一位在独石头被人用弓箭射杀,一位在饮马谷在护卫的保护下,被刺客从容的杀死了十一个护卫,最后将马合杀死。

        相比马房的遭遇,姚房的境遇更加的悲惨,他们的营地被人袭击,一夜之间,姚房的族长,以及族长的两个儿子都被杀死,同时被杀的还有姚房亲族一十六人。

        不论是马房,还是姚房,都希望官府能给一个确切的回答,如果官府不能捕捉到凶手,他们将自己动手。

        凶手杀人的时候并没有做到完美无缺,留下了很多把柄,其中山地羌人就最明显的一个凶手代表。

        云琅自然震怒,在凉州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还有人意图扰乱凉州治安,破坏大汉对凉州的统治,这是牧守府所不能容忍的。

        于是,一纸命令就由牧守府发出,命令山地羌人必须交出凶手,然后听候牧守府处置,否则,大军将会出动,剿灭山地羌人。

        这一道命令云琅交给了马房,姚房,姜房让他们去负责执行。

        对于山地羌人这个族群,云琅不是很熟悉,不过,这支羌人恰恰是羌人中最善战的部族。

        因为善战,平时也就不太遵守云琅的律法,时不时地依仗自己强悍的武力,抢夺水源,草场,以及强买强卖。

        即便是在羌人中,山地羌人的名声也不算太好。

        让平地上的羌人去对付山地羌人,在他们中间散播仇恨,分化羌人之间得团结,本来就是云琅制定好的策略,他也希望事情能够按照他的计划执行下去。

        可惜,事情在独石头聚会的前一天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马,姚,两家并没有忙着去找山地羌人复仇。

        反而发生了激烈的内讧……

        好在这两族人都是亲房,内讧的虽然激烈,却没有兵戎相见,在每个人的意见无法得到彻底的尊重的情况下,他们准备把家事交付来到独石头参加聚会的各族长老们来解决。

        云琅来到独石头之后,就邀请了所有的羌人长老们共商建立独石城的事情。

        凉州羌人从来没有过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

        而独石城将成为他们拥有的第一座城池。

        在云琅提出这个建议之后,羌人长老们迅速的就理解了云琅的意愿。

        这对羌人们来说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很早以前,就有人提出过这个想法,只是因为匈奴人不喜欢城池这种可以阻挡马蹄的东西,建城的建议一次又一次的被束之高阁。

        现在由凉州牧提议建城,这让羌人早就冰冷的心重新变得活泛起来。

        利益从来都是用来交换的。

        马房,姚房虽然是羌人中很重要的部族,在建造独石城这件事情面前,依旧算不得什么。

        而且,云琅并没有准备吞掉马房,姚房,仅仅是把声势浩大的两族平均分给了这两房的后人,而且是不分嫡庶,只要是儿子,人人有份。

        其余羌族人对于云琅大公无私的行为非常的赞赏,强大的马房,姚房,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因为这两房人不仅仅会放牧牛羊,他们还会种地,纺织。

        往年的独石头聚会上,因为实力强大的原因,他们总能获得最丰厚的收入。

        分配完毕马房,姚房之后,姜珠早就坐不住了,霍光对他求救的目光视而不见。

        然后,会议上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场面,那些来自游牧部落的羌人长老们,开始控诉姜房这些年对他们干过的不法事。

        云琅两次退席,留给了姜房说服其余羌人族长的时间。

        “这样做不妥,保持平衡是我们执政凉州的关键所在,山野羌人也需要遏制。”

        云琅在后帐谈话的对象正是第一名詹。

        第一名詹连忙道:“羌人不懂得如何治理城池,如果牧守将独石城交给他们,用不了多少时间,独石城就会变成一个满是牛马粪便的马厩。”

        云琅笑道:“我可以信任你吗?”

        第一名詹低头不敢回答。

        云琅沉吟片刻,换了一种方式问道:“你能取代马房,姜房,姚房在平原上的作用吗?”

        第一名詹欢喜的抬起头,单膝跪在云琅脚下道:“田氏最擅长的就是取代他人。

        从今往后,我凉州田氏将以牧守马首是瞻。”

        云琅轻笑一声道:“了不起啊,看来你们已经做好取代我的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