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灵界(补更27)

第四百四十八章 灵界(补更27)

        “灵界么?”

        听着从晶石中传出的咒文声,方元眸子一动,却没有立即阻止。

        早在之前,他就有过怀疑。

        灵王彗星的降临,不过是灵气峰值的标志,如果说真的能供应一整个世界,那也不过是痴人呓语。

        因此,必然存在着一个‘灵界’,在源源不断地向本世界投射下灵子——这跟梦师们所苦苦追寻的梦师本源世界,又有多么相似!

        当发现这一点之后,方元顿时确认,这个世界很有价值!

        这份价值,甚至还要在收割世界本源之上!

        “直接以整个世界做实验,正好来看看大乾世界的预演……当然,一切的前提,就必须存在于一个真正的‘灵界’!”

        方元手一抛,晶石悬浮在半空,又被一道剑气洞穿。

        “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传来,带着极度的不甘与哀嚎:“没有用的……仪式已经开始,无人能够阻挡!”

        “所以,你也失去所有的利用价值了!”

        方元挥手一掌,火焰蔓延,直接将某个不甘的残魂焚烧殆尽,甚至神念探出,贪婪地吞噬着对方的一切记忆。

        他用的是梦师之法,强行抽出千岩真君的人生经历。

        霎时间,一幅幅画面飞快在他脑海中闪烁:

        一座斑驳的山门之前,身穿土黄色衣服、五短身材、相貌敦厚的少年,跪在那里三日三夜:“我一定要拜入厚土宗的山门,成为修仙之人!”

        镜头一转,少年历经磨难,终于被收入山门,更是隐藏的土德之体,修为一日千里,短短五十年,就已经站在人间界的巅峰,目光紧锁:“灵气盛世,最长不过百年,千年大劫即将到来,所有弟子立即进入福地沉睡,各凭天命!”

        下一刹那,千年沧桑之后,又是一个新时代到来。

        不过此时,中洲赫然衰落,东西两洲却有气运所钟,大航海时代即将拉开序幕。

        原本的中年已经垂垂老朽,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意气风发:“不甘呐……哪怕我已经突破炼虚境界,修为直追开派老祖,但倾覆之下,焉有完卵?三百真传弟子长老,千年之后唯剩我一人,再来千年,谁能逃脱不朽?”

        此时,在千岩真君的心里,充满了一种对于时光的恐惧。

        为了长生,他穷究师门典籍,又横扫修真界,暗地里化身魔头,抢夺一切资源,摸索避劫之法。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终于,在某一个传承悠久,但早已式微的小派之内,千岩真君发现了灵界的传说。

        “只要锚定灵界,将两个世界重叠,地星一定会化为修士的乐土!让我突破境界,得以延寿!”

        千岩真君兴奋无比,却又悔之晚矣,因为灵王彗星早已降临,灵气开始衰落,他在这个周期并没有机会。

        而以他的寿命,则根本活不到下一次大劫开启。

        “恨!恨!恨!恨天不公,恨地不平!”

        千岩真君怒发如狂,最终不惜代价,开始杀人血祭,希冀能沟通冥冥中的灵界。

        因为濒临死亡,千岩真君的手段酷烈无比,丝毫不顾忌自身。

        他有着打算,即使召唤不成功,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他也不会选择封印沉睡,而是强行打破世界隔膜,破空飞升,在空间乱流中寻找一线生机。

        终于,黄天不负苦心人。

        方元神色一凝,看到了一副画面。

        虚空破碎,遍地生灵残骸,如同修罗地狱,一张巨嘴张开大口,贪婪地吞噬着一切。

        “灵界?”

        在千岩真君炙热的目光中,一个浩大的意志轰然降临了。

        因为跨界关系,这个意志并未停留多久,只是留下了‘开启两个世界,必将获得一切’的信息,就受到本世界打击,即将崩溃。

        然而,就在意志崩溃前的一刹那,虚空扭曲,一点土黄色灵光被传送过来,落在地上,顿时吸引着大地精气,化为了一颗灿烂的宝石。

        “这是……元素类生命的核心?哈哈!”

        千岩真君握紧了晶石,猖狂大笑:“有着这个,寿元将近又何足道哉?只要等到下一个千年,我必可完成这牵引世界的伟业,直接立地成圣!”

        接下来,他为完成夺舍,以炼虚之能,开辟一个隐秘福地,因为夺舍过程,本人会极为虚弱,不得不防。

        不过千岩真君的运气不差,顺利成功之后,终究给他活到了现在。

        虽然因为千年封印,还有夺舍缘故,法力大降,只有返虚之能,但只要再给他一年时间,必然能恢复当初的傲世修为。

        因此,当觉醒第四阶能力之后,他再也忍耐不住,派出分身,行走世界,准备获得灵界最大的奖赏。

        谁知道碰上了方元这个杀星,输得一败涂地。

        ……

        ‘还真是个倒霉蛋!’

        千岩真君的记忆是一座大宝库,但方元已经没有探究下去的心思。

        因为在他面前,哪怕晶石已经被洞穿,但由于之前的放水,仍旧完成了某个献祭。

        砰!

        土黄色的晶石直接炸成齑粉,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浮现,里面一片漆黑,宛若地狱,吞噬着这个小位面的一切。

        “臣服我!”

        “献上整个世界,你会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轰隆!

        与此同时,一道通天彻地的意志,仿佛隔着遥远不知道多少光年的距离,轰然降临!传递到这里之后,依旧浩瀚无匹,带着碾压一切的威势。

        “臣服!”

        “臣服!”

        “臣服!”

        “敞开你的心扉,接受来自天的馈赠!”

        ……

        一波波意志,宛若浪花拍岸,不断冲击着方元的心扉。

        在他体内,原本浩瀚的灵力此时却是一动不动,反而有着推波助澜的味道。

        当此之际,唯一能倚靠的,只有本人的意志与神念!

        好在方元本质还是一个梦师,又穿越诸多世界,在这方面经验丰富。

        任凭这意志如何喧嚣猛烈,他依旧谨守最后一点心神,不动如山。

        ‘哪怕你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天意!世界意志!穿梭维度而来,也要凶威大减!更不用说,还有本土的反击!’

        对于地星世界的天意,方元也有着了解。

        原本的地星物理规则严苛,天意几乎不显,那是无可奈何之事。

        毕竟,天意就代表着神通!要维持着末法世界,自然不能大张旗鼓地加以干涉,就如同一个君王订立了法律,运转下去,形成规矩之后,连自己都很难违规一般。

        但很难并不代表着不能!只看愿不愿意付出代价!

        更不用说,灵气降世,纵然一下子令神通显圣,但对地星世界的意志而言,也何尝不是脱去枷锁,一朝飞天了呢?

        因此,方元可以肯定,当这个灵界天意入侵的时候,必然已经激起了地星世界意志的警觉甚至反击围剿。

        只要自己能撑住短暂的时间,就可以保证安然无恙。

        若不是算定这点,他也不会冒然出手,以身试法,来直面这外来的天意。

        ‘不过……终于有一点可以肯定了,真的存在灵界!这个隐约比地星世界还要高出一个能级的大世界……说不定还要高出一个维度!’

        方元心里狂喜,为自己揭开了世界的面纱而感到兴奋。

        外界,原本轰鸣不断的意志见到他龟缩谨守,又是蓦然一变。

        识海之中,各种诱惑接连浮现。

        或幻化天女,千丈红尘,或成宗做祖,万仙来朝,忽然间,方元又感觉自己身登永恒,证得大道,与天同寿。

        ‘强攻不行,又转为水磨么?’

        他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可惜,我是一头孤狼,只吃自己捕来的猎物!无论你给我开出什么价码,我都不愿意失去自由啊!”

        呲啦!

        下一刹那,所有的环境尽数消失。

        方元扫视四周,身上顿时一凜:“不好!”

        只见原本的福地之中,天幕已经是处处裂痕,湮灭的风暴狂闪,仿佛外界正有着一个暴怒的意志,在突破福地,攻击虚空中的裂缝一般。

        轰隆隆!

        闷响当中,福地破开一个大洞,现出外界乌云滚滚的天空。

        诸多紫色的雷电汇聚,在乌云当中闪烁,有若一只只紫色的眼睛,又不断融合。

        蓦然间,天地一震,一道青色的电光落下。

        ‘不……这是混沌色!是混沌之雷!’

        方元头皮发麻,哪怕这雷霆不是针对他,也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险降临,想也不想地直接亡命飞奔。

        噗!

        外界岩壁之上无数裂痕浮现,轰然炸开。

        巨响当中,方元的身影狼狈逃出。

        再回头一望,只见虚空震颤,隐约间浮现出一个千疮百孔的山丘福地,青色的雷光横扫,涌向半空中那道裂缝。

        下一刻,无形的力量抚平一切,仿佛刚才所看到的只是海市蜃楼般的幻境。

        “本世界的意志出手,直接毁灭了福地,抹杀了那个外来意志!”

        方元看着这一幕,却是若有所思。

        本土意志占据地利,对方投射过来的又只是一道意念,恐怕连本体的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自然是摧枯拉朽。

        但等到两个世界重合,任何优势都不复存在的时候呢?