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心战!

第二百四十九章 心战!

        朴德双气得浑身哆嗦:“霍云峰,你信口雌黄!你混账!你放肆!”

        霍云峰勃然而起:“朴德双,你是我的上司吗?!竟然敢在我面前摆架子!?你有那份吗?你有兄弟,老子难道就没有!老子差你什么?!一分一毛也不欠你的,你吼什么?现在是谁掉了圣心殿的面皮!”

        “还有你们俩,我跟朴德双的事情,关你们什么事?你们之间有什么牵扯么?想干啥?仗着人多欺负人么?”

        霍云峰一通脾气狂暴的连连发出,将朴德双等三人气得嘴歪眼斜五内如焚!

        另外两人齐齐站了出来:“不赌没资格说话是不是?那老子跟你赌!我押五百块,也压七星门胜!赔率一样!霍云峰,你敢接么?”

        “还有我,我也押五百块!七星门赢!霍云峰,你敢接么?接得下吗?!”

        霍云峰立时浑身哆嗦,色厉内荏:“你……你你你……你们……你们一个个是不是今天就吃定我了?!你们这班的同气连声,想干什么?!”

        三人冷笑,不置一词。

        霍云峰怒道:“你们没有发天道誓言,老子凭什么接,就不接又如何?!”

        另两人怒气攻心,二话不说立即起誓:“……对天道发誓,与霍云峰赌一铺……望苍天见证!”

        轰隆隆两声雷。

        誓言成立。

        “誓言已立,霍云峰,你就等着倾家荡产吧!到时候咱们看你怎么死,就你的身家,准备卖屁股填窟窿吧!”

        霍云峰呆了半晌:“好好好,这话不是到了这个份了么?老子接下了!我接下你们每人五百块的极品灵玉!老子今天不争馒头争口气,哪怕倾家荡产,哪怕卖屁股了,也要让你们三个老东西看看,我霍云峰是顶天立地的一条汉子!”

        朴德双嘿嘿怪笑:“都要卖屁股了,还要自诩是汉子,你对汉子的定义真是另类啊!”

        霍云峰冷笑一声:“老子是不是汉子,之后自有公论,但你们可得想清楚了,你们想要赢我每人五百极品灵玉的代价可是三千灵玉的风险,也就是说,若是你们输了,可是要赔我三千极品灵玉的!”

        另两人面如寒冰:“我们赢多少输多少,这不劳你操心!你只需要知道,我们输了少不了你的灵玉便是!除此之外,不要在这里如同疯狗一般大吼大叫!”

        霍云峰拂袖而起:“好,你们等着,等着哭吧!”

        话音未落,怒气冲冲径自而去。

        朴德双满眼尽是嘲讽的看着霍云峰身影:“霍兄,就算你现在去指点九尊府应对策略,真实实力如斯,难道还能提升什么?”

        霍云峰一听这话,又不走了,站定,转身走了回来。怒冲冲道:“朴德双,你是真行啊,什么龌龊心思都往外冒,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不走了,可不能给你任何口实,我就在这看着,看到两派决战终了。朴德双,我以前可是没看出来你居然如此的小人之心,我今天算是又多开了一次眼界,大开眼界啊!”

        段天冲在一边傻愣愣的站半天,一时间却是想不明白这几个人怎地就干了起来。

        一直到走下去,走了半天,才听到朴德双宣布:“七星门提议,今日休战,明日再战。”

        ……

        九尊府这边,云扬的脸色沉静如恒,丝毫未变,只是转头看了看七星门那边,扬声说道:“我们想要一份七星门的资料,不知道可不可以?”

        台上,朴德双看了看阴沉着脸的霍云峰,道:“可以,过来拿吧。”

        史无尘纵身而出。

        此时,在这第三境中各大门派看着九尊府的目光,尽皆复杂莫名。

        凤鸣门。

        江落落大是气愤的哼了一声:“这七星门真是卑鄙无耻!居然想出这样的龌龊主意,让大江他们在入口处白白等上半天一夜;有意思么,就这做派还好意思以天运旗中品派门自居!”

        甘天颜淡淡的笑了笑,悠悠道:“当然有意思,两军交战,攻心为上,九尊府气势如虹的突兀到来,若是马上开战,光是那份连战连连胜的气势,便已经为己方将战力凭空提高半成!更别说七星门可是对于九尊府底细全然无知,多了这一夜半天的缓冲余地,七星门除了有充裕时间筹谋对局策略,还能够将九尊府的气势凉下去,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外如是。”

        “更有甚者,九尊府中若有心志不坚之辈,尤其是那些个年少门人,心中很多都会产生沮丧与拘束心理,从而有一种,与中品天运旗的人相差就是这么大的负面情绪。这种心理若是产生,未能及时祛除,势必会影响临场发挥,真实实力在对战之时有所下降,何异自促其败?!”

        “这是心理之战!即便是换做我们,多半也是会采用的。这本就是被挑战门派的权利,有此便利为何不用?!将未知敌人的实力做出最大限度的遏制,如何不为?!”

        江落落哼了一声,道:“什么战略战术,权限权利,说到底还不就是卑鄙!若是真有本事直接真刀真枪去干就是。搞这些歪门邪道,只会让人看不起。”

        甘天颜笑了:“武者争胜,无所不用其极,赢了才是一切……”

        声音之中颇有几分余韵深长的味道。

        江落落坐不住了:“我去找大江。”话音未落,便即急匆匆而去了。

        甘天颜顿时微微一笑,面上尽是蔼然。

        萍踪月笑道:“师妹,你这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甘天颜笑道:“落落去提醒一句,也是好的。若是九尊府能够顺利晋升……对咱们,也是好事一桩。难道师姐还看不出来落落这丫头已经铁了心么。咱们这些年,拆散了多少回,打击了多少次,还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左右洛大江现在有了这份机缘,也算是个有些气数的孩子,那我们又何必枉做小人,无谓再行阻拦;万一出什么人生悲剧……岂是我们愿见……”

        萍踪月眼中闪烁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幽幽叹了口气,道:“就依师妹。”

        ……

        面对延迟一天比武的说法,云扬只说了几句话。

        “七星门这样做,故意让我们在众目睽睽下干等,有两个用意。第一,他们心底是害怕了我们。第二,他们籍着羞辱我们的机会,消磨我们的意志,达到减损我方实力的效果!”

        “面对未知恐惧与现实羞辱,我们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