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定居(为菜鸟迷茫盟主贺!)

第四百三十三章 定居(为菜鸟迷茫盟主贺!)

        弗洛大水库爆发的灾难,在极短时间内惊动了整个世界。

        毕竟,如此大范围的水灾,哪怕整个地星历史上都非常少见,其后续影响爆发开来,金鹰联邦的发展被拖累几年都是轻的。

        一时间,国际社会致哀无数,甚至连华国都出于人道主义,支援了一批物资与捐款过来。

        当然,更深层次的秘密,也是受到了各国的觊觎。

        至少,黑白两社社长的失踪,金鹰联邦异能实力的大幅度衰退,立即就带来了很多窥视,还有魔神兵的秘密,也在不断扩散。

        毕竟,当初那枚战术核弹,根本瞒不过有心人。

        更不用说,根据联邦特工的最新调查,在不顾各种防护与后遗症,硬是塞了一队人进核爆中心搜索,最后得到一个惊悚的结果——那个魔神兵,同样没有死于核爆之下。

        对于金鹰联邦来说,今年的确是多灾多难的一年。

        不过,这一切都与方元没有多少关系。

        早在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后,他就带着一大一小两个萝莉转道东洲,低调地探寻着另外几个灵气节点的奥秘。

        以他此时的第四阶异能,是毫无疑问的灭国天灾级强者,一路上当然畅通无阻,并且进步速度已经超越了一个时代,当即成功吞噬一个节点,随后低调地返回国内。

        当然,为了避免麻烦,方元这个身份是不能直接再用了。

        不过他有着搜魂术配合,直接在几个小国里面转了一圈,自然就伪造出一个海外华侨的身份。

        再拿着护照入境,随便投资几个什么地方项目,洒下大把的外汇,自然就被当地政府大爷一般的供起来,各方面大开绿灯。

        有着这么多便利,再加上略微改换的外貌,哪怕就是去京城转一圈,西门剑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之所以这么麻烦,主要还是不想与对方刀兵相见。

        因此,方元直接选择了榕树市,一个华国二三线的小城,低调地定居了下来。

        四合院内。

        葡萄藤在架子上蔓延,形成一片树荫,各色玛瑙般的葡萄水灵灵地垂下,令人不自觉地便口泛馋涎。

        方元懒洋洋地躺在阴凉处,旁边摆着香茶与点心,手上拿着蒲扇,十分惬意。

        “啊啊……我实在受不了了!”

        正房里面,洛丽塔提着裙摆跑了出来,满脸的崩溃:“那个安琪儿,根本就是个白痴,你能想象她现在还会尿床么?你居然还要我为她换尿布,我抗议,这是虐待童工!”

        “抗议无效!”

        方元随口吃了颗葡萄,惬意地眯起了眼睛:“洛丽塔,记得你要叫她妹妹,身份都是我收养的女儿……”

        “我们为什么不定居在蓝星联盟?”

        洛丽塔一脸抓狂的表情:“我忍受不了这里的一切,那么愚昧而落后,特别是这个安琪儿……人家受不了啦,赶快给她请个保姆吧!”

        “你这样的性格,怎么能让我放心使用保姆呢?”

        方元翻了一个白眼。

        “总之,我不能跟她在一起,那种连异能都不能动用的感觉,实在太不舒服了……”

        洛丽塔撅着嘴。

        “呵呵……”

        方元拿起紫砂壶,对着吹了一口,慢悠悠地道:“那么……洛丽塔,你想背弃我们的约定么?”

        “背弃约定?”

        洛丽塔眼泪汪汪的,很想说自己当初完全是被骗了。

        但想到这个‘鬼父’在自己身上种下的手段,还有之前几次惹他生气,被吊起来狠狠打屁股的情形,眸子里就闪过一丝惧怕,眼珠通红,几乎委屈地哭了出来:“你欺负人!”

        “好了,不要再耍小性子了……以你的身份,就算移民蓝星联邦,恐怕也会遭到很大的麻烦,难道你想平静的生活就这么被打破?”

        方元缓缓道。

        洛丽塔一时无语。

        根据暗中渠道,他们白鸽社的阿蒙,哪怕已经逃到了靠近北极的一个小冰岛上,依旧被联邦特工找上了门,甚至一番大战之后失手被擒,下场惨不忍睹。

        如果这里不是华国,如果没有这个神秘‘雷’的庇护,她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但是……人家……”

        洛丽塔眼泪哗哗的,如果这一幕被外人看见,八成要将方元当成欺负小女孩的恶霸了。

        但他却知晓,这个洛丽塔外表看着年青,实际上却是一只‘合法萝莉’,早就不知道多少岁了。

        反而是里面的安琪儿,才是货真价实的三年起步,最高无期。

        “好了,安琪儿也很可怜的……再说,经过我的治疗,她还是有着希望恢复正常……”

        方元走进屋内。

        一个木制的婴儿床内,安琪儿躺着,笑得很开心:“抱抱……”

        “看看,至少还认得我!”

        方元捏捏安琪儿的脸蛋,摸出一根银针,开始每天的治疗。

        不得不说,这个女孩的待遇,不知道多少华国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没办法,当方元离奇失踪之后,他的秘传神针,也就田老继承了一半,已成绝响。

        不知道多少疑难杂症缠身的巨富高官苦苦寻觅,仍旧竹篮打水。

        倒是洛丽塔,静静地看着这幕,眼珠子乱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

        每日的施针过后,安琪儿就进入了沉睡当中。

        洛丽塔则是难得清闲,立即躲着去做自己的事情。

        方元来到旁边的静室之内,沉吟了下,打开一个保险箱。

        这保险箱藏在墙壁之内,与内壁牢牢粘在一起,有着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输入密码之后,门扉咔嚓一声打开,现出里面的藏品。

        珠宝、黄金、外币,都是寻常,还有一个大盒子,被方元拿了出来,打开之后,里面是两尊沉香雕刻,各自栩栩如生。

        “沉香弥勒佛,还有三头六臂修罗尊……”

        方元沉吟着,打出一道灵气。

        嗡嗡!

        两个雕塑各自散发出一层紫色的光晕,又融合在一起,外放出些微的气息。

        “虽然集齐了钥匙,但居然还有规定时间……”

        方元细细解密着,神情就有些郁闷。

        按照他的推演,这沉香弥勒佛与修罗尊合一,就是一把打开虚空的钥匙,极有可能通向上次人鱼墓地那样的小位面。

        这里面所留下的,八成就是华国当初那些超凡者的传承,甚至,比人鱼一族更加强大,简直就是古代的道祖、神佛一流!

        可惜,哪怕他集合了钥匙,却也只是郁闷地得到了一个时间与地点。

        “在榕树市的这个宝藏,非得等到第三次冲击,才会开启……必集天时、地利、人和才能进入,当真郁闷……”

        按照他的推算,设立这个秘境的大能,实力还要在人鱼一族之上,妥妥是掌握了比场更高级别的领域大能,一旦真心隐藏什么,不到时限,恐怕真的不会出现。

        “这也跟灵子浓度有着关系……必须等到外界浓度足够,才能打开某个开关么?”

        方元面色凝重。

        这次周游世界,他也收集到了大量的其它数据与情报。

        比如,蓝星联盟的教廷,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势力。

        至少,对方所信奉的‘神’,恐怕真的存在过,哪怕这时还是一团没有意识的杂乱信仰集合,但如果等到第三次冲击之后,说不定就会真的生出灵智,直接一步登天,跨入第四阶,成为灾级高手!

        其它世界角落隐藏的老不死,也大体类似。

        “除了我与极阴先天秉性极高,可以不受这个规则束缚之外,这些本土强者,都受到制约……第三次冲击不至,根本不可能突破。”

        方元隐约有着预感。

        第三次冲击到来之后,整个世界,恐怕会进入一种群魔乱舞的画面。

        “不过……那也没有什么,以我此时的积累,早就能超越他们,永远领先于世界……”

        方元微微一笑,看向自己属性:

        “姓名:方元

        精:17.0

        气:45.0

        神:45.0

        职业:???

        修为:???

        技能:元灵养气术【第五层(33%)】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五级】、火眼金睛【一级】”

        进入第五层之后,哪怕再吞噬一个节点,也只是推进了元灵养气术接近三分之一的进度而已。

        “余下这些年,哪怕只是苦修,也应该足以将实力积蓄到瓶颈,再尝试借着第三次冲击的助力突破……”

        这就是方元的打算,简单直接,却永远比别人更快一步,以实力碾压。

        “并且……对于这个世界,我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方元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一个物理规则严苛,又每隔一段时间就有灵气大爆发的世界,实在是非常诡异。

        或许,这一切的答案与本质,可以从上古大能留下的遗藏中找到答案。

        即使找不到,这个世界,也有着很大的实验价值。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麻烦……”

        一个华侨,带着明显西方人的姐妹花女儿,当然会引起注意。

        方元已经感觉到了周围的一些窥探,甚至是超凡力量的扫描,不过,还是那句,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