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天干之分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天干之分

        …………

        <上一章章节数错误,这是273章,咳咳。刚顾着惦记那帮家伙怎么喝酒了……>

        ……

        甘天颜心中纳闷。

        这七星门到底是得罪了哪一路神仙?

        这二十二个人乃是七星门绝对的精英,这些人一死,七星门基本就等于是被灭门了!

        剩下的人,绝对撑不起来七星门的固有基业。

        这里可是有第一高手,第二高手,第一长老,第一供奉,掌门人,掌门弟子,执法堂主;核心种子弟子……

        试问七星门门派之中,除了这些还能有什么,还能有什么战力!?

        但现在甘天颜根本顾不上考虑七星门,只是在考虑:七星门到底惹上了谁?

        怎么会这般的一败涂地,全军覆没?!

        江落落在一边,看着云雾弥漫的前方,喃喃道:“他们飞来的方向……是……九尊府的方向……”

        这句话很轻。

        但是听在甘天颜耳朵里,却如同九天响雷一样,轰轰乱震!

        一时间,竟然有些眼冒金星的感觉,强行定了定神,有些凌乱的说道:“九尊府???会是九尊府吗?”

        江落落嗫嚅道:“好像……应该是……吧……”

        甘天颜眼神发直,半晌才道:“是了是了,九尊府最大的仇家,现在就是七星门……而其他的下品门派被九尊府干下去的,实力相差太大,应该也不敢前来……七星门早早结束了战斗,前来此地……”

        “这是说得过去的……但是九尊府的主力都没有回来啊……”

        “难道是……云扬的师傅?”

        一时间,甘天颜想到了这个可能,忍不住浑身冷汗涔涔。

        貌似……眼前就只有这一种可能!

        更可怕的,七星门众人身上一点伤势可是都没有,就脸上只有一个巴掌印……被一巴掌拍死了……然后扔了出来?

        这……这是什么级数的修为?

        看着远方的九尊府方向,甘天颜居然有些踟蹰了,不知道是不是该去了……

        好危险啊!!

        但就算情况未明,前方或有危险,仍旧是必须要过去一趟的。

        首先,凤鸣门掌门人萍踪月曾向云扬承诺,竞旗之战后驰援九尊府,遭遇战斗乃至凶险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顶多就是原定计划中的所谓战斗,所谓凶险并不能当真构成威胁。

        其次……段天冲吴豫等七星门众人尽皆惨死,源头还来自于九尊府方向,固然意味了九尊府那边可能存在有一位大凶之人,但是,若这位大凶之人隶属于九尊府,因为护卫九尊府而一举全歼了七星门,那这个大凶之说,对于甘天颜或者凤鸣门都不成立,甚至反而是天大的益处,

        基于这两层考量,甘天颜决定维持初衷,带着江落落,一路直飞九尊府,只是心下却难免多了几分忐忑不安。

        时间不长,两人就到了九尊府山门,通报身份之后,山门即时开启,师徒二人顺利进入。

        而从这甫一进去的瞬间,甘天颜就立即不淡定了!

        这就是刚刚得到天运旗还没几天的九尊府?

        这怎么可能?!

        这灵氛氛围的感觉……分明比咱们的凤鸣门还要浓郁一倍不止……不,或者该说是浓郁出去好几倍以上的灵氛状态,却是个什么情况?

        谁能给我解释一二,让我解解惑?!

        “呀,是嫂嫂回来了。”

        平小意与郭暖阳迎了上来,一派寒暄,大表亲近之意。

        江落落可谓是九尊府当前地位极为超然的大人物,她除了是九尊府第三号人物洛大江的未婚妻准媳妇之外,还是九尊府当前唯一的女性表表者,自云扬以下,说话可是很有力度的说。

        “小意暖阳,别来无恙……嗯,这位是我师父。”

        江落落怕两人误会,急忙介绍道:“云老大此次在五重山天运旗竞旗之战中大获全胜,大放异彩,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将原中品天运旗末位七星门斩落马下,取而代之,晋升为中品天运旗,亦因此获得了一项在五重山深造锻炼的机缘,是故还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我却因非属九尊府门下,未能随同……而这般过关斩将下来,却也造成了树敌极多的隐患,我师父不放心我一人回来,便跟我一道过来,帮衬一二。”

        大家都是心思玲珑的人,江落落只是一个解释,两人就全明白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董齐天事先分析到云扬等人这次必然是斩获了更高等级天运旗的缘故,两人隐隐心中有数,还有之前七星门前来袭击之事,彼此印证之下,自然全盘了然

        “多谢甘前辈仁义!”平小意与郭暖阳都是深深行礼。

        你自己有能力应付,是一回事,但别人乐意过来帮你,却又是另一回事。

        甘天颜肯来,便是扎扎实实的一份大人情,纵然不曾出力,仍要领情!

        “不……不用客气。”甘天颜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客套,两只眼睛,早就不知道看哪里才好!

        这就是九尊府?

        不说是个草创不久,满打满算还不够一年的小派门,可这规模,是小派门个鬼!

        光一个占地便是如此广袤,几乎是凤鸣门山门的十倍了好么!

        而且这边可不仅仅只是占地辽阔,此地界的灵气怎能如此的密集粘稠……这样的灵气氛围,直接就去到了普通平常人吸一口就要承受不了的地步!

        甘天颜随便扫视几眼,又被自己所见吓着了,那路边两侧泥土里,一丝丝的嫩白的植株芽儿貌似是在奋力的从土层往外拱啊,还有无数的已经伸展了身体,葱翠欲滴的在风中摇曳的灵植……

        “我的天哪,那分明都是天材地宝,生长的怎地这般快法……”甘天颜看着满山遍野生长的这些幼苗,虽然一株株还都处在初生期,住世年限尚浅,可是……那可却都是……

        全都是实打实的灵根灵植灵药灵草灵苗灵芽……好么,竟无一棵寻常之物!

        再思及九尊府的灵气如此充沛,来回冲刷,日子有功之下,这些天材地宝岂能不疯长,茁壮成材?

        只要稍稍假以时日……目测的千万亩地盘,全是灵药?全是天材地宝?

        想到这个可能,甘天颜几乎晕过去。

        只是来到一个与自己门派平级,甚至位阶还要逊色两筹的门派参观,甘天颜却突然理解了为何圣心殿,东极天宫这些地方弟子修为为何提升这么快的根本原因所在。

        虽然这个原因以前就知道,但那时候没资格参观人家的灵药园,参观人家大殿和王宫,没有亲眼看到臆想中的惊人差距,始终难有切实体悟。

        知道现在亲眼看到九尊府,由此及彼,甘天颜就只有落得叹气的份了!

        “真的没法比啊……”

        这时候,甘天颜本能地想起来九尊府云扬对于齐烈的挑衅,进而做出的布置;更想起当时九尊府的十名弟子的仇恨眼神,又是深深一叹。

        齐烈完了!

        只是刚刚进入九尊府的山门,甘天颜就能确定:齐烈完了!

        那些天才在这样的环境里修炼,将会有什么样子的提升,早已经是不言而喻啊。

        平小意与郭暖阳一边引路,一边介绍环境,陪着甘天颜师徒往上九尊府主殿方向走去。

        甘天颜乃是凤鸣门大长老,于凤鸣门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实权高层,两派关系既然转为融洽,平小意郭暖阳待之自然要极尽礼数之能是。

        一行人越往上走,灵气越显浓厚,渐渐由浓厚转为浓重!

        “这几天,可有什么不开眼的宵小前来找麻烦么?”甘天颜问道。

        “这个还真没有。”平小意想了想,麻烦?真没有……就算是,有董老在这里,那也就不被称之为麻烦了。

        甘天颜明显误解了,思绪偏离既定设想,点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正说着话。

        一队小丫头小男孩排着整齐的队伍,从山顶方向走下来。一个个粉妆玉琢的,让人一看就是喜爱之极。

        这群孩子浑身上下的衣服颇为凌乱,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一番摸爬滚打过来的,但也能看得出他们每个人都为之尽力整理了一番,是以看起来痕迹固然昭然,却又并不如何狼狈。

        还有些孩子稚嫩的小脸上,尚留有淤青和肿胀;却尽都是板着脸,一言不发。

        看到众人走来,这一队小孩子在队长喝令下躲避到道旁,行礼致意请平小意等人先行,行动举止,法度森严。

        甘天颜自是越看越觉喜欢。

        这帮小家伙,每一个都不得了啊!

        当年我收落落为徒的时候,落落大抵也就是这样的资质吧?

        现在这里,居然有一二三四五……是三十来人都有差不多的资质?!

        乍然看到一个小丫头眼中噙泪,嘴唇撇着,很是委屈的样子,甘天颜登时心生怜爱,低头柔声问道:“这是怎么了呀?”

        小丫头倔强的仰着头噙着泪,小嘴一扁一扁的不说话。

        旁边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撇着嘴道:“这能有啥,打输了呗……打不赢也就算了,居然还有脸哭,不知羞……”

        小丫头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起来:“我怎么不知羞了,我也不想输啊,可这是输的第三次了……”

        “一时失败,不过昨日,牢记失误,此后不犯就好,今天输了,明天打回来,打赢下来就好!知耻而后勇,善莫大焉!”

        带队的小男孩在一番大人腔之余,哼了一声,一哼,嘴角被打肿的部位顿时一阵疼痛,龇牙咧嘴的呸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竟显出三分狠劲。

        “呃……”甘天颜很感兴趣:“你们竟是在训练中对打受伤了?你们的师父不责怪你们?”

        二十多个小家伙一脸的垂头丧气:“我们还没有拜师……哎!”居然非常惆怅的叹口气。

        “打架就是为了拜师……不打赢怎么有拜师的资格……知耻而后勇,我们现在很知道耻了,可还是不够勇……”

        听得此童稚之语,甘天颜再度被震撼了。

        明明是一群这么好资质的孩子,居然连拜师的资格都不具备?

        这要是放到一般的门派,甚至是下品天运旗派门,派门实权高层长老们只怕就要直接上手开抢了吧?

        怎地在这里,居然还要做过一场才能拥有拜师的资格!

        一边的平小意插口问道:“你们几个隶属于哪个队?”

        “回大人的话……”这几个小家伙明显是认识平小意的。此际回答平小意的问话,胸膛更挺了,腰也更直了,精神状态也一下子饱满了起来:“我们是丁字号第三队!”

        平小意呵斥道:“不过才丁字号,等到甲字号还不知要多久,还不快回去好好修炼,只知道哭鼻子抹眼泪发牢骚,济得什么事?!”

        “是,谢大人教诲!”

        小家伙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走了。

        “嗯,这丁字号第三队是个什么意思?”甘天颜不解问道:“那甲字号又是指什么?”

        本来以甘天颜的身份立场,这般探问他派派门弟子诸事,颇有不妥之处,但甘天颜于此实在是太过好奇,而且两派姻亲关系几乎已经定版,甘天颜于九尊府还有一层准丈母娘的身份,而且这一问也不算涉及九尊府功法秘术隐秘,只是过于好奇,倒也不会太过唐突!

        平小意一脸苦笑,道:“只是弟子的分支标识而已,便于区分管理。”

        甘天颜很谦虚的说道:“愿闻其详。”

        便在这时,前面道路上又有一小队走来,看到众人,仍旧在路边停下了,躬身致敬。

        甘天颜适时问道:“你们是哪一队?”

        这队人手为首的乃是个小姑娘,怯生生看了甘天颜一眼,又看了平小意一眼,满脸犹豫之色,半晌无语。

        “问你,你就说吧。”平小意道。

        “是,大人。”小姑娘脆生生的回答:“我们是乙字号,第五队。”

        “乙字号第五队?”甘天颜皱眉看去,果然发现这个小队弟子的资质比之刚才过去的那队,精气神修为还有资质禀赋,又要强上一筹。

        这个认知让甘天颜心念电转,又有一个念头自心间闪过,亦是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将她惊得目瞪口呆:“难道,甲乙丙等队弟子竟是以修为或者资质分队区别的?”

        行不多远,又遇到了陆陆续续三四十支小队,都是排列的整整齐齐,步伐完全一致的走来。

        有丙字号,有戊字号,有辛字号;一直到癸字号;又是一番仔细观察辨别之下,竟佐证了甘天颜的判断。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十大天干!”

        甘天颜感觉自己已经看得眼花缭乱,心神不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