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在线阅读 - 第1362章 神力再催(上)

第1362章 神力再催(上)

        时间,稍稍倒退……

        大约半分钟前,就在武田智冲入【罗刹戢天柱】之际,用余光扫到了这一幕的倦梦还,当即也产生了和曌影王一样的疑问。

        那个问题就是——当那技能消失的时候,只留残血的武田智,在这个距离上,同时面对体术比她更高的残血白金石魔以及满血的曌影王,真的不会被秒吗?

        大家都是职业玩家、顶尖高手,与其想着“对方或许并没有想好对策就行动了”这种事,不如好好考虑一下其他的可能。

        而以当时的状况来看,“武田智准备在戢天柱消失的刹那使出某种搏命的近身杀招”,算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测。

        因此,尽管倦梦还并不知道【血罗刹】的存在,他还是决定要去抓对方一波……

        那么……这个事情又该怎么操作呢?

        要知道,武田智拖延时间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认定自己的队友在一对一时是有优势的;以实际情况来看,她的想法也没错……三十秒,即使不够伊达诚彻底杀死倦梦还,也足够他把后者打到难以招架了。

        在这种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倦梦还居然还打算去carry队友,这确是有些匪夷所思.

        但……他成功了,而且用的方法很简单。

        在戢天柱消失前那二十几秒间,倦梦还且战且退,有意识地让自己徘徊于“势崩”的边缘,以此引诱敌人的追击。

        而伊达诚,也十分“听话”地被对手牵引着……远离了戢天柱的所在。

        换成平时,就算伊达诚经验尚浅,也不至于会中如此明显的调虎离山之计;然而,嗑了茱丸的伊达,其心智已非常态……简单地说,他已“沉浸于战斗的快感之中无法自拔”。

        那种“还差一点点就能把这个碍眼的混蛋大卸八块”的念头,对此刻的伊达来说诱惑太大,让他以一种忘我的姿态步步紧逼对手……而“杀戮”之外的其他事,皆已被他抛诸脑后。

        就这样,在戢天柱的持续时间即将结束前,伊达诚已然被引到了一个距离武田智和曌影王很远的地方。而且,由于倦梦还始终在“退”、在“逃”,所以他并没有如对手预期的那样在这段时间内吃太大的亏。

        等到戢天柱消失的那一刻,倦梦还立即就使出了CD已好的【相位转移】,并配合一招【暗影冲刺】杀了回去;在“相位空间”里,他的冲刺效率会提高数倍,逾百米的距离……转眼就到。

        于是,当武田智以【血罗刹】形态出手秒杀曌影王时,刚好就被从“相位空间”里冲出来的倦梦还打了一手背后突袭。

        当然了,理论上来说……以一名战国一队队员的实力,又是在变身技的加持下,仍是有办法应付这一击的。

        只是武田智也没料到,曌影王那厮竟在彻底气绝之前,愣是用意志力为队友创造出了“一秒之差”……

        在巅峰争霸中,一秒,足够改变很多事……

        …………

        时间,回到现在。

        等到伊达诚发现情况有异、回身赶来……武田智所化身的【血罗刹】已经被重楼吸了个七七八八,没过几秒,武田智也一脸不甘地化光传送了。

        见状,伊达诚怒意炽升,一气动天霆。

        那一瞬,其脚下加力,借前冲之势,双刀再出!

        黑刀携阴寒锐芒,白刀执沛然斗劲。

        招行千变,交错如电,锋舞万化,曲直自恰。

        融汇了三种剑豪流派的究极二刀流,一招一式,皆是精妙绝伦,让人叹为观止。

        而倦梦还……面对此等绝式,却只是后撤半步、横出一戟,使出了一个谁都能做出来的基本格挡动作。

        其实……倒也不是他不想用更复杂的招式去应敌,只是……他在运戟之际,才忽然发现自己的力量不够了。

        【重楼】吸血后会变重的事,倦梦还自是清楚的,他甚至在某个剧本里特意去测试了武器重量的增加和吸血量之间的比例;可是……即便是斩杀近百人后的【重楼】,也没有此刻那么重。

        纵然倦梦还的力量已可使用重量以“吨”计的武器,他也没法儿将眼下这把【重楼】用得灵活自如……情急之下,他也只能做出自己唯一可以做的格挡动作了。

        谁料……

        呼——

        戟锋划过,带出如大旗舞动之声。

        紧接着,便有一股气墙般的能量与戟身同时展开、扫荡而出,以无形之力,便生生将前冲中的伊达诚给了阻了下来,并逼退了几步……

        “什么?”伊达诚难以相信,在这一式的攻防中……对手的“力”,竟又一次凌驾于自己之上。

        他可是已经给自己用了相当于五颗茱丸剂量的药物,而且是直接通过静脉注射的……这种自残式的“加强”所带来的负荷连他自身都觉得痛苦难当,唯有痛过“战斗和杀戮带来的快感”才能缓解。

        然,眼前的男人,却是在这种前提下,还能压制住自己……这,让伊达的情绪陷入了近乎狂乱的状态。

        “岂有此理!”下一秒,伊达狂喝一声,胸中斗气崩然泄出。

        乍然间,肆虐的能量如一条条触手般在其周身张开、舞动……成为了他身体的延伸。

        银白的身影、银白的能量,挟带着纯粹的杀意,化身一头凶恶的猛兽。

        就连周遭的景物,都因这肆散的杀念而扭曲变幻;恍然间,场上的两名选手似是来到了红莲炼狱,脚边尽是血与火的深渊。

        “给我死!”厉哮再起,身形倏动。

        电光火石一瞬,伊达诚极招已出。

        刀锋划过之处,虚空层层剥裂,被撕开的空间散碎成零落的红色碎片,纷飞于空,绘出一幅腥红盛景。

        就在这片红色之中……又有黑与白,两道迥异的光芒,汇于一线。

        双刀招合一处,惊天地,撼日月,引人骇目观止,颤栗难平。

        倦梦还知道,这招……自己挡不了,也避不了。

        无论力量、速度、架势、变化、以及招式本身的威力……他都难与对手匹敌。

        这一刹,他所能仰仗的,就只有【重楼】那未知的“上限”,以及自己那同样“上限不明”的魂意了。

        “喝!”也不知是为了给自己底气还是单纯有助于施力,在直面这逼命的一击时,倦梦还也是大喝一声。

        并且,发动了自己的魂意——【神力再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