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你是个好东西!

第二百八十二章 你是个好东西!

        ……

        圣心殿。

        云扬看着这一片连绵群山,心中油然生起一种震撼的感觉。

        之前单纯从外面的时候,目测出去只是一个殿阁楼台,占地顶多也就只有数十亩的样子;但进入之后才发现,这里方圆广阔,至少占地数千里方圆,群山万壑,绵延无尽,一片片云雾来回游荡,俨如人间仙境。

        而此地的灵气浓郁程度更是到了连云扬都要感觉窒息的地步,时不时就有太过于密集的灵气团涌过来,就在头顶上下一场灵液小雨。

        呼吸所及,全是能让修为突飞猛进的灵气,触目所见,尽都是天材地宝祥云缭绕,耳中所闻,无不是松涛风啸,天地之音。

        “圣心殿还真是好地方!”

        听闻霍云峰回返,丁不可与尤不能满脸惊喜的迎出来,整个人兴奋地几乎要晕过去一般,满脸是泪的抱住了霍云峰,又哭又笑又喊又叫,多年来修炼的圣尊心境,此刻竟是荡然无存!

        朴德双等人也在匆匆忙忙的往外赶。

        见到霍云峰的那一刻,朴德双脸上有浓浓的惊喜,口中却破口大骂:“我特么的早知道这个祸害没死,这个老王八……真是祸害遗千年!你他么的怎么就不干脆死在外边?真真是混账,那老子就不用还债了!”

        另外两位执事一脸怒容连连摇头:“大失所望!大失所望啊!”

        霍云峰哈哈大笑:“想我死,想瞎了你们的心,告诉你们一个个的,想赖账,门儿都没有!我就知道你们要赖账,所以老子无论如何也没有死!”

        “哈哈哈哈……”

        众人哈哈大笑,丝毫不以为忤。

        随即,众人一齐上前,感谢云扬护送霍云峰归返。

        足足五六位执事,热情地陪同云扬到了住宿之地,然后便是呼朋唤友大呼小叫开始大摆宴席;各种灵果灵酒流水一般的搬上来。

        而霍云峰则是直接去了殿主大殿。

        “此番如何?”

        朴德双看着云扬,笑吟吟的问道:“沿途过程很是凶险吧?据说那金雕王亲自出面追杀你们,咱们兄弟们都急得够呛,殿主更是第一时间派出去了两百人去接应你们,结果却只是杀了几头金雕,你们是怎么回来,没跟那金雕王照面么……”

        云扬心中腹诽不意,什么叫追杀“我们”?

        分明就是追杀霍云峰,你们才会如此着急;若是只是追杀我的话,估计你们这帮家伙看热闹还来不及呢……

        靠,要是光追杀老子,老子早施展诸相神通远遁无踪,至于暴露紫玉箫这件最终底牌么,事后还要明示暗示霍云峰那老儿保守秘密,老子难得做一次好人,却废了凭多功夫心力!

        云扬心下心思百转,脸上神色却是始终不卑不亢,细细的将这一路的遭遇说了一遍,当说到霍云峰中了金雕王化凡为金之招,以及自己施加以毒攻毒治疗手段,从此不能动用玄气之后;几个人脸上都是满满的黯然之色。

        这几个人每人都拥有圣尊级数修为,自然不会不知道一个同级修者余生再不能动用玄气;是一个什么概念。

        此后,直接变成一个比废人还要不如的存在!

        酒至半酣,霍云峰才匆匆赶来,却是欲谋一醉,宣泄这几日以来堆积的烦闷。

        “殿主委任我为圣心殿内务副总管……从此以后,江湖种种……与我再也无缘啦!”霍云峰的声音中难掩说不出道不尽的失落意味。

        丁不可与尤不能沉默地坐在一边,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云扬也是沉默半晌,久久无语。

        脱险之后,云扬曾就霍云峰的身体状况详细询问绿绿,尤其是询问是否还有救治完全的可能性,绿绿给出的答案却是喜忧参半!

        绿绿告知云扬,想要化消霍云峰身体暗伏的金相之气,非但有办法,而且还有至少三种行之有效的法门,但都非短时间可成,第一项就是它本身能够再有提升的话,本能威能更上层楼,再给霍云峰一点灵芽,全面化消霍云峰体内异状,绝无难处,但绿绿的升级从来都是大难题,非大机缘不可得,都不受云扬本身控制,典型的可望而不可即!

        其次,若是云扬的生生不息神功能够再做突破,再进一步,也有把握可以彻底消弭负面状况,云扬虽然已经臻至生生不息神功第五层巅峰许久,但进阶所需的因果之气尚差许多,非是旦夕可以凑足的。

        至于最后的第三项,却是云扬久为动用的诸相神通之一,金行法门!

        那是原属云扬二哥,也就是九尊金尊顾九所精擅的功行法门,本来云扬齐集九尊诸相神通法门之后,尽集九种异能神通于一身,合该也是金行法门的大行家,可是云扬对于风云水火雷血土几项尽皆运转娴熟,唯独木行金行两道,涉猎最浅,浅尝则止!

        前者因为绿绿的存在,天下万植尽御,根本不用云扬操心,而后者,无论是提炼奇金异铁还是临敌对战,云扬都有更佳手段,是故这两项神通罕有应用。

        是故云扬对于金相神通的认知,仅仅停留在锋锐无匹与固若金汤两层,而这也正是往昔金尊顾九冲锋陷阵之时,最常用的临敌法门!

        绿绿直接点命,术业有专攻,若是云扬对于金相神通也有风相云相神功一般的造诣,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的化消金雕王的金相之气,甚至可以将之融为己用,但以云扬当前金相神通的造诣乃至认知,相差的几乎不可以道理计数,无能为力!

        明知救治方向,甚至方法多多,却尽皆可望而不可即,云扬的心情又怎么好得起来!

        “对了,殿主让我转告,他下午会见你一面。”霍云峰看着云扬,微笑道:“地下河的事,我并没有说起……”

        这句话说得很是有些意味深长。

        但云扬是什么人,自然一听就懂了个中深意,

        “多谢霍大哥!”

        ……

        在众位执事的簇拥之下,一路来到了霍云峰的家里,这是一个占地三四十亩的大宅院;里面陈设却极尽简朴,甚至是有点寒酸,至少跟霍云峰一位圣尊级数强者的身份大不匹配。

        而这个状况也令在场众人尽皆怒气冲冲。

        “霍云峰,你这个吝啬鬼,你特么赢了我这么多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就是就是,你丫的天天坑我们钱,看你家里这个穷酸样……钱呢?”

        “霍云峰,我的钱呢?!”

        “……钱呢?”

        霍云峰冷着脸哼然不语,全然不理会眼前众人的叫嚣。

        云扬在一边则是忍不住的瞠目结舌半晌失声;虽然之前就知道几分霍云峰的敛财本色,但前来此地的,一共二十多位执事,愣是没有一人是霍云峰没有坑过钱的,这就貌似比较极端一点了……

        “你们一个个的想清楚想明白,今后老夫专司执掌内务……”霍云峰翻着白眼:“你们的家庭用度,有相当一大部分都要从老夫手里过……”

        如此明目张胆的暗示之言令到众人尽皆为之瞠然。

        “识相的赶紧给我送礼讨好!”

        霍总管大马金刀开始索贿事宜:“尤其是那些欠我钱的赶紧给我送来尾数!胆敢延迟的,你家这几千年的家庭用度……就不用指望了,孰轻孰重,各自权衡吧!”

        他用眼神斜睨着朴德双等人,满满尽是挑衅滋事。

        朴德双一跃而起,咬牙切齿地掐住了他的脖子狠狠摇晃:“你特么现在根本没玄气修为在身,居然还敢威胁我们,小心老子一天打你十八遍,忘记了玄黄铁则是拳头大就是道理大么?!”

        “嘿嘿,老子现在没有修为,自然要一门心思敛财,你一天打我十八遍,有本事你直接弄死我啊,莫说是十八遍,就算是一万八千遍……欠我的钱……一个子也不能少……”霍云峰被掐的直翻白眼,却还是武力不能屈,修为不能淫。

        看着这一帮执事打打闹闹,云扬此际眼中却是满满欣赏,会有羡慕。

        这帮执事彼此在一起数千年,早已经亲如兄弟,或许他们每个人,都有或这或那的小毛病;或者贪财或者好色或者其他的……但是,不管是什么毛病,都已经在几千年的兄弟相处之中,全部都被包容……

        虽然天天打打闹闹骂骂咧咧;但是,这份兄弟感情早已经是坚如金石,无可撼动!

        一念及此,云扬不禁又想起了现如今不知在何处的诸位兄长,当年九尊聚首,感情岂非也是如此。只可惜九尊之间相处的时间实在太少,实在太少了!

        对于云扬下午要去见殿主的事情,大家都在挤眉弄眼。

        “咱们殿主最喜欢青年才俊,云掌门此去只要展现不卑不亢的本色便好,千万不要刻意的奉承他……咱们殿主就是属驴的,越是拍马屁越是生气。”

        “对对对,平常啥样现在什么样就好,不用太在意做作。”

        “殿主其实还是很有点二的……”

        众人纷纷面授机宜,言语间尺度之大,大大的出乎云扬的预料,不禁哭笑不得。

        你们这样背后说你们殿主,这真的没问题么,真的好么……

        ……

        下午。

        云扬由朴德双带领,进入圣心殿核心大殿——天心殿。

        大殿门口仅有两个守卫,进去一看,里面竟然只得平常房子大小的一间房间,已经坐了五个人。随着云扬进来,五个人同时抬头看来。

        坐在首位的,乃是一个豹头环眼,身材壮硕的虬髯大汉,其人虽然是坐着,但云扬目测一下,这货站起来的话,至少该有九尺高下的身量,只是肉身重量的话,只怕要不下三百斤的份量。

        好一条彪形大汉,身形壮硕至极!

        一袭厚重的黑色袍子披在身上,却自敞开了胸襟,露出来一丛浓郁的胸毛。

        此刻看着云扬进来,居然伸着大长腿哈哈大笑,招手道:“你就是九尊府的掌门人云扬吧?我就是战无非。来来,坐坐坐。不要拘束,别客气,千万别客气。”

        云扬霎时间脑子感到有些短路。

        说句实实在在的心里话,云扬在此之前,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圣心殿的殿主,传说中的圣君级数强者,战无非该当是一个什么样子!

        但是,纵使是想破了他的脑袋,纵观千般设想,万般欲构,却也没有想到,战无非居然是眼前这样的一副德性!

        这货要是走出去,别人不说他的身份的话,云扬只会认为这家伙乃是一个山贼土匪!

        浑身上下充满了匪气,大鸣大放,毫不掩饰。

        一点想象中应该有的高人风范、前辈气质、巅峰高手威仪……全都没有!

        涓滴不见!

        位于为首之人两边的四个人态度亦是和善,很是一派文质彬彬气度高华,至少在云扬认知中,这才符合圣心殿殿主应该有的样子。

        但唯独这位圣心殿的殿主,却是半点也不符合云扬心中圣心殿殿主应该有的风范。

        云扬有心想要说点什么,但一时间愣是没想到适合措词,噎了一下之余,半晌无语。

        本来想好了要恭维几句‘久仰殿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神仙中人,盛名之下并无虚士’之类的客套话;但现在这样的话说啥也说不出口。

        若是面对着这货说出这句话,云扬自己良心有愧犹在其次,更怕对方认为自己在讥讽……

        “这是副殿主春若水;这是副殿主孟长飞;这是副殿主田无梦;这是大长老雷千里。”战无非大咧咧的介绍:“都不是外人,坐吧,坐吧。”

        一瞪眼:“怎么还不坐?”

        云扬苦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中奇妙的感觉一阵阵的涌上来,经久不息。

        真是……

        毁三观啊!

        “敢问云掌门师承何人?可方便透露吗?”战无非笑了笑,他不笑还好,有几分凶猛的威严,这一笑,脸上的虬髯一阵抖动,就像一头雄狮咧了咧嘴。

        这一开嘴就是开门见山,直指关窍,相信圣心殿乃至绝大多数拥有天运旗的派门,都对云扬的师门来历都很有兴趣,这可关乎到他们对云扬乃至九尊府日后的态度。

        “我师父之事倒是没什么不能说……但恕我直言,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我师父具体叫啥名字,什么字号。”云扬露出一个苦笑:“他老人家从来就没说过……”

        “看来也是个性情古怪的老东西……”战无非丝毫不以为意,道:“现在老东西们一个个的尽皆性情古怪,行事藏头藏尾的;一点都不爽快。远不如原来行走江湖的时候痛快淋漓,憋气憋气。”

        其他四人眼睛看天,东张西望。

        对于这位殿主大人的日常吐槽,就当一阵耳旁风吹过,追究无益,反而更惹烦心。

        “云掌门你怎么看?”战无非却不会放过云扬,瞪着眼问道。

        “我怎么看?”云扬懵了一下,貌似这事儿轮不到我来发表意见吧?

        想了想,道:“其实我觉得吧,这种情况很正常很平常很寻常。老前辈们在江湖闯荡了几千年,看尽风霜,阅遍红尘,对于俗世尘嚣早已见惯知悉,心下怎会无有厌倦之感;现在想要韬光养晦,过几天安生日子,而归隐之余,见到足够动心的人事物之时,一时见猎心喜,静极思动,亦属人之常情……所谓的处事古怪,仔细想想,也都是可以理解的。”

        他沉思了一下,道:“至少现在这样子,固然不是什么好事,却也未必是什么坏事。就看将来一旦有了大乱子……还有多少人能够结束这种隐士的生活,挺身而出……才是关键,不知前辈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战无非一拍大腿,道:“特么的!你小子说的太对了,说到点子上了!那些老家伙隐世不出,不过个人选择,在和平时期无可厚非,无关宏旨,然而咱们人类与妖族早晚要有一战;偏偏妖族的地盘那边,咱们人类是进不去核心的;可妖族那帮杂碎却可以进入我们这边来捣乱滋事……近些年摩擦越来越多;老家伙们却不见了踪影动静……这一旦大战爆发,老王八蛋们要是一个个习惯了安逸龟缩着不出来,可就糟糕了。”

        云扬哈哈一笑,道:“我可没有殿主那么悲观,我想彼时两族决战之时,挺身而出的,绝对比龟缩着苟且偷生的要多得多,殿主太过多虑了,人心这个东西,是个人就有的!”

        战无非哈哈大笑:“云扬,你是个好东西,你的心更是好的!我挺喜欢你这脾气。”

        云扬一头黑线的低下头。

        我是个好东西?

        请问我是个什么好东西?

        你知道我的心什么样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好么?!

        还有这么说话的……也是醉了。

        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当上圣心殿殿主的?~

        …………

        <想看我春节直播脱衣舞的死了那条心吧!>

        <本章是第二次发布,我第一次发布失败,怕重复,等了四十分钟了还没刷新出来;不等了;万一要是重复了,明天后天两天免费弥补大家吧。这起点的破网络我真是服了的……动不动就发布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