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暂时安全

第二百七十九章 暂时安全

        风声猎猎,云雾在云扬身边一掠而过。

        “霍执事,你们已经离开此地很久了吧……为何您和其他几个门派的人手到现在还在这边驻留呢?”

        云扬对于这个问题的不解可说由来已久,只是这个问题只有当事人能够给予解答,而今霍云峰就在身边,自然要一问究竟。

        “本来这一节不该向你提及,但现在……”

        霍云峰叹了口气:“除你们九尊府之外,其他尚逗留在这边的那几个派门,尽都是与圣心殿有所渊源的下属门派,专门为殿中做一些事情……咳咳。此次五重山竞旗之战完毕后,在这里逗留了一段时间,分派之后三年的诸般事宜安排……而我,正是主持之人……我们那边才刚说完事情,各散东西之际……刚刚分开,金雕王就突然……”

        霍云峰长长叹息:“经历此劫,圣心殿相关这方面的千年布置,几乎毁于一旦。”

        他并没有说什么布置内容,云扬却也没有再问,有很多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云扬可是深谙个中道理的。

        他知道这事情,必然是圣心殿筹划多年的一大机密,自己知道部分,已经不是好事,勉强知道更多,就只有取死有道的份了!。

        “霍执事,你所负之伤虽然沉重,症状更是离奇,但若是有极具针对性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比如说生命之气之类的极品物事……”云扬低沉的说道:“未必就全无希望吧。”

        霍云峰嘿嘿一笑:“金雕王的个人战力,在妖族的各个族群之中只能算是实力一般,排名并不是很靠前。纵使它拥有飞行越空天赋,身法奇速,也就那么回事,毕竟妖族到了一定修为之后,即便是熊一般的重型妖兽也可以一飞几千里之能,所以飞行妖兽的这项天赋,并不占多少优势。”

        “但金雕王却又是在妖族之中,除了几个非常强大的妖王之外,几乎没有妖敢惹的异类;主因就是因为他的化凡为金神功。这一门神功属性特异,效能之恶毒堪称为独步天下;无药可救。”

        “玄黄界从来不少见恶毒凶物,无论是无影之毒,无形之毒,腐尸之毒……随便一项都是令人望而生畏,闻之却步的不世凶物,但只要有解药,或者有生命之气天灵泉水这等异宝,还是可以净化解除的,然而这化凡为金神功,却只有轮回之气可解。除了轮回之气,再也没有别的手段可以应付。”

        “不要说生命之气,就算是仅止流传于传说中的天道之气,也无法延缓化凡为金的一丝一毫的蔓延速度。”

        “此招着落在普通人身上,固然是三天时间。打在武者身上,同样也是三天时间。要应付这一门阴毒功夫,除非中招者拥有圣君修为,可以做到诸邪不侵;否则,便是无解,是故此招乃是圣君之下,最为避忌的无解之招!”

        霍云峰惨然笑道:“我这次是注定没救了。除非有轮回之气,或者有一位圣君级数以上的修者,豁尽毕生玄气,为我祛除凶金之气……否则,我是必死无疑的!”

        云扬动容道:“丁尤两位前辈,这一生能有霍执事这样的兄弟,该当是不枉此生的了。”

        这句话,云扬乃是有感而发。

        霍云峰明知道自己留下九死一生,却依然义无反顾,只为了自己两个兄弟能保命生还,这份兄弟义气,江湖中已经很不多见!

        霍云峰嘿嘿一笑,淡淡道:“该当说是我有他们两位兄弟,这一生,才是真正的占尽便宜。我霍云峰从小穷怕了,养成了视财如命的习惯,吝啬,贪财,爱占小便宜,见不得别人手里比我有钱。这些年,哪怕是对自己的兄弟,也是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

        “在外战斗,可以为了彼此出生入死,兄弟有难,我也能做到挺身而出,两肋插刀,不辞困苦……但兄弟手中只要有几个钱让我看到了,我就痒痒,就要想方设法的弄到手……”

        霍云峰嘿嘿的笑:“我这种毛病……根深蒂固,几乎每天晚上,自己都会告诉自己一次,千万千万,千千万万不能再这样下去,一定要改,但是明天只要有人在我面前显露财富,照样还是眼睛发绿,处心积虑谋取之,此次竞旗之战也是如此,还弄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宗财富。哈哈哈……”

        他嘶哑的笑了几声,也不知道是在洋洋自得,还是在自我嘲讽。

        云扬一阵无语。

        听罢这老儿的这番心声,明明是这么沉重的气氛,却反而有点想笑的意向,

        这货的这个习惯还真是奇葩。

        不过再想深一层,又感到几分心酸;这霍云峰小时候到底是穷到了什么地步,才能养成这般奇葩的习惯?(咳,我就是穷怕了,所以我比较理解这种吝啬鬼的想法,咳咳……所以我从来不写吝啬鬼,心虚……)

        “丁不可和尤不能与我兄弟一生,交情莫逆,可是被我占去的便宜……亦是多不胜数。”

        霍云峰嘶哑的笑:“就连这次天运旗大比,他们俩赢了我的钱,我还想着怎么赖账呢,我明明之后都从别人身上赢回来了,却还是会有此想……”

        “可惜啊可惜,我这一死……朴德双他们……还欠我好多债只怕就收不上来了。”霍云峰惋惜的口气:“不行,你得再替我带个口信给他们……”

        云扬:“……”

        “你就说,霍云峰都死了,你们几个可不能欠死人的钱啊……但凡还有点良心,就将他的钱给他家人吧。”

        云扬叹口气,一时间竟不知道说点啥好了!

        这时,前方天空中突然有慑人金光闪现。

        云扬不敢怠慢,呼的一下子急疾坠落下来,闪身进入了左近的密林中,但闻扑簌簌的声音只是响了一下,就已经出去了三百丈空间,轰的一声巨响,烟尘大起。

        云扬极目望去,天空中已然呈现一片黑暗之相,却是足足九头硕巨金雕,在空中盘旋飞舞,蔽日遮天。

        “这是金雕王和他座下的八大妖将。”霍云峰声音微弱:“他手下十大妖将被我宰了两个……只可惜,没有拿到妖丹……那可是好大一笔钱……”

        “可惜了可惜了……”

        霍云峰对此貌似是很惋惜的款,都那德行了还在很神往的看着天空,道:“这一个金雕王,八大妖将……九颗妖将级别以上的妖丹,该值多少钱啊……”

        云扬埋头急窜,身子蛇形,在树丛间极力的遮蔽着身体,刷刷刷已经出去上百里;强忍着心中想要吐槽的冲动。

        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财迷……

        草,老子以为钱多多那小子爱钱已经去到顶峰造极,并世无双的地步,不想眼前这货还要再高一筹,简直就是玩命捞好处,宁死还想赚!

        空中,金雕王铿锵的声音响起:“霍云峰,亏我主动放你一马,让你帮忙找我的孩子,你却反而籍此阴死我两个兄弟!你这般的无视承诺,就算天不降谴,本王也绝不饶你!”

        “本王誓要杀你!你这个背信弃义的无耻之徒!”

        霍云峰在云扬背上叹气:“你听听你听听,这他么的老王八蛋,都不知道在放什么屁?我啥时候见过他?啥时候又答应帮他找孩子了?这一见到那个怨气冲天他妈的……活像是老子干了他老婆!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知道个中真相的云扬咳嗽一声并不说话。

        这个,没法说。

        云扬脸皮虽厚,但多少还是要点脸的,这会再多说点什么,太过于抹杀良心,真心没法掺和!

        空中金光再度极速闪动,随着一声长唳,金雕王庞大的身体如同利箭一般直冲下来!

        云扬竭力的运转自身玄气,以极速身法急疾钻进了一个山洞之中,旋即又从山洞中冲了出去,直直落入了悬崖之下。

        面对金雕王这样的顶峰强者,所谓山洞绝不足恃,人家连瓮中捉鳖的机会都不会稀罕!

        事实亦如云扬的判断,几乎就在云扬两人直坠悬崖的同一时间,整座山轰的一声炸裂。上半截山体整个粉碎,碎石崩飞上天。

        这就是真正高强修者的眼界,寻常人眼中的障碍,挥手不存,岂与常理相同!

        灰尘弥漫中,云扬与霍云峰两人一闪而过。

        “圣心殿的地址我已经告诉了你。”

        霍云峰的声音:“若是实在不成,你就扔下我自行逃生……当前必须要解决的,乃是通报本殿关于妖族这一次越过屏障所制造事端,这般兴师动众不惜代价所图必大;一切消息,我都已经封在了玉简之中,只要将玉简送达……”

        云扬默不作声,仍旧保持蛇形飞掠,突然间身子一晃,从急速前冲转为逆向回撤,足足倒飞三百丈空间。

        只因此刻前方,满目金光闪烁,赫然是金雕王的攻击落下,若是依照原本的去势,便要被打个正着。

        而就在金雕王攻击落空,烟尘陡然升起的第一时间,云扬再度改变动作方向,从后退转成一如之前一般的全力前进,抢身扑入伸手不见五指的烟尘之中。

        更在进入烟尘范围的第一时间,极速潜入金雕王刚刚才打出来的攻击落点大洞之中,天意之刃刷的一声切出来一个洞,不断延伸,而云扬背着霍云峰,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往下潜去。

        还是那句话,适用于常人的障眼法云云,绝不适用于当前这种局面,遮蔽眼目的灰尘所能起到的效果就只一瞬,且还会间接造成一种范围目标落点,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转思应对。

        云扬的应对无疑是正确的,且是及时的,就只是一瞬之间,两人已然消失在地层之下百丈,霍云峰只感觉身上陡然一凉,噗的一声轻响之余,两人已经坠入了地下河。

        地下河汹涌澎湃,卷动着两人身体浮浮沉沉,眨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出去了十几丈。

        云扬从河中冒出头来,满脸惨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云扬当前这种状态可非做作,就刚才的三度极速变相,已经是豁尽了云扬当前的极限修为,还有直降百丈底层,损耗更甚,若非往昔在天玄大陆的时候,早有类似经历,即便以云扬的头脑智慧,也未必能够应付得来,而面对如金雕王这样的强者,一瞬之差,直接就是一命呜呼,再无生机!

        霍云峰干涩的笑了笑,赞赏至极的说道:“云掌门,你这逃命的本事,当真了得……端的是霍某人这一生见过的第一人!”

        云扬随波逐流,神识收敛笼罩周身三丈之处,极限屏蔽自身与霍云峰两人的一切气息,在地下河中浮浮沉沉往前漂流,嘿然道:“被人追杀的多了,只要不死,早晚能练就一身逃命的好本事。这哪里是值得夸耀的事情,我在下界之时就时常被人追杀,本以为来到玄黄界,再不需要如此,不想还是要重操旧业……刚才风险莫甚,却也是云某生平仅见,现在想想,犹有余怖,当真只是侥幸。”

        霍云峰嘶哑的笑:“云掌门,到今天我才真正算是服了你,你道逃命的本领不入流么?须知人在江湖,会逃命能保命全生的,才是最大的本钱!哪怕你有通天本事不世修为,未必不会有走背字的时候,一朝落魄,永不超生,但只要你始终不曾陨落,就意味你还有机会,有余地,有未来!”

        他笑着看着云扬:“这可是我穷尽此生阅历所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千万不可逞一时意气,纵情枉为,该跑的时候,哪怕是放弃了一切也要跑,明白吗?”

        云扬深刻的说道:“前辈教诲,云扬一定牢牢记住这句话。”

        “记住容易,照着做,一路做下去,做到底,却是艰难。人,难免会有难以抉择,割舍不下的时候,也都有热血涌动的时候。”霍云峰用一种很是谐趣的声音说着这些语重心长的话,却让云扬心中泛起阵阵心酸。

        霍云峰什么都明白,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还是这么做了。

        就是这种明白却去做,却正是人类歌颂了千千万年的,最珍贵的东西!

        头顶上不知道隔着多远,还有不断地爆裂声音传来,显然是那金雕王不肯放弃,努力不懈的寻找着霍云峰的踪迹。

        但两人现在这般的在地下河中随波逐流,位于上方的金雕王难以洞悉动向,任凭修为通天,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可想。

        最起码暂时来说,云扬与霍云峰算是安全了。

        但霍云峰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

        …………

        <先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