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四章 开始!

第三百零四章 开始!

        满天刀雨纷散,比无数落叶更频更密集,横的,竖的,旋转的,迂回的,斜飞的……都带出来那种激烈凌厉的风声。

        一片片一溜溜,尽都夹杂着恐怖的破风声。

        光看就不难想到,只需要被这样的刀锋蹭一下,轻则断手断脚遍体鳞伤,重则开膛破肚,不由分说。

        那是生死攸关的事情。谁敢疏忽?纵然是这些经年行走在生死之间的杀手们,也没有任何人敢轻视。满天旋动尤不止枯叶与刀锋的交织,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兵器,剑,刺,短刃,牛毛一般的飞针,接连而来,填补每一点稍稍显露的来袭缝隙……

        以至于,没一点空隙,反而都变成了致命杀机。

        甚至这还不是全部,某一片落叶悄无声息的飘落至一位四季楼高手上方的时候,居然忽的一下子蹿出来一把大铁锤!

        大铁锤,如何能从一片落叶变化出来?

        但这一切,却都在今夜的战斗中真实体现。

        如此变化,端的骇人听闻,不可思议,更难以想象!

        云扬看得目眩神迷,暗暗感叹真是各行有各行的门道,这些杀手们的手段,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即便是以自己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当真对上如此杀招来袭,也未必可以应付得了。

        甚至,在这样的杀招之下能够全身而退……已经是尽善尽美。

        除非,除非云相神通恢复,否则真不敢言能够从容应对,毫发无伤!。

        随着杀手方面攻势渐炽,一条条影影绰绰的身影从满天浓雾中,满天枯叶中,满天的夜色里,宛如无中生有一般的诡异现身。

        诸多杀手以本身实力展开近距离攻击之后,攻击力又有大幅度提升,非是初时的远距离攻势可比,每一闪都是一次攻击,都伴随着相当可观的攻击力度,偏偏攻击之后,不管有效无效,得手有无,随即便是消失,完全将杀手出手一击不中,远扬千里的基本战略执行得一丝不苟,全无破绽疏漏。

        再过片刻,不断开始有各种异相络绎不绝的展现出来,或者是巨大的莲花,或者若虚若实的巨大树叶,甚至自一片片波光潋滟的水波,尽都有一个又一个的杀手们现身出来。

        别的不说,就只看如此千奇百怪,包罗万象的各异手段,已经估算不出到底有多少杀手,多少人手参于了这一次的行动。

        在这一刻,适逢此会的杀手们当真是尽展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更是当前针对四季楼最有效的手段,外兼一击不中,立即退避,却不妄求得手,确保己方战力的最少消耗。

        这种战略,绝对第一高明。

        反观四季楼这边的十二位高手,始终保持着背靠背品字形站立的应对方式,纵使面对如此骇人,有如大海涨潮一般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仍旧是脸色冷漠,近乎于机械的出招,见招拆招,丝毫不乱。

        然而只要有杀手现形,撤离稍慢,即刻便会有一人尽力纠缠,另外两人负责实行致命打击。

        这种打击,见缝插针,从来没有半点疏漏!

        四季楼的杀手技巧,竟然从来没有任何一点白白漏过的时刻!

        这种战斗经验,简直可惊可怖!

        亦是因为这项战术,纵使杀手来袭的方式如何巧妙、诡谲,一击不中便即退离,仍旧不时有惨叫声响起。

        鲜血、断臂、残肢!……

        更是近乎不间断的到处乱飞,满天飞舞。

        整个夜色,此际早已经是腥味扑鼻,血流若溪。

        当前战况惨烈,然而态势却又一目了然,四季楼方面的人手维持寸步不退,寓攻于守的战略,任由杀手们施以各种手段来攻击,自身严密防护,然而一旦窥到对方破绽,却即时施以联手强势击杀之法,从来没有半点疏漏。

        战术固然陈旧,甚至很单一;但是,云扬在经过考虑之后,却发现这战法反而是应付当前局势的绝妙之招,一个单纯的以不变应万变,足堪应付当前战事!

        就现阶段而言,四季楼方面为首的那些个领头高手尚不现身,同样的,外面几大杀手组织的顶尖高手们也没有轻举妄动,介入战局。

        因为。

        他们不敢!只因为双方都隐藏着自己一方的杀手锏,显然是对于对方什么时候出手并无太大把握,不愿贸然动作,以免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谁先出手,等于暴露!

        只能这样一路鏖战下去,唯一结果就只有毫无结果,纵使死伤许多,却并不伤筋骨。

        云扬心下盘算,四季楼方面,剑霜雪三尊虽然刻意树敌,然而他们却又不想早早便死,因为唯有持续加深四季楼与几大杀手组织的仇恨,乃至结成不解死仇,才是最合乎他们心意的结果,而想要出现这样的结果,那就是越长久的拖下去。

        不管我方彼方,死人越多越好!

        基于这个大前提,四季楼方面便绝不会摆明了车马的跳出来,直接将自己的所有虚实全部都暴露在敌人面前,给予对方排兵布阵,施以针对性攻击的余地。

        战况不断的加剧,而杀手们的伤亡比例也越发增多,如何巧妙诡异的突袭手段,一而再的施展出来,总难免增加被对方窥破的机会,已经不成为什么隐秘技巧。

        然而随着杀手伤亡数字的急剧增长,四季楼方面的人手同样也已经轮换了三批,更兼伤亡不菲。

        轮换下来的前两批的人手,其中有十五人战死,剩下的九个人也都是身负重伤,纵使被接应回去,却也没有能力再在此役中出力了。

        就这个结果而论,杀手这边其实是乐见的,双方高端战力对比尚不可知,但在人力方面却一定是杀手这边占上风,纵使双方伤亡比例乃是杀手一边惨重许多,对于整体战局却无影响。

        但四季楼方面的剑雪霜三大尊者,却始终没有人现身过,却令杀手一方疑窦重重

        似乎对方对这样的伤亡,根本并不在意。

        尤其是现在在场中参战的杀手们,要知道举凡有胆量参与此役的杀手们尽都是见多识广、颇有手段之辈,可是他们一眼看过,四季楼所属之人赫然是谁也不认识的,全都面生得让人诧异。

        四季楼数量如此众多高手都是从那里来的?

        四季楼的底蕴,真的如此深不可测吗?!

        我们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人认识,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所在!大家都不认识,难道这些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这种疑惑,固然存在,但是,也随即不断地淡化。

        能够成为有名号的杀手,便一定不会是心志不坚之辈,此刻更兼拥有人数的绝对优势,且随着一些个老牌杀手战力介入战场,甚至一些超级杀手也开始准备出手,原本似是平衡的战局开始出现倾斜。

        至少对于当前迎战的四季楼高手,所承受的压力,一下子骤增加了数倍。

        恨别离与洪斩两人隐身在黑暗之处,全神贯注地观视着这一场旷世大战;两人此刻心里都萦绕着同样的想法:此役,四季楼方面一共有多少人参与?

        更进一步的问,四季楼的实力,在此役中究竟展现了几成?

        但不管怎么说,纵使眼前是杀手方面占据了上风,两人的心里却是难言的苦涩。

        原因很简单,就正如剑霜雪三大尊者所预期的那样,两大杀手组织一起被逼着走到了当前这一步!

        最重要的三个字,被逼的!

        被逼的!

        自己等人来到天唐城初衷,就是来做买卖,来赚钱的,只需要杀死某一个小小孩童,或者某一位王爷,或者某一位公子……这是自己的目标所在!

        只要完成这一切,一切就全部大功告成。

        就可以拿着丰厚的酬金,远遁江湖,纵使玉唐将要靖平天玄,也是山高皇帝远,无可奈自己何!

        但谁能想到,刚刚来到这里,刚刚开始踩点,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呢,四季楼方面的人就以全然横蛮不讲理的态势冲了上来。

        一路杀杀杀……

        我们得罪你了么?!哪里得罪你了?

        无数的得力手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惨死;原本正在执行任务的人,不明不白的被杀;许多任务就此夭折,再难持续,万般奈何之下,两大魁首亲身赶至,处理这一巨大变故。

        平心而论,两人到底是怯于四季楼的凶名,初初的打算并非直接向四季楼兴师问罪,仅仅抱着谈一谈,问清楚其中是怎么回事,中间会否有什么误会……然后就想要想办法化解这样的态度。

        但是……就这么点要求,四季楼都不肯给!

        仍旧是直接开战,强势动杀!

        将两大杀手组织直接推到了对立面,而且还在每天不间断的持续杀戮!

        这样的做法,无疑就是将江湖上所有的杀手组织,全部都推到了四季楼的对立面。

        这是为什么?

        这很蠢!

        这样的昏招,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四季楼。

        四季楼势力庞大,看当世著名的杀手组织不顺眼,首先针对森罗庭动杀,将其杀得鸡毛鸭血,实力十不存一,这是事实,然而根据情报显示,这次变故的源头乃是因为森罗庭方面首先滋事,针对四季楼四季之主春寒尊主,这才引动了四季楼的大举反扑,堪称事出有因。

        可现在又对另外两大杀手组织下手,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恨别离与洪斩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发生的。

        只感觉一切都是稀里糊涂。

        就说当日冰尊者之死,洪斩有份,但冰尊者之死分明很有内情,当真将情由说明,道理仍旧不在四季楼方面!

        可是,现在的最大问题却在于,四季楼压根就不跟你讲理,就是一个劲的动杀,你能奈何?!

        被动应战,然后到这样的地步,居然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在两大杀手组织头领这一生之中,也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现在唯一的感觉就只有,在这幕后有一只黑手在默默地推动。”

        恨别离皱着双眉:“这种感觉虽然模糊,甚至全无理据可言,但我肯定,一定存在。”

        洪斩也是叹了一口气:“我更有这种感觉,以前不管做什么事情,就没有如此不顺。但这一次天唐城之行,却是从始至终,就没有半件事情如意过,不,岂止是没有如意过,根本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来得莫名其妙,避之无从……似乎有什么人指使着,却又完全没有头绪。”

        “因为这样指使的人,根本不应该存在。”

        “更可怕的是,四季楼方面掌握的情报准确度未免太高了吧;我们可是隐匿于整个天唐城之中;其中很多还是借宿民宅,这些可都是随机应变,根本就没有报备过的,连自己人都不知道;可说是神不知鬼不觉,偏四季楼的人就是能够准确的捕捉到,一个接一个的揪出来……并且杀死!”

        恨别离吸着气:“四季楼在天唐城当真有这么厉害的情报网么?这是什么程度?!”

        “还有,四季楼的人全都跟疯了一般的动杀开杀……这,真的正常么?”

        他看着院子里,此刻正有两名四季楼的高手被杀手们围攻,发出凄厉的惨叫,随即就被无中生有一般出现的各方面杀手的剧烈攻击打成了碎片。

        然后四季楼方面即刻又有三人从房中闪身而出,补全站位。

        然而这一次与之前却尤有不同的,有四个人蓦然自房顶位置出现;这四个人普一出现,却即时恍如令到半空中撕开了一道血口子,看似空无一物的夜空中不断有鲜血四处飙射。

        那是许多还没来得及出手,犹自处于隐藏状态的杀手,就那四人提早锁定了方位,予以击杀。、

        经此变故,战况登时就是一变!

        “四季楼方面的应对方式改变了。”恨别离眼中厉光一闪,随即下令道:“改变打法!”

        他的声音,震撼夜空。

        所有杀手,都在听从他的指挥,开始改变自己的战术。

        不管成不成,但是恨别离此刻的指挥,却已经嵌入了这些江湖中独来独往的杀手们脑海深处。

        战况越来越是惨烈,双方尽都如是。

        原本该当宁静平和的深夜,早已被这里的杀戮彻底打破。

        云逍遥旁观此地的战斗,早已先一步传下号令:“玉唐官方军方不准介入此地千丈内空间,各司其职,尽皆按兵不动。”

        “违令者,斩!”

        就让他们狗咬狗吧,干到什么地步,就是什么地步,全都死光了……才好。

        甚至幕后的绝顶高手,死光了,那就……

        更加好了!

        ……

        同样是在这一天的晚上。

        凌霄醉背着一个人,周身萦绕着凛冽霹雳一般的剑光,冲天而起,划空而去。

        跟在他身边的还有独孤愁,同样的一身怒火。

        凤弦歌却是不知为何稍慢一步,大抵隔了一刻钟之后,也随之而去。

        却是不同的方向。

        但三大高手,两先一后,联袂赶赴往某一个未知的地点。

        ……

        灵风山顶。

        两道人影一在明,一在暗,看着天空的夜色,静静地等候。

        ……

        <更新的有点晚,我也很抱歉。不过今天两个情节交缠,的确很难写。

        我写到现在,删了两三次才写出这些,希望大家不要在意。

        今天还是懒洋洋盟主的生日,我很抱歉为我兄弟祝福晚了,但我依然希望,他能收到我的祝福。

        兄弟,祝你生日快乐!

        有时间,来找我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